Wednesday, December 31, 2008

转载:Judaic Digital Library Goes Free to Public

神学院旧约讲师,Rabbi在其部落格放置了这个连线,犹太电子图书馆(小弟的翻译)免费为公众提供服务,不要错过。

迎新惜旧!

还有不到24小时,我们就要迎接新的一年了。这个时候,应该是一个清点存货、数算恩典的时刻了。老实说,自己的记忆并不好,常常就是数算不出什么东西,但是上帝的恩典仍旧要述说的。

1. 世界为我牧区
2008年可说是个多灾多难的年头。从年头的大风雪,到后来的四川大地震缅甸大风灾,还有大大小小的战争、恐怖袭击,一直到近期的金融风暴,及以巴冲突,一直都没有喘息。如果要数算一些比较正面的,我只想到北京奥运顺利举行,还有就是Obama成为第一位美国黑人总统,似乎为世界带来一种冲击与希望

2009年,我要如果为这世界祷告呢?“世界和平”似乎是老调重弹,但却是真正的需要。和平不能落实,除非人首先愿意对他者有所尊重,并把他者放在与自己同等的地位来看待。宗教信仰、肤色、国界的分别成为了人类轻视他者的藉口,而这一切的隔阂但愿都能在真正的爱中被打破。同时,愿上帝让我们有机会为自己严重破坏大自然而有所补赎,管家与环保神学需要认真的被看待。

2. 家国风云
2008年对马来西亚是很特别的一年,有人已经列出了一些大事的清单,就不再这里重复了。

2009年,愿我们有个更成熟的公民社会,政府能真正的勤政爱民,司法与肃贪的努力能看到成果。此外,种族之间的紧张情绪能够在彼此更为认识的前提下,逐渐缓和。愿那些为了自己的政治利益而牺牲他人、牺牲国家的人被诅咒!

3. 家人
2008年中,家里有一些成员生病了,如爸爸、婆婆、外婆堂妹等。

2009年,愿上帝继续赐福自己的家人,让我们珍惜健康、珍惜彼此的关系。愿老人家日子如何、力量也如何。愿堂妹能战胜病魔,重拾健康。同时,愿更多的家庭成员能认识生命的主宰,我们的主耶稣。

4. 学习/事奉
2008年对自己的学习与事奉而言,都没有明显的突破。在学业上,虽然仍旧在成绩中保持水平,但仍旧发现自己的领悟力、创造力的不足,这是希望有所突破之处。

2009年是自己在第一个神学学位中的最后一年,需要写论文。愿上帝赐下智慧,也不只是在学术上能有好的整理,也能针对信仰群体的需要而反思。若有机会,希望仍旧有机会继续深造。同时,若没有什么意外,年尾就要接受年会的派司,在2010年开始另一个阶段的事奉。2008年只读完20本书(从第一页到最后一页),希望2009年能有所增加。

5. 关系
2008年里,与一些人的关系有点紧张、有些误会、有点遗憾。

2009年,希望自己仍旧能持守那个原则:活在上帝面前,以致能活在人面前。愿在处事待人中,能问心无愧!

6. 属灵生命
无论是2008还是2009,自己总是一个需要恩典的罪人。愿上帝让我在敬拜中、生活里头,经历祂的带领,活出一个有血有肉,却不是属血属肉的生命!

Tuesday, December 30, 2008

现代短诗与神学本色化?

不肖生在我的一篇贴文中挑起这话题,我觉得蛮有趣,把其转贴于此,或许能有更多朋友提供意见及参与讨论。

不肖生认为,现代诗歌,是本色化,处境化神学的重要一步;不过,许多“神学人”,一面搞处境化神学,同时又很不屑现代敬拜赞美,这是一种反讽!
我则认为现代短诗与神学本色化似乎为前者戴上太高的帽子了。不否认有其可行性,但是到目前的趋势看来,“袮爱我”、“我感谢你”、“深深感动”等歌词并没有凸显什么神学本身化的努力。

不肖生认为,在当代的文化氛围,语境下,创作诗歌,就必然是本色,处境化。
若真的在当代的“文化氛围”及“语境”中的创作,或许真的是本色化,但是,能不能举一些例子呢?一些付诸于个人情感的诗词内容,与本色化何干呢?

不肖生另提三点:1.短诗的创作在进步当中,有音乐专业,有 Mdiv;2. 现代的短诗歌,也有它自己的神学议程,就是走回去旧约的,庆典式,医治,赞美和献祭的重点;3. 许多短诗,内容歌词,抄录自旧约诗篇,或其他经文。而两百年前的圣诗歌词,多是人对信仰的回应,感想。
我个人认为,短诗的创作是否在进步,还需观察,但的确有很多人参与了诗歌创作,卫理公会青年团契在这方面也一直积极参与。然而,进步指的是什么呢?是音乐与诗词素质的提升吗?不否认有些现代短诗的确写得好,但到底多少是真的有“神学议程”呢?抄录圣经就是有神学?说现代的短诗抄录圣经,两百年前的则是回应与感想为多,这也不一定对,强调个人感受的短诗,随手可得!

欢迎大家讨论。

实习完毕

昨天(28/12/2008)是今年教会实习的最后一天,也象征着今年的神学训练正式完结。回家小休后,我又得回到神学院开始最后一年的学习。最迟在1月8号必须回到神学院,我还未决定什么时候回去。

昨天崇拜后,大伙儿一起到一酒家,为刘牧师举行退休及欢送会。刘牧师在马六甲4年,今年向年会申请提早退休获得批准,而这一天也是他在马六甲的最后一天。在酒家,大家为牧师及家人祝福,愿上帝带领他们的前路,从卫理公会的牧职退休,但并不表示从服侍上帝的工作上退休,而事实上,服侍上帝是没有退休的!

今天早上,离别之前,我先去医院再次探望堂妹,并且为她祷告,把她交在上帝手中,愿上帝带领、医治她。今天,她听说要再次进行化疗,难过得哭了,可见这是多么不容易面对的(她曾经接受过三次的化疗)。我惟有安慰她,过去的艰辛日子她都勇敢走过了,现在是更加不能放弃的,要继续走下去。将来,恢复健康后,她必能帮助并安慰许多人。

有些人为着能健康活下去而挣扎,许多人却不重视自己的健康。再一次证明,人总是在失去后才想要珍惜!

情为何物?

问世间,情为何物?

叫冷静的人,为之癫狂;

叫理智的人,为之所困?

注:最近在陪伴一个朋友面对感情的困扰,他/她活在极大的压力与挣扎中。愿上帝带领他/她,走出阴霾,迈向幸福!

Monday, December 29, 2008

2008年国内新闻龙虎榜

若要你列出今年国内最重大的新闻,你会如何选择呢?如果这两天没有突发事件,大概走不出这份清单吧!

Sunday, December 28, 2008

在医院度过了半天的时间

堂妹约在一年前被诊断患上了癌症。这段时间以来,其家人与她都一直很有勇气的面对。特别是这堂妹,接受了一段化疗的过程后,他们决定选用自然疗法,单单靠吃有机食物、运动等来对抗病魔。她每天需要吃大量的水果与蔬菜,是极大量的。然而,她却一直都很配合治疗师的配方,虽然不容易,却始终坚持下来。

这几个礼拜以来,情况有些糟,昨天前来马六甲某专科医院重新接受治疗。昨天晚上,我过去看她,并且与她一起祷告。她的手脚有些肿,而且呼吸有些困难。她插着一条管子,是输血用的,医生说她贫血;另外也需要靠氧气供应,以减轻其气喘的情况,我的心也疼了,何况独自陪她在医院的四婶呢?她过去几天都没有睡好,主要是因为呼吸困难的缘故。

今天下午,处理好教会的事情后,我再次前去看她,也拿些书本给她解闷。今天的气色好多了,而且也有胃口吃点东西,昨晚也比较能够睡。她说,可能是因为我为她祷告的缘故。不久后,他的爸爸,还有其他的叔叔也来了,大家都为她打气,鼓励她。有人也带了佛经给她,教她颂经(堂妹本身是皈依的佛教徒)。纵然信仰不同,我告诉堂妹,她也可以向上帝祷告,上帝会垂听。

看着她,我想像如果是自己,我是否会有足够的勇气呢?如果是我最至亲的人病倒了,我也不敢说自己有勇气去承担。然而,这却是上帝对我们的呼召,不只是自己的亲人!

Saturday, December 27, 2008

NECF主席方尤成牧师圣诞演词

圣诞节当日,首相出席了由马来西亚福音联谊会(NECF)举办的圣诞午宴。NECF的主席尤方成牧师发表了一篇精彩的演词。《东方日报》记者蓝志锋在其部落格刊登了部分演词,请看这里

Video: Top 50 Goals in the History

你喜欢足球吗?不要错过这个“历史中最精彩进球的短片”!最后10个进球,简直是经典!请看这里

极忙碌的一天

原以为在圣诞节之后,将可以喘一口气,怎么知道原来那才是最忙碌的。

昨天早上帮助牧师搬家,把行李从牧师楼搬上罗里及福音车,然后再从马六甲再送到芙蓉的家。牧师有好多书,包括令我羡慕的Church Dogmatics及早期教父著作全集。这样搬搬抬抬,来回马六甲与芙蓉,也用了超过四小时。

回到教会后,两位教会青年过来协助,把一些椅子及要用的工具带过去一位会友的家,以在晚上进行圣诞晚会。

回到家,已经6.15pm了。匆匆把讲章看过一遍,记着那四个重点(因为晚上聚会的地方,灯光不亮,不可能看讲章)。冲凉后,又匆匆前往聚会。这段期间,可能因为身体疲累了,心理负担也很重。与一位好朋友分享,让她为我代祷,然后就出发了。

在圣诞晚会中,分享了一篇非常简短的信息(因为大家都在等着吃晚餐了),再一次藉着主耶稣自己的宣告,来提醒我们,耶稣为何来到世上。希望信息能进入当晚约80位出席的朋友的心中。

分享完毕,我又赶到医院去探望我的堂妹。她病倒了,而且病情不轻。虽然她与家人都还不是基督徒,但我也邀请她们与我一起祷告,愿上帝怜悯并医治。

过后,又回到晚会中,这才有机会吃晚餐,那时已经10点了!之后有机会与一些长辈聊聊,这才真正的放松了。

回到家,已经是1.30am了。

就是到现在,还是觉得疲累!

Thursday, December 25, 2008

在主日学讲故事!

好久没有在主日学讲故事了。今天,面对着约80位孩子,要在最短的时间内捉住他们的注意力,并且用浅白、精短的句子表达,非常要命!为什么会要命呢?难道我们都不再单纯了?不再懂得用最浅白、精短的话来表达了?为什么变得那么复杂呢?什么时候开始那么复杂呢?

一开始,我说了两个故事。

小明刚刚满月,妈妈要为他庆祝生日。生日需要什么呢?蛋糕、汽水、礼物、KFC、气球。。。妈妈请了许多自己的朋友(当然,小明还没有自己的朋友)及邻居。大家吃喝快乐时,忽然,有人问,小明呢?妈妈笑着说,他太小,太麻烦了,我把他留在家里,让Kakak顾。小明的生日,小明不见了!今天是耶稣的生日,耶稣在哪里呢?

小发是个有钱人,他生日的时候在大酒店请客人。他太有钱了,包下了整个酒店,还在门口放了保安人员。他从家里出门时,被打枪了,身上的东西都被抢光、衣服也破烂了。来到酒店,保安不让他进去,客人也不认得他了!这个世界是耶稣创造的,但是这个世界却不认识祂,也不欢迎祂!

小耶稣出世时,博士以为祂会生在皇宫,结果却是生在马槽里。博士们没有因为看见是马槽,是个普通的婴孩就看不起祂,还愿意把最贵重的礼物送给小小耶稣。你愿意好像博士一样吗?你要送什么呢?

牧羊人知道耶稣诞生了,自己去看祂,同时也去告诉他们的朋友们。你愿意好像牧羊人一样吗?去把耶稣介绍给朋友吗?

希律王知道耶稣诞生,他很生气,也很害怕,害怕自己不能再做国王,因此想要把耶稣杀掉!如果我们不是博士,又不是牧羊人,会不会是希律王呢?为了自己的好处,要拒绝这位耶稣。

小朋友,你要学像谁呢?

政教绝对分离?

以下这些文字,是在思问之旅的一贴文,“还有几个小时就要讲一堂道了”中的回应。

上主日在教会讲道,在引言的时候提及了天使报佳音:“我报给你们‘大喜的信息’,是关乎‘万民’的,因今天。。。,为你们生了‘救主’,就是‘主’基督。。。”‘大喜的信息’、‘万民’、‘救主’及‘主’都是当时很的政治性用词,这些指向该撒的名词,竟然都被引用来形容基督这位君王的诞生。基督教的信息,真的只关乎“灵魂”?真的只关乎“天上”的事?原来,当基督降生的时候,就直接与当代的权力交锋。基督似乎降生在边缘,但祂才是中心,一切的权力,才是处在边缘,在天国的边缘!

圣诞蒙恩!




前几天,忙着发短讯,并且在facebook上祝贺了一些朋友,怎么知道竟然忘了在这里祝贺大家,非常不好意思!

在这里谢谢所有的朋友与读者,这两年来的支持、阅读与留言。祝贺大家经历道成肉身的爱,并拥抱基督再来的盼望!圣诞蒙恩,新年进步!

Wednesday, December 24, 2008

为何传道人与神学院讲师要使用Facebook

我们曾经讨论过,为何牧师需要写部落格(当然,也提出过部落格十戒)。今天,Kar Yong从Alex Tang那边转载了一篇短文,讨论为何传道人(Kar Yong加上讲师们)需要使用Facebook

Facebook对我而言仍旧很新,但也开始尝试使用。它让我与许多失去联络的旧同学重新有了通讯。成为传道人(包括讲师们),认识科技,也认识你的羊群的生活处境,这是需要的!

转载:人生

曾经读过这篇东西,今天从紫阳那边再读一遍,仍旧有味道。很俗气,但却很写实。原来,就是写实,所以很俗!

人生
沒錢的時候,養豬;
有錢的時候,養狗。

沒錢的時候,在家裡吃野菜;
有錢的時候,在酒店吃野菜。

沒錢的時候,在馬路上騎自行車;
有錢的時候,在客廳裡騎自行車。

沒錢的時候想結婚;
有錢的時候想離婚。

沒錢的時候老婆兼秘書;
有錢的時候秘書兼老婆。

沒錢的時候假裝有錢;
有錢的時候假 裝沒錢。(全文

Tuesday, December 23, 2008

将临期第四主日讲道大纲

我所服侍的教会并没有依照教会日历,讲台信息也没有按照经课(Lectionary)。然而,在刚过的主日,我还是要刻意提及将临期(Advent),并从这个角度来思考当天的信息。

讲题:怀着期盼的等待 Waiting in Expectation
经文:路2:22-38

引言:圣诞节的前四个主日被定为将临期(Advent),这至少提醒我们两方面:第一,帮助我们调整心态追想基督的道成肉身;第二,帮助我们预备自己等候基督的再临。

背景:约瑟带着家眷到圣殿进行特定的犹太礼仪,可能包括三方面:第一,产妇在孩子出世后的40天所进行的洁净礼(利12:2-4、6);第二,将头生的献给上帝(出13:2、12、16;34:19)及第三,把头生的孩子献给主作为服侍的奉献传统(撒上1:22)。可见耶稣是出生在一个敬虔的家庭,环境并不富裕。

第一,以公义与敬虔(对人与对神)的态度等候

第二,怀着期盼的等候

第三,过着被圣灵充满的生活来等候

结论:我们期盼世界会更好,但一切的数据似乎都告诉我们相反的信息,我们还有盼望吗?还可以盼望吗?第一个圣诞节告诉我们,是的,我们能够盼望,因为上帝并没有丢弃我们。今年这个圣诞节(以及往后的)也要提醒我们,祂仍旧要再来,为要接我们,为要更新万物!我们该如何等候呢?

Tyndale House学术期刊列表

游览Tyndale House的网页时,发现她拥有非常齐全的圣经研究学术期刊列表,有些是供免费参阅的。

没事、没事,都没事!

当别人说,我国的罪案越来越多;他们说,这是印象问题,其实我们的犯罪率比许多国家还要低!

当别人说,全球金融危机逼近时;他们说,我国基础稳固,没有面对问题!

当别人说,未来三个月,电子业将裁员4000人;他们说这只是需求下降,不表示经济衰退!

“他们轻轻忽忽的医治我百姓的损伤,说:“平安了、平安了!”其实没有平安!”(耶6:14)

CT: Advent and Christmas


Christianity Today整理了好一些将临期与圣诞节的资料,值得一读!

Monday, December 22, 2008

陆老先生事件的启迪!

陆庭谕老先生被女记者指责性骚扰,这叫整个华社震惊,也叫人史料不及。日前,陆老发表文告对相关人士毫无保留的道歉,并且辞去所有在社团的职务,并不再出席公开场合,以便“好好利用有生之年,自我沉淀,自省慎独,静养余年”,完全不拖泥带水,但却始终叫人唏嘘。

网络上除了唐南发的评论较为严厉,其他的似乎都有所保留,凸显陆老对华社的贡献。正如张木钦所言,“这个时候,无谓的安慰是多余的,加重指责更是不必要,”况且他已真诚道歉,一个在华社受人敬仰的老前辈,能走上这一步,你又还能要求什么呢?

我只想从教牧的事奉范围作一些反思。牧师在教会里头,一般都会受到会友的尊重,也对牧者们没有戒心(举个例子,昨天晚上,遇见两位来自香港的旅客,因为搭不到的士,我就献意载她们一趟。在车上时,当我说我是教会的传道人,他们的戒心立刻就放下了)。因此,牧师与会友,特别的异性的互动就更应该小心,保持一定的友好距离是应该的。我曾经见过一些牧师,或许出于热情,轻易的搭异性的肩膀,或拿别人插在胸前衣袋的原子笔,这是否恰当呢?答案是否定的。

陆老的事件,可以成为我们的借景。

一些相关出版

Kar Yong已经整理了近期两份通讯及刊物的出版,就在这里放个连线吧!

1. 马来西亚神学院通讯

2. Kairos Magazine

Saturday, December 20, 2008

2008年英国大学学术评估

以下是2008年英国大学(神学系)的学术评估成绩

1. Durham
2. Aberdeen
3. Cambridge
4. Oxford
5. University College London
6. Manchester
7. Sheffield
8. Nottingham
9. Edinburgh
10. SOAS

如果STM有份参与类似的评估(当然不能与英国那悠久传统比较,或许是亚洲吧),我们会排多少呢?(或许有人要骂我,“事奉是不看排名的,英国就是注重学术,所以教会生活冷冰冰!”若是如此,我们大概可以继续闭门造车,安度晚年吧!)

Books of the Year by Jesus Creed

由于自己阅读得太小也太窄(数量与范围),所以总喜欢看看别人推荐些什么书(自己也喜欢给人推荐书),这能帮助开拓视野。Scot McKnight推荐了三本他认为今年值得一读的书,请看这里

征友启事

网络朋友,求真兄想要认识更多朋友,欢迎阅读这里

Friday, December 19, 2008

上主日讲章大纲

这两个主日都需要讲道,而每一次讲道,压力都不小。之前只是以为自己有点紧张,但是后来发现压力是存在的。我发现自己讲道后,声音没有了是其次,双脚还会非常疲累,当然,若一连三堂,双脚就好象不是自己的了(这是我的经验,还好不需经常如此)。原来,每一次讲道,我都会很用力的踏着地板,双脚几乎没有动,外表看来似乎很镇定,内心却是压力的。

上星期以《约翰福音》第9章分享了一篇信息,以下是信息大纲。

1. 引言:如何读经?有否尝试一口气读好几章,并开声读。唯有如此,我们能稍微体会第一世纪的基督徒是如何“听”圣经的。正因为第一世纪多数是听众,圣经书卷的前言与结语就非常重要,而且还需要留意一些经常出现的字眼(如果懂希腊文更好【新约】)。《约》1:1-18被认为是整卷书的前言,然而我认为1-5更是前言中的前言。一些非常重要的观念如道、生命、光等都已经出现在这5节中。今天,我们特别注意4-5节,“生命与光”。我们会从这个角度来思考《约》9章。

2. 背景:这段经文一般被认为承接第8章,住棚节的背景(特别是耶稣宣告祂是世界的光),但也有学者认为是第10章,修殿节的背景(特别与好牧人的比喻有关)。两者都可能,而我目前的立场是采用前者,但我认为这并不会对诠释方向有太大的影响。(在讲道中,我并没有这样提起,只直接说是住棚节的背景,否则会被认为过于学术性,你说是吗?)

3. 注意人物
3.1 门徒:瞎子对门徒来说,只不过是一个神学问题,到底为何会生来就瞎眼。这是否与第5章耶稣医治瘫了38年的瘸子的记忆有关呢?耶稣的回答说明这是一个错误的归纳。你记得Sharon Stone 吗?记得约伯的朋友吗?把他者的需要变成神学问题,这是一个隔岸观火的举动,是冷血的。门徒们没有耶稣的眼光,我们又如何呢?

3.2 瞎子的邻居:瞎子对邻居来说,只不过是一个不关己事的讨饭者。面对这些邻居,我们可以期待他们会叫出瞎子的名字,但他们口中却只有“乞丐”、“讨饭者”。这个人的身份就是一个负累。他们曾经帮助过他吗?是否也曾经欺负过他呢?现在这位瞎子被医治了,他们会高兴,还是羞愧呢?你呢?你是他者的邻居吗?

3.3 瞎子的父母:对他们来说,瞎子成为了他们一个困难的选择。若门徒们会问那种问题,到底有多少异样的眼光曾经临到这家庭呢?他们会不会认为这孩子是来讨债的?(好像中国人的想法)。这孩子需要讨饭,若不是家庭环境很差,就是父母对他也是不理不睬的。现在上帝的恩典临到了这个家庭(只有上帝能医好生来瞎眼的),他们是否要承认呢?若承认了,将会被赶出会堂(这需要在第一世纪犹太人处境中,才能明白的。或许,中古世纪的excommunication也可以参考)。成为基督徒,我们或许会面对麻烦,你要如何回应呢?

3.4 法利赛人:对他们来说,瞎子只不过是一个工具,一个对付耶稣的工具。今天,许多人民在政治人物眼中也是如此,成为了选票、成为了宣传的工具。“你要归荣耀给上帝”(24)竟然成为羞辱上帝的饵,非常讽刺。

3.5 瞎子与法利赛人:瞎子天生瞎眼,象征着生命的黑暗,与生命之光接触后,生命完全改变!他在这段经文中所说的话,都是简单有力的!这段经文有一特色,耶稣有好长的一段时间“不在场”(41节的经文,耶稣只出现在1-7,35-41)。当耶稣不在场时,所有人的声音都是混乱的,只有瞎子的声音是指向耶稣。我特别喜欢第25节:“祂是不是罪人,我不知道,你们自己看啊!看我啊,我本来瞎眼,现在能看见了!你们说,祂是不是罪人呢?”从耶稣升天到再来的这段时间,祂似乎不在场了,你我的生命,是否指向祂呢?

法利赛人是“摩西的门徒”(28)竟然否认了摩西所指向的那一位(路24:27),这是另一个大讽刺!他们自以为拥有真理,却从来没有被真理拥有(master the Truth but not mastered by the Truth)。他们天生能看见,却仍旧瞎眼;遇见了真光,却仍旧在黑暗中!你我又如何呢?拥有了真理?还是被真理拥有呢?

4. 结论:我们能看见吗?我们看见了什么?有耶稣的眼光吗?

注:这里有不肖生的同样经文之讲章

Happy Birthday!


今天是妈妈的生日,谢谢她在过去的日子为我们所作出的付出与牺牲!
祝妈妈生日蒙恩,日子如何,力量也如何!

James: ZECNT



A new commentay on James just published by Zondervan under ZECNT Series. The interview with the author Craig Blomberg read here.

Thursday, December 18, 2008

Tyndale Bulletin 免费下载

如果你没有 ATLAS 户口,仍旧可以到这里下载 Tyndale Bulletin。不要错过里头一些高水平的学术文章。

路9:50 vs 路11:23,矛盾?

耶稣说:“不要阻止他,因为不抵挡你们的,就是帮助你们的。”(路9:50)

耶稣说:“不跟我一起的,就是反对我;不与我一起收聚的,就是在拆散。”(路11:23,皆取自和修版)

这岂不是彼此矛盾吗?有什么解决的方案呢?

Wednesday, December 17, 2008

再一次证明,Malaysia Boleh!

首相阿都拉在过去四年无法完成的工作,终于在一个星期,应该说是在5天之内完成了!

反贪委员会法案及司法委员会法案都已经通过了,5天内通过两个法案的下议院3读,这是否能成为世界纪录呢?如此快速,到底议员们是否有足够的时间研究呢?国会反对党提呈的修订建议,都一一被否决,否决的人是否有时间认真思考呢?5天能完成的工作,为什么要等了4年呢?

这些或许都不重要,最重要是首相感到高兴,感到爽!再一次证明,Malaysia Boleh!

如此祝语?!

从一份杂志上读到一个牧师所给予的祝语:

敬爱的弟兄姐妹们,愿父爱、子血、灵恩,在圣诞的季节和新年里浇灌在你们身上。新年新希望!XXX敬贺

父爱(天父的慈爱、恩爱)与灵恩(圣灵的恩典、恩赐)浇灌在信徒身上,这是可以理解,也是我们常说的。但是,愿子血(圣子的宝血)浇灌在信徒身上,这就有点怪怪了,还有点血淋淋的感觉!基本上,我不会认同,我想,这也不是圣经的用语。请赐教。

新加坡卫理公会华人年议会新会长


新加坡卫理公会华人年议会的《卫讯》得知张振忠牧师(左)被选为新一届的会长,任期从明年(2009)开始。


上两个学期,张牧师前来马来西亚神学院教导为期一周的“崇拜与礼仪”密集课程,上课的同学都觉得获益不浅。他对礼仪神学的熟悉,加上幽默的授课,每一天七小时的课程也不觉得吃不消。此外,他也带我们参观天主教堂,并与他们有所交流,这都开了我的视野。


在此恭喜张牧师,也愿上帝赐福他,带领并使用他!

Tuesday, December 16, 2008

油价再降10仙!

政府宣布汽油与柴油零售价从今日(12月16日)开始一律降低10仙。换句话说,目前汽油零售价为一公升RM1.80,柴油则是一公升RM1.70。这对广大市民而言,是一件好消息。我们总是这样想,百物涨价,但油价降了,东西若不立即随着下调价格,至少油价的下降能减轻消费者的负担,这是对的。

然而,油价这样急速下降,总给人一种不踏实的感觉。这会不会带来什么不好的后果呢?油价太低,会否导致产油国减低产量,以便提升油价,因而导致另一波的涨价呢?另外,油价比以前便宜,这是否会鼓励人多用汽油而导致能源更快的枯滞呢?

这里有一篇简单的分析文章

Monday, December 15, 2008

迷你裙与长裙


昨天要负责第一堂崇拜的讲台事奉。聚会开始前,我像往常一般,在教堂门前欢迎弟兄姐妹一同来敬拜。一位姐妹开着玩笑对我说:“传道,你今天的讲道要好像美女的迷你裙哦!”

我微笑着回应她,告诉她我明白她的意思。迷你裙,short and attractive!我对她说,“我喜欢的美女是穿长裙的,虽然没有什么“东西”看,但是却高贵优雅!”

结果,我当天的信息还是像长裙多过像迷你裙,至少长度是如此!

福音单张

一两个月前,勤贵打了个电话给我,要我帮忙写一福音单张,用来宣传教会的圣诞聚会。我拖了他一段时间,才把一段不太像话的文字交给他,再又他翻译成马来语。最近,他复印了一万张,在Miri北区分发。为着有这样的恩典参与服侍东马的原住民而感恩。愿上帝使用祂的教会,把基督道成肉身的救赎故事,在这些人群中再次传讲,再次叫人找到生命的价值与意义!

Saturday, December 13, 2008

老朋友!


谢谢勤贵(左一)上载了这张照片。这是文顺(右三)在诗巫卫理神学院毕业典礼的照片。他笑容依旧,让我回想当年在大学一起事奉的日子。他总是那个不计较的人,从台前(布道会好像总是由他领唱)到幕后(驾福音车、布置等),他样样通!

有好一些大学同学或学兄学姐,走上了全职事奉的道路,这是上帝的恩典。
印象中,碧全与敬盛目前在砂拉越牧会,而文顺将在明年加入他们。紫阳在纽西兰牧会。Tommy在美国念神学(最近没有他的消息,谁能更新我呢?),祥华则在澳洲念神学,明年毕业。当然,还有我这个不辣的本地姜,在STM
还会不会有大学同学或学弟步我们的后尘呢?期待!

Friday, December 12, 2008

恭喜恭喜!


今天是季财与美玉大喜的日子,在此恭贺他们,白头偕老,主爱永固!

Thursday, December 11, 2008

E. P. Sanders对圣经教学的反思

从NT Gateway上读到E. P. Sanders对圣经教学的一些反思,很有意思(我还未读完,但文章不长,应该值得一读)。他提到,在教会越久,基督徒就越认为圣经经文就是一大堆的道德教训,可以直接应用,忽略了圣经写成的时候的世界观。这是否是你我(那些参加教会多年的基督徒)的问题呢?有兴趣的朋友请看这里

《画皮》,另一篇感想


昨天晚餐后,回到办公室准备讲章。搞了三小时,头绪还是理不清。回到家,什么都不想干了,想起从永凯那边弄回来的《画皮》,之前又读了一些朋友的评论,觉得值得一看,所以我也看了。这是“另”一篇感想,因为永凯不肖子已经写过了。

首先,电影中有一幕,是两只妖在对话,其中那只女妖把男的赶走,“我叫你走,你还不走?不要脸吗?走!”(大概是这样吧!)。这让我想起几天前的一则新闻,但是否是妖在对话,大家自己评论。这一点,我不能写太多,要不然可能会有麻烦!

另外,电影很明显勾画出一种对“爱”的诠释:爱不是拥有,而是成全他者。将军的太太对女妖说,“你根本不懂得爱”,因为女妖的爱,就是占有,甚至不顾一切的只为了占有对方,这并不是爱。然而,她能够得到许多人的“心”,却始终得不到那将军的心。女妖以为,当将军的太太喝了妖毒,有了妖的样式,将军就会离她而去,但原来真爱也超越了地位!“无论你是人是妖,你始终是我的太太,我们一起承担”,这的确是经典!最后,女妖显然被这爱感动,也学习去成全他者!连女妖也会,我们呢?

看完这部电影,我问自己一个问题:这是中国《聊斋》的故事,已经流露出了一种牺牲并成全他者的爱。那么,基督的爱又有什么超越性呢?我想,至少有两点。

第一,来源的超越。电影中的关系,都是水平线,夫妻、爱情、友情等,然而基督的爱,却是上帝对世人的爱,是更高层次的存在对较低存在的爱,甚至可以为之舍己的爱。

第二,这与第一点有关联,就是所爱的对象是谁。电影中,爱的对象始终是可爱的。妻子爱将军,愿意为他舍命;将军爱妻子,愿意一起担当。然而,基督所爱甚至为之舍命的,是谁呢?《罗马书》告诉我们,基督是为软弱的(5:6)、罪人(5:8)及仇敌(5:10)而牺牲自己。不是为刚强的、高贵的、可爱,而是相反。那么,软弱的、罪人与仇敌,是谁呢?是我们!

“惟有基督在我们还作罪人的时候为我们死,上帝的爱就在此向我们显明了”(罗5:8)祂的爱,是超越的!

后记:我在想,下一次唱圣诗《将心给我》时,我会想到耶稣,还是周迅呢?哈哈!

Wednesday, December 10, 2008

大错特错!

从Little Ho 那边转载了这趣闻。

某德国著名学术杂志,在一期“放眼中国”的专题中,为了凸显中国文字的风采,特意选了一段文字为其封面,然而,选的却是以上那一段!你读得懂吗?

全文请看这里

Joseph M. Baumgarten, 1928-2008


从SBL Forum得知对死海古卷研究颇有贡献的Baumgarten教授安息,享年80岁。愿他安息。

We are the Reason

去年圣诞节期间,在部落格放了“O, Holy Night” 这首诗歌。今年,我选择了这一首,"We are the Reason”。

第一次学唱这首诗歌,是在大学时候的教会诗班。唱的时候,深深被诗歌的内容感动,被上帝的爱感动。圣诞的意义,我一直以为我是能完成明白的,但却仍旧常常叫我惊讶。昨晚与净莹吃晚餐,她提起上帝要亚伯拉罕献以撒(亚伯拉罕最心爱的),因为上帝“已”有了一个模式,祂也是为了爱把自己最心爱的独生子,耶稣赐下了!耶稣为了十字架而来,祂是为了牺牲自己而来的!这样“浅显”的道理,听她说来,我竟然感动了!耶稣为何来世上?我们就是那理由!We are the reason!

这里可以聆听这首有意义的诗歌。

以下的歌词是从Joshua哪里转载的:
We Are The Reason衪為了我們

As little children當我小時候
we would dream of Christmas morn我常夢見聖誕夜
Of all the gifts and toys we knew we’d find有那麼多禮物為我預備
But we never realizeda baby born one blessed night但那時我卻不知有一嬰孩為我降生
Gave us the greatest gift of our lives給如我生命最大的禮物
We were the reason that he gave his life祂為了我們獻出祂一生
We were the reason that he suffered and died祂為了我們甘心痛苦受死
To a world that was lost he gave all he could give為這失落世界,祂給予祂所有
To show us the reason to live並給我們生命意義
As the years went by, we learned more about gifts隨著逝去的歲月我漸明白
The giving of ourselves and what that means真正的禮物是為愛 牲
On a dark and couldy daya man hung crying in the rain在那陰暗的一天,有一人懸掛十架上
All because of love, all because of love全都是為了愛,為了愛
We were the reason that he gave his life祂為了我們獻出祂一生
We were the reason that he suffered and died祂為了我們甘心痛苦受死
To a world that was lost he gave all he could give為這失落世界,祂給予祂所有
To show us the reason to live並給我們生命意義
I’ve finally found the reason for living我終於找到生命的意義
It’s in giving every part of my heart to him是將我整個心靈完全交給祂
In all that I do, every word that I say在每天我所說、每天我所作
I’ll be giving my all just for him, for him所有一切全是為了祂
We are the reason that he suffered and died祂為了我們甘心痛苦受死
To a world that was lost he gave all he could give為這失落世界,祂給予祂所有
To show us the reason to live並給我們生命意義
To show us the reason to live給我們生命意義
He is my reason to live ..祂是讓我活下去的原因

Tuesday, December 9, 2008

巴特(Karl Barth)逝世40周年


明天(12月10日)是巴特(Karl Barth)逝世40周年纪念。谨此纪念这位神学大师。愿“让上帝成为上帝”这信念,继续或再次唤醒今天的教会!

注:巴特生平简介巴特著作、一些关于巴特的相关文章

耶和华以勒?--修正

昨天是哈芝节,是穆斯林纪念亚伯拉罕献以实玛力的日子。基督徒都熟悉这个故事,但希伯来圣经记载被献的乃是以撒。在千钧一发之刻,天使插手,亚伯拉罕举目看见一只公羊,就牵来代替以撒,并声称这是上帝的预备(耶和华以勒)。

其实,天使只说不能杀以撒,那只公羊的出现会不会是巧合,又使到亚伯拉罕自作多情呢?Little Ho 在其部落格有一篇精彩的反思,请看这里

Night Safari at Melaka Zoo

上星期五晚上与教会青少年团契一起去逛动物园,这还是我第一次夜访动物园。团长志立在他的部落格放了好一些照片,请看这里

Monday, December 8, 2008

RBL最新书评

Kar Yong在部落格刊登了RBL的最新书评,其中包括了Ben Witherington去年出版的《门、西、弗》注释(Socio-Rhetorical Commentary)。当我们许多时候还在为没有更多的时间读书而埋怨时,Witherington似乎是为没有更多时间写书而埋怨!

他到底怎么样写书的?

Selamat Hari Raya Haji

今天的穆斯林庆祝哈芝节(Hari Raya Haji)的日子,对许多穆斯林来说,这日子比开斋节(Hari Raya Aidilfitri)更重要。这是一个强调牺牲的节日,在此祝贺所有穆斯林朋友,佳节快乐。

在全球面对金融危机的时候,牺牲的精神岂不是更显得重要吗?踏入12月,基督徒及许多朋友都即将欢庆圣诞节,纪念耶稣基督的诞生。基督的来临,正是为了牺牲自己而来临。所有人生日,都是别人送他礼物,然而主耶稣却是在自己“生日”的那天,将自己送给世人。愿祂的生命成为我们的榜样,也教导我们何为真正的人性!

Sunday, December 7, 2008

加恩与美瑰


上星期参加了大学学弟,加恩(Isaac)与美瑰(Rose)的婚礼。

加恩小我两届,是个文静、有才华、聪明的弟兄。我们念不同科系,却因为在教会一起事奉而认识。他会弹琴,吉他也弹得很好。有时,他会表露出一种害羞的样子,是个可爱的男孩。我看他,就像一个弟弟(他在其婚礼的程序表上也如此说),一个有梦想、要学习为主而活的弟弟。

毕业后,彼此也少了联络。这次参加他的婚礼,出席的大学同学当中,我那一届就只有我一人,其他都是比我小的。很高兴能看见瑞瑜,还有信义夫妇。两年前参加信义与书琴的婚礼,并担任主席,两年后的今天,书琴已大腹便便,准备当妈妈了。时间,总是在身旁的人与事的变化中,特别明显。

关系加恩与美瑰,愿上帝赐福他们的婚姻,荣神益人!
更多照片请看这里

多祷告,一定更好?

多祷告,多有能力;少祷告,少有能力;不祷告,没有能力!

这句话,基督徒听得多,甚至还可以唱出来。但是,多祷告,就一定更好吗?

我曾经对一些人说过,有些时候,不祷告比祷告好,因为某一种的“祷告”,只会越“祷告”越犯罪!我的一个朋友也这样说,有时我们的祷告只有为自己累积上帝的愤怒!我们都站在同样的基础上讲这番话,而这是一个可怕的现象!

有些人祷告,并不是把全能的上帝,那位终极的他者(Absolute Others)当成他的祷告对象。他的祷告,只是一而再、再而三的尝试自我陶醉与满足。祷告的对象不是上帝,而是自己,或身旁的人。换句话说,都是一些自义、自我中心的表现。这样的祷告,唯有增加上帝的愤怒;这样的祷告,是越祷告越犯罪!

今天,教会需要重新思想何为祷告,需要弄清楚祷告神学。让上帝成为上帝(Let God be God),这心态需要在祷告中真实的体现出来。祷告的关系性,远比其功能性重要。让上帝成为上帝,在祷告中去认识祂,从而更认识自己,也改变自己!

Saturday, December 6, 2008

Julius Paul 会督追思礼拜

从拉比部落格得知Julius Paul 会督的追思礼拜将在下星期二(9/12/2008)举行。详情请看这里

骑脚踏车也不行?

我在新山士古来(Skudai)念了4年大学,今天才知道警察有权禁止人民骑脚踏车!匪夷所思!

转载:The Obituary of Prof. David Dungan

前几天在Jim West的部落格中得知新约教授David Dungan(专长于符类福音)安息主怀。这里有当地报章的讣告

认罪之痛,记牢或忘记呢?

场景:一个惯性醉酒,甚至把妻儿的家用、奶粉钱都拿去买酒的酒徒,跪在抓狂的妻子面前痛哭认罪,并答应不会重犯这过错。然而,这已是第N次的承诺!

卢云说:记着痛(认罪的痛),是叫自己不要重犯!(这是一位朋友告诉我的,我本身对卢云并不熟悉。)

陀思妥耶夫斯基在《罪与罚》第一段,第二节中则这样说:一个无耻卑鄙之徒,什么都能忘记!

反思:
前几天读到《罪与罚》的那一段,内心的思绪叫我回想起好友所分享的卢云之语。内疚,我们都曾经经历过(或许你现在正在经历),痛哭认罪也是一些人拥有的经验。当我们真的意识到自己错了,那种认罪的痛苦是真实的。卢云说,要牢牢记着这痛苦,好叫下次要重犯时,这痛苦成为一个悬崖勒马的提醒。然而,陀氏似乎更明白人性,我们就像一个无耻之徒,太容易忘记了!

在这两者之间,我想起保罗,他曾经苦苦挣扎,“我真是苦啊,谁能救我脱离这取死的身体呢?”。然而,他知道了那唯一的方法,“感谢上帝,靠着我们的主耶稣基督(就能脱离了)。”(罗7:24-25)或许,重点并不在于记牢或忘记,而是生命本质的改变!

Thursday, December 4, 2008

一个圣经学者会为自己买什么书呢?


圣诞节快到了,你会为朋友买些什么礼物呢?一个圣经学者会为自己买些什么书当礼物呢?Scot McKnight在他的部落格列出了一些选择,你怎么看?

探望婆婆




上星期乘着父母及弟弟都能抽出时间,我们一起到居銮去探望了婆婆一趟。

婆婆曾经与我们同住了好几年,那是的我还在念小学。当时,每逢新年或公公婆婆的生日,我家便非常热闹,叔叔姑姑及家人都会前来。当其中一个叔叔结婚,并有了孩子以后,公公婆婆便过去了居銮与他们同住,家庭聚会的大本营也随着转移。

前几个月,随着叔叔的家庭有些变化,婆婆被安排入住乐龄看管中心。起初还害怕她会不习惯,但她适应得还蛮快,也与那儿的老人家建立了友谊。这次去看她,有些老人家还说她很好,没有架子!

我与婆婆一直都不太能沟通,主要原因是语言的障碍。她讲福建话,而我只会说两句福建话而已(第一句,“我是福建人”;第二句,“我不会讲福建话”)!愿上帝赐福婆婆,叫她日子如何,力量也如何,也深愿她能认识天父在耶稣基督里所彰显的慈爱!

Wednesday, December 3, 2008

终于被革除党籍了!

今早打开电脑,就收到朋友的通知,说前首相署部长,再益已经在昨晚被巫统革除党籍。其实,这并不让我惊讶。从再益为了反对内安法令而呈辞开始,我就认为巫统并不配“拥有”他!巫统在再益日前出席公正党代表大会后,大发雷霆,再益已经没有回头路了。然而,从这件事来看,马来西亚离开成熟的政治运作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我的党员不能出席你的聚会,你的党员不能赞同我的言论(就算我的言论是全世界都公认是正确无误的),早前,就连我的党员都不能出任你的政府所委任的职位,这叫人难以理解!

此外,早前揭发采购直升机风波的查哈哈欣,也被冻结党籍三年。为何被冻结党籍?难道是因为不满正副主席私下权力移交的计划(党职是党员选出来的,怎么能私下移交呢?),还是不满采购直升机的事情被抖出来?如果是为了表达意见而被惩罚,为了说出真相而被对付,巫统悲也!而这个国家由这个政党来主导,同样悲也!

记得扣紧后座安全带!

从教会青年人的部落格上看到这个短片,太棒了,叫我忍不住转载!但是,胆小鬼不能看哦!哈哈!

请按这里

《解--经:圣经经文的释义与诠释》


去年在台湾中原大学举行的“解--经”学术研讨会之论文集已经出版,内容相当丰富!
1.〈介於恩典與責任之間:羅馬書的倫理拷問〉——溫司卡(美國南衛理大學教授)
2.〈終末論對保羅倫理的影響〉——謝品彰(美國達拉斯神學院副教授)
3.〈真實地面對死亡:傳道書的生死觀〉——朱崇儀(台灣中興大學外文系教授)
4.〈蔥、扁豆與肉鍋:作為象徵之地的埃及〉——博 爾(澳洲紐卡塞大學神學研究教授)
5.〈視覺解經:文字與視覺的詮釋關係—傳道書的範例〉——謝品然(香港中文大學文化與宗教研究系兼任副教授)
6.〈先知娶淫婦:何西阿書一至三章解經〉——蔡梅曦(台灣靜宜大學英國語文學系教授)
7.〈從林後三1至四6的回聲談神學建構〉——李麗娟(台灣中原大學宗教研究所助理教授)
8.〈出埃及記敘事技巧與經文詮釋〉——賴建國(台灣中華福音神學院院長暨舊約教授)
9.〈從猶大來的神人的遭遇:列王記上十三章於申命記式歷史中的詮釋〉——徐萬麟(台灣神學院舊約學助理教授)
10.〈莫特曼對「起初上帝創造天地」(創1:1a)的詮解〉——曾念粵(台灣中原大學通識中心講師)
11.〈約翰.洛克筆下的原罪與亞當〉——吳 飛(北京大學哲學系副教授)
12.〈德里達的巴別塔與不可能的詩學:解∕構之後的宗教可能性〉——胡繼華(北京第二外國語學院比較文學與跨文化研究所教授)
13.〈祈禱的經濟:太6:1–9中作為「他者」的「暗中的父」〉——曾慶豹(台灣中原大學宗教研究所教授)

Tuesday, December 2, 2008

36th Biblical Studies Carnival by Jim West

从Jim West的部落格上发现他按主题整理了11月份与圣经研究相关的部落格贴文,蛮花功夫与时间的。

有兴趣(又有时间)的朋友,可以去游览相关的部落格,或许会有意外收获!

《罪与罚》

前来马六甲的时候,拿了多年前在中国购买的《达芬奇密码》,然后用了三个星期的睡前时间,坐或躺在床上把它读完了。由这部小说改编的同名电影上映时,引起许多轰动,基督教界也办了多场讲座来“解毒”其影响力。无论如何,作者Dan Brown早已名利双收了。我没有看过那电影,但真的需要承认这小说是写得蛮精彩的,环环相扣,叫人有种要追看下去的冲动。

上个周末回家时,换了本俄罗斯作家,陀思妥耶夫斯基的经典名著,《罪与罚》。这本长篇小说约600页(中文有许多不同的译本),不知要花我多少个夜晚了。弟弟早已读过一遍,赞不绝口(他现在正在阅读陀氏另一本名著《卡拉马佐夫兄弟们》)。

网络上有许多介绍这本著作的短文,维基百科的介绍可参这里

Bible Works 8 出炉了!

从 Kar Yong 的部落格那儿知道 Bible Works 8 已经出炉了!这是一个非常“厉害”的圣经软件,我总是觉得它比我聪明!有兴趣的朋友请看这里

Monday, December 1, 2008

过去几天!

离开了好几天,由于不方便上网,所以没有更新部落格。不过,朋友们的部落格,我倒有去游览。

这几天,许多时间都花费在路途上。
26/11 父母前来马六甲
27/11 与父母及弟弟到居銮去探望婆婆及堂妹
28/11 载家人回家乡
29/11 到KL参加Isaac 及 Rose 的婚礼
30/11 在家乡
1/12 先回到神学院,然后在回马六甲

此外,昨天在家乡崇拜时,思想一个问题:在泰国的示威及印度的恐怖袭击,再加上经济的困境,我们要如何明白上帝在基督耶稣里所赐下的平安呢?我不知道泰国那种表现是否是民主的体现,但肯定不是成熟民主的体现,我甚至怀疑是否有某集团在背后煽动及操纵!我们习惯了平顺的日子,在这样的日子中,基督所赐的平安,是更遥远,还是更真实呢?

《圣经诠释的意义与实践》简介


之前曾经转载孙牧师的部落格,预告其新书,《圣经诠释的意义与实践》将出版。当时以为是由基道出版,现在才知道是由建道神学院及天道出版。作品简介可参这里

Wednesday, November 26, 2008

禁酒令!

这两天,最困扰民联的议题,大概是雪州回教党被报道要在全州的县议会提呈“禁酒令”动议。这新闻曝光后,不但被马华、民政咬着,民联的其他成员党也呛声反对。

我自问,10年前的我,一定是不用思考就支持这项动议,因为身体里面流着的,乃是基要派的血!但是,随着日子的增加,思想也较为广阔,今天的我会多想一点。

1. 我绝对赞成酒精的误用会带来严重的社会问题,对我们的身体也不好。因此,能不喝,很好;能有所节制的饮用,也不算太坏(我在某些场合也会与好友们一起享用杯中之物,但我只需要一杯就见效,无需浪费!)。

2. 在民主社会中,我们应该尊重回教党有权提出这些建议。然而,回教党也必须尊重民主社会最终的选择。

3. 面对不同意见时,重要的乃是理性思考、辩论,而非直接付诸与情绪的交锋。

4. 回教党到底是以什么立场提出此建议呢?是其宗教前提?还是社会关怀的前提呢?如果是前者,面对一个多元宗教的社会,这非常不适合被提呈,因为纯粹以宗教观点为考量的意见,都应该只让其信众遵守为宜。若此意见拥有普世价值,则应该以此价值来说服其他人。(这一点,注定要被很多人批判了!)

你怎么看呢?

Tuesday, November 25, 2008

圣经研究书目

在寻找一些资料时,发现由Denver Seminary 推荐的一系列新约释经书目,有兴趣的朋友请到这里。当然,只放新约研究的连线,会被认为我不看重旧约!旧约研究的书目请到这里

思想与辨识

“怠於思想、罔於辨識,我看這才是今日教會和傳道人的問題所在。”(全文

从孙宝玲牧师的部落格读到这样的一句话,你怎么看呢?当大家一窝蜂拥抱成功神学、雅比斯祷告、极端灵恩、极端基要、嘉年华会、对号入座等,你能说这句话说得不对吗?是的,我们都很会“做”事,就只会做事而已......

Monday, November 24, 2008

食物的力量!

正在阅读Alex Cheung(张达民)的著作,Idol Food in Corinth: Jewish Background and Pauline Legacy. JSNTS Ser. 176. Sheffield: Sheffield Academic Press, 1999.

其中有一段,他引用了古典希腊作家Plautus的一段话:
"Give him all he wants to eat and drink every day, and he will never try to run away... The bonds of food and drink are very elastic, you know: the more you stretch them, the tighter they hold you." (p35)

这段话闪烁着某种智慧。难怪大选来临的时候,很多地方都有饭局;某政党正在如火如荼的为不久后的党选准备,大概也能预计有很多饭局的出现。你常常吃免费餐吗?小心,因为“you will never run away”!

我常常对自己说,传道人,千万不要爱上免费餐,理由正如那位古典作家所说的,我们将无路可逃!若有机会,自己掏腰包,请一请别人!

难道人民喜欢被逮捕?

从去年律师公会发动会员走上街头,抗议马来西亚的司法混乱,到 Bersih 及 Hindraf 的大型“和平请愿”(我需要如此凸显,因为他们经常被说成是“暴力示威”),马来西亚人民的民主意识似乎被激活了(我其实不是太有把握,因为身旁仍旧有些朋友习惯活在被奴隶的状态中,对这些为了长久利益而暂时不协调的局面而懊恼)。今年,多场大大小小的请愿活动,纵然在没有得到警方批准的情况之下,仍旧为了捍卫宪法所赋予的自由而勇敢的站出来。

昨晚,警方再次违宪的进行逮捕(我说违宪,理由很简单,如果宪法保障人民可以自由以和平的方式表达自己的意愿,阻止甚至逮捕他们就是违宪了)。我只想问一个问题,人民难道都是吃饱饭没事作,喜欢被逮捕?如果不是,他们为何要冒这个危险?不止被逮捕,随时会头破血流,相机被抢!政府啊,政府,你到底知道谁是老板吗?

“作官的原不是叫行善的惧怕,乃是叫作恶的惧怕。你愿意不惧怕掌权的吗?你只要行善,就可得他的称赞;因为他是神的用人,是与你有益的。你若作恶,却当惧怕;因为他不是空空的佩剑,他是神的用人,是伸冤的,刑罚那作恶的。”(罗马书13:3-4)

到底我们的官,是叫行善的惧怕,还是叫作恶的惧怕呢?这段经文的第一节说,一切权柄都出于上帝。当官的,你当小心,当你不再能执行你的任务(叫作恶的惧怕)时,权柄以上的权柄会做祂要做的事!

福音信义会会督安息!--更正

昨天晚上收到一个令人震惊的消息,福音信义会(ELCM)会督,Julius Paul会督在Guatemala一场意外中逝世。他的遗体将会在近期运送回国安葬。生命,如此脆弱!愿上帝安慰并刚强其家人!

注:新闻稿及部落格
MalaysiaInsider
The Star Online
Passing Away of Bishop Julius Paul
Asia Lutheran Communion(最新,有许多其他信义会的哀悼词,从Kar Yong的部落格发现,)

早前把ELCM的中文名字写成“马新信义会”,对所造成的不便感到抱歉,谢谢国兴的提醒。

Sunday, November 23, 2008

我在“圣经与世界瞭望论坛”的连线

在查阅MSN Spaces 部落格的阅读历史时,发现有人在“圣经与世界瞭望论坛”制作了一个连线,链接到我的“阅读反思”中。部落格实在把许多东西都链接在一起了。

Saturday, November 22, 2008

回教徒不能学习瑜伽--更新

回教裁决理事会(Majlis Fatwa )毫无意外的裁决回教徒不能学习结合了肢体动作、默想、诵经的瑜伽。说毫无意外,因为如果瑜伽的确包含具争议性的色彩,不只是纯运动那么简单。在教会圈子中,这运动也受到一些的质疑,已有不少人执笔提出了反对的原因。我有不少朋友学习瑜伽,以前一些女同事还教了我两招,只是我学不会。我暂时对这运动是有所保留的,但如果要反对,则需要有更多的认识才能判断。

在马来西亚,一些据强烈争议性的议题,如在西方如火如荼的同志运动,因为违反了回教教义,在这里是不容易推行的。这是一层的“保护”,但在全球化的今天,只因为宗教教义不相容的“保护”,能维持多久呢?我们还是要预备自己,这些议题是我们迟早要面对、要回应的!

注:相关部落格与文章
Fatwa Council Says Yoga with Worshipping, Chanting is Prohibited
裁决?该如何裁决?
Non-Muslims Have A Right To Comment Fatwas
Meditating on Yoga

Friday, November 21, 2008

中神期刊网上版


前阵子从中国神学研究院的通迅得知,从45期起,《中神期刊》的网上版将免费让读者下载。神学及圣经研究爱好者,不要错过当中精彩的学术文章。《中神期刊》可在这里下载。

Thursday, November 20, 2008

我知道他们没有见过她!


Razak Baginda 今天终于露面召开记者会,然而在记者会上竟然为纳吉夫妇说话,说他知道她们未曾见过蒙古女郎。他知道?是的,他说他知道。

他被认为是死者在马来西亚惟一认识的人,竟然连表罪也不成立,他是应该这样说的。

这样轰动国际的案件,总检察署竟然不上诉,他是应该这样说的。

他是在大酒店,在三个律师陪同下召开记者会,他是应该这样说的。

若现在他在证人栏,要为自己自辩,他又会如何说呢?你会期待他怎么说呢?

Wednesday, November 19, 2008

教会的记号

星期三是教会的例常探访。今天早上与牧师及一些探访队的会友,一同到一些年长、行动不方便的长辈家去,去慰问他们,表达我们的关心,同时也分派圣餐给他们。走了一个早上,我们只探访了4位会友,这主要是因为在大城市,把许多时间都花在交通上。

这些长辈,他们曾经比我还年轻,在教会与社会贡献了他们的青春,年长而行动不便时,社会却忘记了他们,教会呢?探访这些长辈需要很多耐心,要陪他们、听他们的故事与见证,一些可能是你每次到访都要重听一遍的故事,但是这却是牧养的一部分。加尔文把教会的记号称为圣道被正确的传讲,圣礼被正确的施行的地方(虽然有人加上纪律的执行),因此当我们把基督的饼与杯带到那个地方,与他们一同敬拜祷告、读圣经、勉励的时候,我看见教会的记号在其中!

或许有人认为这些工作微不足道,但如果我一生能好好传讲真理、施行圣礼,并如圣经所说,照顾孤儿寡妇,我想,我会满足的。

很难应允的祷告!

这是从Sze Zeng 哪边看到的幽默小故事,不错的!

A man walking along a California beach was deep in prayer.

Suddenly the sky clouded above his head and, in a booming voice, the Lord said, "Because you have TRIED to be faithful to me in all ways, I will grant you one wish." The man said, "Build a bridge to Hawaii so I can drive over anytime I want."The Lord said, "Your request is very materialistic. Think of the enormous challenges for that kind of undertaking. The supports required to reach the bottom of the Pacific! The concrete and steel it would take! It will nearly exhaust several natural resources. I can do it, but it is hard for me to justify your desire for worldly things. Take a little more time and think of something that would honor and glorify me."

The man thought about it for a long time. Finally he said, "Lord, I wish that I could understand my wife. I want to know how she feels inside, what she's thinking when she gives me the silent treatment, why she cries. What she means when she says nothing's wrong, and how I can make a woman truly happy."

The Lord replied, "You want 2 lanes or 4 lanes on that bridge?"

Tuesday, November 18, 2008

新书出版!

我的论文指导老师,Kar Yong 的博士论文将于明年卫斯理灵性奋兴日(5月24日)出版,恭喜他!我想,也是时候邀请他加入卫理公会了!

Monday, November 17, 2008

回教先知未曾存在过?

从Sze Zeng的部落格看到一篇转载文章,一位德国回教学者,Kalisch教授发表了令人吃惊又为他捏把冷汗的研究:穆罕默德可能未曾存在过!Sze Zeng的贴文请看这里

转载:有些人我们一直在错过!

不太常转载这类型的文章,但前几天听了一个朋友的故事,再读了这文章,多少有些唏嘘。人生,或许就是因为有错过,所以慢慢学会珍惜!

有些人我们一直在错过

有些人一直没机会见,等有机会见了,却又犹豫了,相见不如不见。
有些事一直没机会做,等有机会了,却不想再做了。
有些话埋藏在心中好久,没机会说,等有机会说的时候,却说不出口了。
有些爱一直没机会爱,等有机会了,已经不爱了。
有些人很多机会相见的,却总找借口推脱,想见的时候已经没机会了。
有些话有很多机会说的,却想着以后再说,要说的时候,已经没机会了。
有些事有很多机会做的,却一天一天推迟,想做的时候却发现没机会了。
有些爱给了你很多机会,却不在意没在乎,想重视的时候已经没机会爱了。

人生有时候,总是很讽刺。一转身可能就是一世。
说好永远的,不知怎么就散了。最后自己想来想去竟然也搞不清当初是什么原因分开彼此的。
然后,你忽然醒悟,感情原来是这么脆弱的。
经得起风雨,却经不起平凡;风雨同船,天晴便各自散了。
也许只是赌气,也许只是因为小小的事。
幻想着和好的甜蜜,或重逢时的拥抱,那个时候会是边流泪边捶打对方,还傻笑着。
该是多美的画面。没想到的是,一别竟是一辈子了。

于是,各有各的生活,各自爱着别的人。
曾经相爱,现在已互不相干。
即使在同一个小小的城市,也不曾再相逢。
某一天某一刻,走在同一条街,也看不见对方。
先是感叹,后来是无奈。
也许你很幸福,因为找到另一个适合自己的人。
也许你不幸福,因为可能你这一生就只有那个人真正用心在你身上。
很久很久,没有对方的消息,也不再想起这个人,也是不想再想起。
--- 张爱玲

Saturday, November 15, 2008

废除内安法令徒步竞走


民主行动党今日发动一项350公里长的徒步运动,从雪州的班达马兰徒步前往霹雳州恶名昭彰的甘文丁扣留营,要求政府废除内安法令。(全文

期盼他们的行动得以成功,我是指,内安法令得以被废除!

马来西亚卫理公会华人年议会第33届议会

马来西亚卫理公会华人年议会第33届议会已在本月10-13日,在马六甲华美大酒店(Renaissance Hotel)圆满举行,超过300位牧师传道及教会领袖,在这四天内济济一堂,商讨教会发展及进行各项选举。协办教会,马六甲卫理公会也动用了超过80人的义工(包括诗班班员)在大会举行的时候,给予协助。



今年是选举年,从会长到各部,都进行改选。现任会长,莫泽川牧师再次被选为会长,新一任期为2009-2012。其他各部的改选也顺利进行。在这届的年议会,大会也按立了7位副牧及4位长牧,而7位副牧之中,有两位为女性。大会结束后,马六甲卫理公会宴开36席,招待各位来宾。

以上的文字,完全是新闻稿的味道,没有什么人情味!哈哈!自己没有参与这次的会议,却在这几天中忙碌非常。主要的任务是司机,负责载送代表,也帮忙载送一些大会的需要。这四天在马六甲走的路,或许超过了这一年的总和!无论如何,前两晚能招待一下赴会的同学,带他们去吃些道地美食,这也还不错。一些毕业的同学被派司到不同的地方牧养上帝的群羊,愿全能的主与他们同在,坚固他们手所作的工!

Thursday, November 13, 2008

转载:难过......

第33届马来西亚华人年议会会议已在今天早上闭幕,来自西马各地超过300位代表也各自离开古城马六甲,我虽然不能完全放松(因为刚才仍有一个追思礼拜,明天出殡礼拜),但总算是放下了肩上的一些重担。年议会的一些照片及期间的生活,迟些再写。两天没有仔细上网阅读新闻及部落格,更不要说读书!就连睡前的小说,也看得特别慢,而且都是未看完该看的,就睡了...... 两天没有看新闻,网络的新闻尽是马华内部的斗争,无聊透顶!刚才阅读了孙宝玲牧师的部落格,他写了一篇反思今日教会光景的贴文,触动我心,也与大家分享。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近日與以前的同工和校友聊天,談到教會的生態和發展,聽到好些流行的講法:
牧者同工對會友說:「你相信我們的教會可以發展成二千人的教會嗎?」
牧者對同工和會友說:「希望在有生之年能看見教會成為一萬人的教會。」
……

坦白說,我是難過的。我不反對教會增長,但質疑眼下的「增長」就是聖經所憬憧的「基督身量」。翻查新約聖經,除了使徒行傳第二章的敘事,有那個地方說教會要幾千幾千人才是「教會增長」?沒有!保羅的作品沒有一個地方說建立教會有多少千人,保羅卻在不同的處境說:

「你們效法我,像我效法基督。」(林前十一1)

「我求你們效法我。」(林前參四16)

「所以,作為蒙慈愛的兒女,你們該效法神。」(弗五1)

「弟兄姊妹們,你們要一同效法我。」(腓三17)

「你們成為效法我們,更效法主的人。」(帖前一6)

「你們自己知道該怎樣效法我們……好讓你們效法我們。」(帖後三7)

所以,我相信、也堅持,新約聖經教導我們的,不是在有生之年看到教會增長到幾萬人;聖經要求我們憧憬的,不是教會能不能成為幾千人的聚集。新約聖經教導我們相信、實踐、努力、奮進的是:

每一位弟兄姊妹都勇敢地跟從、效法、見證基督。這才是每一位關心教會的人(傳道牧者、長執會友)應該有的心願和方向。傳道牧者渴慕的不是CEO式的職事身份,而是群羊可以效法的榜樣,因為她理當忠心謙卑地跟從基督。

可惜,自第四世紀開始,教會進入了所謂的"Constantinian Shift",從此相信世界多於神。權勢、方法、力量(甚至暴力)比起聖經裡所講的來得更具體和有效。慈愛、公義、憐憫、十架只是星期天崇拜的禮儀和語言。

自上世紀七十年代起,教會進入了我稱之為"Entrepreneur Shift"(企業轉移)的膺品。可怕的是,它太有吸引力、太成功、太有效了。今天就連星期日也用企業營運、效益回報籌劃量度。除了「教會」這名字,甚麼也沒有。沒有神學、沒有信仰、就連圖像都沒有。教會不再是基督買贖回來的群體,而是營運機構。滋潤她的不是道,是MBO、商業世界的策略和方法,於是量度教會和牧者的,也就是「成功」、「效益」……

「教會」只想怎樣成為一間「大教會」,但她真正要思考和努力的是,怎樣認識基督、效法基督、活出基督。

看著今天的教會,怎不難過、痛心?

Monday, November 10, 2008

恐惧,一位记者的感触!

昨晚警察暴力镇压Bersih一周年纪念的事件,叫一些新闻从业员感到恐惧!这是一篇《独立新闻在线》记者的感触

警察暴力,一而再、再而三!



本来打算写一些关于正在马六甲召开的第33届马来西亚卫理公会华人年议会会议,但是却被眼前的网络新闻吓呆了!由于今天忙碌了一整天,现在才有机会上网看看新闻,看见Bersih昨晚纪念一周年的聚会被警方强行镇压,而且还使用暴力,逮捕了23人,包括3位行动党的人民代议士、一位天主教神父及一位记者。


警方暴力对待手无寸铁的爱好自由和平人士,而且还是乘着他们唱国歌的时候,这是非常无理,且需要被谴责的(这里附有短片)!马来西亚真的成为了警察国吗?人民这个纪律部队,难道不再需要按着纪律行事吗?首相要在下台前进行改革,这是他需要认真看待的!

这一天,我的心情再次悲痛且愤怒!

Sunday, November 9, 2008

欢乐时光照片!


上学期结束前,永凯请了我们几位同学一起去享用佳肴,度过了一段欢乐时光(虽然当时有些同学仍旧在赶功课)!照片,永远能说得更多,你看永凯那么兴奋的开那支红酒,可想而知是多么的欢乐(似乎听见有人在咒骂我们这些传道人了)!

更多照片,请看这里

Saturday, November 8, 2008

昨天最好的消息!



昨天写了两个贴文,说还有一个好消息,但是却一直没有写出来。竟然有人以为那个好消息是我脱离了单身生活,哈哈!其实,那个消息比这个重要得多了!

昨天早上,看见朋友的msn标题写着RPK将在今天(昨天)被释放,完全不敢相信。打开了网上的新闻,知道法庭如此宣判,也指示必须在当天下午4点前将他释放,我心里非常兴奋,但还是有所保留。这是我为什么不写的原因,总是对国家司法、政府失去了信心,害怕这边写了,那边就改变了立场,或用什么“茅招”重新逮捕。一直到晚上,再次跟进时,知道他确实被释放了,我认为,这是昨天最好的一个消息!

他被释放当然是个好消息,但是更重要的,乃是法庭的判决:内政部长的决定超越了其权限,那是一个越权的行为!若是政府主动释放RPK,那意义并不大,就像过去逮捕了陈云清及郭素沁,随后又释放,人民只是为着他们被释放而开心,不过如此。然而,这次法庭的判决,是直接否定了政府之前的决定,这正如律师公会主席Ambiga Sreenevasan所说,高庭的这个决定给人民一个希望,看见我们的法庭仍旧勇敢、独立及廉洁的运作。

期盼法庭的这个判决能成为一个标杆判决,也促请政府释放其他61位仍旧未经审讯而被扣留的人士。同时,这种容易被滥用的法律也应该被废除!

注:其他相关新闻及部落格贴文
《独立新闻在线》1
《独立新闻在线》2
《独立新闻在线》3
《当今大马》1
《当今大马》2
《当今大马》3
RPK Free!
内政部无脸,RPK有光

Friday, November 7, 2008

孙宝玲牧师新书出炉!

从孙牧师的部落格上得知,他的新书《圣经诠释的意义和实践》将在下星期上架。他并没有多介绍这本500多页的书,但看封面及其系列,应该是由香港基道出版吧!孙牧师的书,一直是可以期待的!

注:这是好消息,但还不是我要恭喜的那个好消息!

恭喜!恭喜!

这恭喜来得稍微迟了一些,但是也不会太迟!
1. 恭喜Soloman Rajah牧师/博士被选为福音信义会(ELCM)的新任会督,他的任期会从2010年开始。

2. 另外,也恭喜黄迪华牧师考获其博士学位。他将在明年回到神学院执教。

还有一样要恭喜的,但是不能放在这里,有点不搭调,还是另外再放一篇。

(以上照片取自马来西亚神学院网页

Thursday, November 6, 2008

Obama,一个梦想的实现!


在308前的一天,在某个讲座中,有人问当天的主讲人,杨映波律师,马来西亚的情况有可能改变吗?他的回答,让我回味无穷。他说,50年前,若有人说美国黑人有机会当总统,那个人会被当作神经病、不正常。但是,50年后的今天,没有人会笑他了。

8个月后,这成为了事实,Obama成为了美国建国以来第一个黑人总统。黑人,从马丁路德金时代在美国社会面对诸多限制,到今天成为领导这个世界大国之总统,他们经历了多少的奋斗、全国的醒觉等。在马来西亚,我们还为着一个华裔成为某政府公司的“代”总经理而争论,为着路牌是否可以用除了马来语以外的语言而起意见。

50年了,我们还要另外等一个50年吗?我们等得到吗?

“我虽然黑,却是秀美!”(和合本,雅歌1:5)

Wednesday, November 5, 2008

《你怎么说?》,你怎么说?

《你怎么说?》被腰斩,政府提出了各种理由尝试将之合法化,其中是说该节目收视不好,不应该在该黄金时段播出。上周,我瞄了一下新节目,我很怀疑其收视会好过《你怎么说?》。《你怎么说?》主持人晓蕙自己播报了那新闻,有许多感触

看到这个方向全迷失的国家,谁没有感触呢?

其他相关新闻与部落格:
令人感动的媒体互助
《当今大马》的分析
《当今大马》的分析2
《独立新闻在线》的分析

Tuesday, November 4, 2008

穿衣服也没有自由?

一位青年身穿反内安法令的衣服出席屠妖节活动时,反而被刁难。难道,马国连穿衣服的自由也没有了吗?我们不能说,因为那是煽动;不能写,也是煽动;连穿也不行?那么,迟些,橙色衣服不能穿,因为与Hindraf 有关;黄色不能,因为与 Bersih 有关;反对党议员不能邀,否则会被腰斩;国会辩论不能问问题;路牌不能放其他语文......

要爱国,请问能不能?

马六甲这两个月

今天一早,在图书馆处理了一些论文的书目后,与郑牧师聊了一下,顺便从他的书房拿走(借走)一本书,然后就匆匆赶过去马六甲,开始年尾两个月的实习了。

一转眼,离开马六甲已经有一个月了,时间总在人不留意时溜走了。刚才在教会见到母女两人,女儿即将生产。与她们聊起时间的流逝,总是在看见孩子长大,及长辈衰老时特别明显的。最近见到同事那两岁半的孩子,前一次见面才是几个月大的婴孩。还有,外婆的生病也让我觉得她忽然苍老了许多。时间,原来溜得那么快!

下午用了一些时间收拾住处,把行李放好。忽然,觉得这个熟悉的地方(两年了)竟然有点陌生。求上帝赐下恩典,在这两个月中,能忠心完成所托付的工作,也好好向身旁的人学习。

Monday, November 3, 2008

全球焦点:美国总统选举

明天(11月4日)是美国总统选举的大日子,这肯定是全球的焦点。记得4年前,办公室那部可以上网的电脑,一直都是选举成绩的更新网页,就像是我国大选那么紧张!目前,所有民调都是黑人候选人Obama占优势,看来美国很有可能有第一个黑人总统!

这让我想起前几天在郑丁贤在《星洲日报》的一篇短文:

如果奥巴玛生在大马

有些日子,總是讓人心浮氣躁。

早上扭開電視機,CNN新聞不斷的提醒你,黑人奧巴馬快要當選美國總統。

打開本地報章,很多人卻說,華人不能擔任雪州發展局的代總經理。

我很好奇,那些反對劉女士擔任代總經理的人,他們也會同樣反對奧巴馬出任美國總統嗎?

日本的日產(Nissan)請巴西人卡洛斯戈恩(Carlos Ghosn)出任總裁時,是考慮他的膚色,還是考慮他的能力?

新力(Sony)委任美國人史特靈格(Howard Stringer)擔任主席兼首席執行員時,有沒有日本人上書反對,拉布條鼓噪?

種族主義在腦袋中盤纏,自己卻毫不知覺;這是馬來西亞很多人的悲哀之處。

我突發奇想,如果奧巴馬生在馬來西亞,他能夠做些甚麼?

或許,他可以是一位成功的律師;但是,他不會成為出類拔萃的政治家。

成功的律師很多,傑出的政治人物很少,尤其在馬來西亞。

一個國家能否偉大,在於這個國家的胸襟。

美國建國兩百多年,最成功之處,在於有容乃大,不拒絕任何能夠使它更加偉大的元素。

11月4日,看來美國會創造另一個偉大。
星洲日報/夜雨晨風‧作者:鄭丁賢‧2008.11.01

回到神学院

从星期六早上开始,家里就不能上网了,所以这两天没有写些什么东西。

今天一早,与弟弟吃过早餐后,便开车到神学院去。我约了兰瑛,打算一起吃午餐,为她庆祝生日。我先回神学院,拿了房间钥匙,原来宿舍都在油漆,那味道叫人蠢蠢欲睡!过后,与兰瑛、Desmond及小梅一起去吃午餐。我们竟然看错了menu,点了相当贵的一顿午餐。那个价钱,当然不能只为一个人庆祝生日,结果我预先为了另两位庆祝!这原来也是一个方法!

今天回来神学院主要是要借一些书,并且要利用Atlas下载一些资料,然后要复印一些Atlas所没有的供应的期刊文章(如New Testament Studies [NTS])。另外,我也约了Kar Yong一起讨论论文建议书,这是另外一个重要的目的。

这些目的总算是达到了。明天,要继续上路到马六甲,开始另外一个实习的阶段。期待这会是一个充实的学习旅程!

Saturday, November 1, 2008

论文建议书

今天下午,终于把纠缠已久的论文建议书“写好”。“写好”需要加上引号,因为它并不是真正的好,正如我的指导老师,Kar Yong 所说的,建议书只不过是建议书,并不要求完美。另外,引号也表达了我自知理亏,因为并没有按着格式把应该有的东西都写进去。“写好”顶多只是象征我暂时不会再加上些什么,也象征我可以寄出去。我只期待这能够成为与老师见面时的一个讨论平台。净莹告诉我,她的建议书就像拼图,我想,我的也一样,凑凑拼拼而已!真的要谢谢她,愿意把她的“拼图”与我分享,让我有一个参考,好把我的“拼图”弄出来!

针对所有处理的经文(哥林多前书8章及10章14-11章1节),我尝试拼凑的提出了一些要思考及研究的问题(未免读起来累赘,我把注脚去掉了):
a)保罗时期的哥林多是个怎么样的城市?他们的社会及宗教情况是怎么样的呢?他们敬拜什么神明呢?多元宗教对当地社会有多大的影响呢?

b) 学者认为《林前》第8及10章中有些经文(如8:1、4;10:23等)是保罗引用自哥林多信徒的话(他们写给保罗的信)。是否有引用句呢?若有,到底是哪一些经文呢?若能认出这些引用句,便能对当时哥林多的某些信徒对吃祭过偶像之物的立场有个初步的认识。既然保罗引用,是否表示他赞同他们的看法呢?

c) 在当时,吃祭过偶像之物的情况到底是如何的?一定是宗教仪式吗?还是有超越宗教的社会意义呢?

d) 讨论吃祭过偶像之物的经文涵盖了三章(8-11:1),在第8章中保罗似乎认为偶像并不算什么(8:4),但第10章他却严厉的说这是祭偶像就是祭鬼(10:19-22)。是保罗改变了立场吗?保罗在这课题的立场是否一致呢?到底他是在针对不同的处境给予劝告(Fee的看法)?还是这本来就是两封不同的信件呢(杨克勤的看法)?又或许是保罗一直都在讲论同一个立场,却是利用了修辞的方法来回应呢(Dawes的看法)?若保罗有一个一致的立场,那是什么呢?

e) 哥林多的教会是个怎么样的教会呢?是否是个分裂的教会?传统上认为这场争论是哥林多教会的内部争论,由所谓“强壮”或“智者”与“软弱”的人的争执,而保罗为了处理这事而提出了其看法及教导。然而,针对这点Hurd曾提出了一个深具突破性的观念,认为这场争论乃是整个哥林多教会与保罗的争论,“软弱者”只不过是保罗虚构的争论对象。换句话说,哥林多的信徒对吃祭物并没有什么挣扎,他们对祭物的问题乃是存着极其自由的观念;而保罗则站在反对的立场,为了争论而因此虚构了“软弱者”的角色。保罗的用意乃是要教导哥林多信徒有关耶路撒冷大公会议的立场。这个观念是否站得住脚呢?若真有智者与弱者?他们是犹太人吗?还是外邦人?是否是族裔的冲突呢?

f) “软弱者”是在良心上软弱,这是什么意思呢?这与《罗马书》14章之“信心软弱”者是否相似呢?

g) 当时的哥林多教会有犹太人吗?若有,他们对吃祭物的看法又如何?保罗是个犹太人,又是一个法利赛人,他的看法是否有犹太教的影响呢?早期犹太文献对这课题有什么看法吗?

h) 哥林多信徒是否有受什么哲学思潮影响呢?如诺斯底主义(Gnosticism)、斯多亚主义(Stoicism)、诡辩派(Sophists)、享乐主义(Epicurianism)等。还是,正如某些学者所建议的,真正影响哥林多信徒的乃是他们的神学思想,他们持守了一种“实现的终末论”,这是否正确呢?

如果Kar Yong认为这是值得处理的问题,看来它们将会陪伴我好几个月了!

Friday, October 31, 2008

宗教改革491年纪念日

今天是宗教改革491年纪念日,纪念马丁路德(Martin Luther)在1517年同一天,将著名的《95条》钉在德国威登堡教堂的门口,开启了历史的新一页。

在1519年,路德在Leipzig与Johann Eck辩论赎罪卷的问题,而对方将焦点转向教皇的绝对权威,路德清楚表达自己的立场,承认唯独圣经是最高的权威。当他被要求收回这样的声明时,他说:“除非我的良心与圣灵证明我有错,否则我不会收回这立场。这是我的立场(Here I stand),我不能再做什么,求上帝帮助!”

“唯独圣经”、“唯独信心”、“唯独恩典”及“信徒皆祭司”,这是后人整理路德思想时,认为最能代表宗教改革神学的方向。什么时候,当人以自我取代了上帝,以自己的看法、主张、方法等取代了上帝的话语、恩典及所赐的信心,宗教改革就仍旧需要进行!

注:一些相关的部落格贴文
Happy Reformation Day
Reawakening The 31 Oct
Reformation Day: Martin Luther at the Diet of Worms and KL

与旧同事叙旧

这次回来,大概有两个星期的时间,因此今天约了旧同事们叙旧一翻。

一转眼,自己离开这间公司已经约有两年的时间了。自己与这间德国制造电线的工厂,算一算已经有10年的感情了。10年前,那时我在大学第2年,申请了这间工厂的奖学金,当时与我面试的,就是我之后的上司,维修部经理。随后,连续几年,在大学假期时,都回到工厂去实习。毕业后,就开始在那边任职维修部工程师,前后5年半,一直到两年前因为要念神学而离开。之后,上司特别安排,我也有机会在神学院假期时,短期的回到工厂给予一些培训及进行engineering audit。

今天见到了一些旧同事,一起打了一场羽毛球,然后吃晚餐。其中一个同事把他两岁半的孩子带来。上一次见他时,他还是婴孩,现在已经两岁多,会走、会说话,还会胡闹,真可爱!这也让我感叹时间的流逝!与同事之间的话题显然少了,他们不太知道我的情况,而我也不知道他们之间的一些工作发展。无论如何,还是一个很好的见面机会。有人说,传道人一个最大的毛病,就是越来越少非基督徒朋友,这可能是真的,而我,就更要珍惜这些同事。

愿上帝赐福他们!

Wednesday, October 29, 2008

依旧是种族主义!

当纳吉说要检讨及废除新经济政策时,多份华文报章都以此为主要标题。然而,事实是否如此,现在仍旧言之过早。

单单在今天(28/10),就有好几宗以种族主义为主导的新闻了,叫人唏嘘。

首先是雪州发展局委任华裔刘秀梅女士为该局代总经理,竟然被属下6个职工会以她不能成为他们的“宗教精神领袖”而抗议。我完全不明白一个州发展局的总经理与宗教精神领袖有何相干!在面对全球金融危机的今天,这个国家的人民若仍旧眼光如此浅显,悲也!

另外,那只老马也呛声反对废除新经济政策中土著30%股权的固打。他最近意气风发,悲也!

在槟城,州政府在一些古迹地区置放多语路牌,以凸显我国的多元民情,却被指非议国语的地位,煽动种族情绪。这到底是什么思维,又到底是谁在煽动种族情绪呢?悲也!

如此浅显眼光的,我相信只是少数拥有私人议程的人士,但愿有更多全民视野的领袖与人民站出来,带领马来西亚走向更光明的未来!

Tuesday, October 28, 2008

这星期的生活

毕业典礼后,“假期”算是开始了,直到11月去实习为止。回到家已经超过一个星期了,基本上是蛮轻松的,但也显得非常懒惰了。在神学院一直都不可能睡得太迟(也不容许自己睡太多),在家睡眠的时间与质量都相对提高了,这是好事。

除了睡觉,当然还是有一些阅读的时间,但却不太能专心,也读得很慢,糟糕!几天前完成了曾思瀚的《传到地极--罗马书初探》(香港:基道,2008)。现在正在阅读:N. T. Wright的《保罗神学崭新观》(Paul: New Perspective;香港:天道,2008)及Stanley Grenz的《基督教伦理学导论》(The Moral Quest: Foundations of Christian Ethics;台北:华神,2004)。以目前的进度,看来是不可能在这个星期完成其中任何一本。

另外,前几天被Kar Yong提醒,我应该要把论文建议书提呈给他过目。上学期所写的东西,自己那关都过不了,怎么可以交上去呢?这两天也在重看一些资料及一些期刊文章,希望能把建议书修改好,但是现在却是不知所措!

每天晚上,我都会用一些时间包书。曾经有位老师告诉我,慢慢我会放弃包书这习惯,因为太多了,包不完!我每晚只包5本,希望能坚持到底。爸爸今天把他的书橱腾空,以便能摆放我的,然而,若毕业后被派到教会事奉,这些书一定会随着我浪迹天涯,到时他就可以重新把他的书上架了!

下个星期就要到教会实习了,这种悠哉的日子(赶写论文建议书,其实并不悠哉)很快就要结束了!

Sunday, October 26, 2008

外婆生病了

前几个星期,当我还在神学院的时候,外婆就因为胃出血而入院检查。住了好几天医院,做了不同的检验,身体状况依旧很差。

昨天,她回来家里休息,以便今天能给当心脏专科的表舅看看。她年纪很大了,身体很虚弱,不太能够走动。最近,胃口十分不好,而且也经常肚泻。昨天见她,时而呼吸也有点困难,手脚都有些肿胀,叫人担心。难得与她聊聊,她不时叫我为她祷告,这让我看得出她那份无助感,以及要依靠上帝的信心。

昨晚一晚她都没有睡好,泻了三次,而且呼吸很急促。表舅看了她,作了一些检查后,应该是肺积水,因此导致她呼吸困难,需要立即入院接受治疗。她离开家乡前,我再次为她祷告,第一次听见她在祷告时有所回应。

愿上帝医治她,减轻她的痛苦,也请朋友们为她祈祷。谢谢!

Saturday, October 25, 2008

改变与被改变

根据报道,纳吉日前放话,说他已准备好逐渐中止马来人的特权,并彻底结束1971年实行至今的新经济政策。他更说,“如果我们不改变,那么人民就会改变政府”。这似乎是自308以后,第一次听见巫统有期盼改变的声音。

然而,纳吉这番话可信度有多高呢?到底是政治说词,还是真有决心呢?他没有提供任何具体内容,也没有订下任何期限,这是否仍旧能吸引308后的马来西亚选民呢?希望尊贵的副首相兼后任首相,拿出真正的诚意,先从巫统内部树立起榜样,严惩那些极端种族主义者、对付如Utusan这种垃圾媒体、解决兴权会的争议等,他有太多的事情可以做的!记住,人民在看,上天也在看!

Friday, October 24, 2008

呈备忘反倒被捕

打开今天家里所购买的华文报章,竟然没有报道兴权会一行人因为提呈备忘录给首相而被逮捕的新闻。

为了配合下周一的屠妖节,兴权会一行人在其流亡海外的主席之妻子的带领下,将一份要求释放在内安法令下被逮捕的人士的备忘录提呈至首相署时,在警亭当场被逮捕。被带往警局的包括其主席之6岁大的女儿(警方稍后证实没有逮捕其母女)。一直到今天,10位相关人士仍旧被扣留,理由是非法聚会及参与非法组织。

从去年年尾的大游行开始,政府完全漠视这个组织的声音。这新一波的逮捕行动,将马来西亚的民主完全送进坟墓去!和平提呈备忘录也能被逮捕,这是完全不合理性的。

下周一是兴都教徒的屠妖节,象征光明胜过黑暗,而10月31日则是基督新教纪念马丁路德于1517年将《95条》钉在威登堡教堂门口而开始的宗教改革(Reformation)运动。在这样的一个日子中,我期盼黑暗即将过去,而走向公义、合乎真理及民主的改革能来临!

马来西亚神学院26届毕业典礼照片--更新

刚刚上载了上周末的神学院毕业典礼的一些照片,主要还是自己与毕业生的合照,也没有什么东西好看啦!哈哈!

永凯在他的部落格张贴了许多照片,而且他是当天的摄影师,可以直接进入礼堂。大家可以到这里看看那些精彩照片。

Wednesday, October 22, 2008

引咎辞职

《当今大马》记者,Wong Choon Mei 因为未查证而刊登了一篇据说是纳吉的竞选宣言的新闻(纳吉已否认了),而引咎辞职。身为一名经验丰富的记者,她犯上了一个致命的错误。但是,她愿意负起责任而辞职,这是崇高的职业道德勇气。有些人,虽然错了,却说辞职也无补于事,或说这不是我们的文化。这些人,该向这位记者学习!

希望她能早日渡过这“难关”,重新再来!

马国没有面对经济危机?

当全球金融专家都认为这次的金融危机比10年前的更加严重的当儿,就算政府公布了50亿马币的救市计划后,仍旧嘴硬说国家的经济依然强劲,投入资金只不过是要乘现在市道低靡,吸纳一些价值被低估的股票。当大家一厢情愿的以为那是动用2009年的财政预算,或是政府筹备金时,才知道原来是“借贷”公积金的钱来投入市场。这是拿人民的钱来从事高风险的救市计划。连50亿都拿不出来,政府的钱去了哪里?当美国用了7000亿美金,香港5000亿港币,荷兰100亿欧元(为了注资一间国际保险公司),我们这50亿又会有什么经济效应呢?

老马这次说的很对,马国能完全不被全球经济危机所影响,这绝对是一个神迹!期盼政府认真的面对实况,建立人民的信心是重要的,但是人民的信心需要建立在稳固的基础,而不是空头支票上!

新加坡的Sze Zeng在他的部落格上整理一些不错的基督徒领袖针对这次的危机所提供的意见,大家可到这里来阅读。

New Bible Study Magazine by Logos Bible Software

Kar Yong 在他的部落格介绍了一个新的圣经研究杂志,有相当丰富的资料。有兴趣可参:

the homilia of a budding NT scholar: New Bible Study Magazine by Logos Bible Software

Tuesday, October 21, 2008

2008年马来西亚神学院毕业晚宴

在上个星期五,神学院按着过去的传统,在早上有个差遣礼拜,勉励即将毕业的学生,并为他们祝福。在晚上,则举行毕业晚宴,招待毕业生的家人与朋友。今年,我们宴开57桌,比去年多了约20桌,场面非常热闹。

之前已经上载了一些照片,这里还有一些(谢谢永凯提供照片)。

Monday, October 20, 2008

昨日,像一道彩虹!

以下这首短诗,是Pakkin的女儿,8岁多的喜盈所写的,叫她父母喜出望外!

昨日歌- 喜盈
昨日,像一道彩虹,
雨後一會兒就不見了,
我還沒看清楚呢。


这里则是Pakkin的反思:

“恩典,有時也被我們的忙碌淹沒;親情,也被我們緊密的時間表盡吞。在你還沒看清楚時,恩典的痕跡已被遺忘,親人也一一遠去。一個又一個議程湧入,擠走我們欣賞恩典的空間;所謂數算主恩,也要很有效率,好讓我們有「空間」在另一個「要務」中尋找另一份「恩典」。只是,這又違背了恩典的精神。不是彩虹不見了,只是我們的視線被世界搶奪了而已。”

***********************************

记得有一次在神学院的教牧小组中,我们要一起分享过去一个星期值得感恩的事,要很具体的。老实说,我想不出来。是没有值得感恩的事吗?还是我把一切都当作理所当然了?还是我已经忘记了上帝的恩典?时间,一转眼就过,我还没来得及看清楚呢?恩典,同样也是如此,默默的存在,我却视而不见。还有亲情、友情,我都没有好好去珍惜,难道要“不见”了,我才惊觉自己仍旧未看清楚?

谢谢喜盈的诗,谢谢Pakkin的分享!

假期了!

过去两天,忙着协助神学院的毕业典礼事宜,从星期五的差遣礼拜,到晚上的毕业晚宴,然后就是隔天的毕业典礼(迟些多写一点,还有照片)。说真的,非常疲累!星期六的毕业典礼完成后,与几个同学一起去用餐,本来只是3个人(加上两个家庭),最后却是多了另3个朋友。无论如何,倒是吃一顿丰富又愉快的晚餐(当然还有两支红酒助兴,会再写一些,当然少不了照片)!回到神学院后,我开始收拾房间,这么一搞,竟然搞到凌晨2点了!无论如何,因今天(19/10)要回家乡讲道,一大清早就得开车,还是需要漏夜把房间收拾好。

今天一大清早,抱着非常不愿意起床的心情,慢条斯理的爬起来,看着正在熟睡的同房,倒有点羡慕他!最后一轮收拾后,把东西都放到车子上,还了钥匙,惊叹时间过得如此快!一年接一年,若一切顺利,明年就是自己的毕业礼了!短暂离开了神学院,走向熟悉的家乡,心情并不怎么样,只是一直抗拒着睡意,也同时在思想着抵达教会时要讲的信息。

载着整车行李回到教会,还有一些时间让我去吃个早餐,感恩不尽!发现教会多了一些不太熟悉的会友,有一些是我叫不出名字的。当中有许多长辈是看着我长大的,也经常流露出关心,这是令人感动的。上个星期回来拿车,鼓励了一位姐妹写部落格,希望她能开始,并透过部落格去学习分享(她曾受过新闻系的训练)。讲了一堂道,时间或许超过了一点,但大部分的弟兄姐妹都耐心的听完,有小部分也给予了一些肯定,愿上帝赐福他们。

下午,实在太累了,像死猪一样睡了两个小时。若不是晚上在布道所还有一堂崇拜,我是不愿意起床的!匆匆吃过晚餐后,别载了一些会友一起去布道所崇拜。那教会人数不多,今晚的崇拜大约有18人,多数是长辈。我有时怀疑他们是否听得明白,但是他们的耐心是值得尊重的!期盼这教会能继续在那小镇发挥见证,特别是对那70个主日学学生及约25位的青少年人!

假期的第一天,仍旧忙碌。明天,该是要好好收拾自己带回来的东西,特别是那3箱书(搬上车,再搬下车,搞到我气喘)!只有两个星期的休息,然后就要回到马六甲去进行年尾的长假实习,但愿自己能好好享受这难得的假期,也好好调整自己!

Saturday, October 18, 2008

马来西亚神学院26届毕业典礼

马来西亚神学院昨天举行差遣崇拜及毕业晚宴,今天则会举行第26届毕业典礼。这里有一些照片,迟些还会多写一点。

又有人在ISA下被捕!

一个令人惊讶的消息,又有人在内安法令下被逮捕!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Thursday, October 16, 2008

考试周

写这篇文章时,神学院的各样考试已经告一段落。这学期,我没有太多考试,而且都在考试周开始前就完成了。这一周,除了把专文写好,还有一些时间调整了一下自己近来较沉重的心情。这两天,躲在图书馆看书,一些同学以为我还在处理功课,有些则以为我开始处理毕业论文了。其实,都错了,把握这两天,在图书馆中翻阅一些平时想读,却又没有时间读的书,看看这些书的目录、前言及第一章,也算是一种享受!原来,自己是非常容易满足的。

刚才看见第一年的学弟、学妹们考完了他们最后一张试卷,为他们感到高兴,特别知道有好几位为了考试(及功课)是好几天都没有好好休息了。考试,是我非常熟悉的玩意儿。从幼儿园到大学,到念神学,我想,大大小小的考试没有一千也有八百吧!还记得大学最后一张考试前,蛮以为考试后会高喊自由,兴奋莫名,但真正的情况却是非常平静,没有多少激情,只是感慨四年的时间就这样过去了。

小时候,常会与别人比较,特别是与那位唯一能威胁我第一名宝座的同学,还记得有一次一个考试只拿60+分,心情非常非常低落,而那个学期就输了给他,只考第二名。第二个学期,轮到他马失前蹄,结果全年我险胜一分,哈哈,那是四年级的事了!想起来,当年的眼界太小了!想到圣经中有个记载,耶稣72个门徒传道有果效,非常高兴,但耶稣告诉他们,不要因为鬼服了他们而喜乐,要因为名字记在天上而喜乐(路10:20)。让我借用这个原则吧,不要因为成绩好而(太)高兴,要因为真正尽力了,并且知道自己有所学习而欢喜;同样的,不要因为考得不理想而(太)不开心,因为成绩永远不能说出太多东西(不代表一个人的能力,不能说明他/她是谁)!

Paul in Recent Research

四十不惑的部落格中,发现了这篇文章的连线,也在这里介绍给大家:John McRay, Paul in Recent Research

Wednesday, October 15, 2008

SMS!!!

当初,花了好长时间才教懂父母用sms,没想到我们尊贵的副首相早已经懂得如何用sms了!同时,也没有想到他与朋友的sms竟然会被刊登在网络上!

以下是《今日马来西亚》刊登的手机简讯中译版:(取自《独立新闻在线》

2006年11月8日(星期三)

沙菲宜至纳吉(沙菲宜致纳吉)日期:8/11/2006 02:59:31

--> 拿督斯里,拉萨巴金德的事令人不安。我能帮忙吗?祝好,沙菲宜

纳吉致沙菲宜(纳吉致沙菲宜)日期:8/11/2006 03:45:05

-->我今晚稍后时会和你谈。

沙菲宜致纳吉 日期:8/11/2006 03:45:31

--> 谢谢。

沙菲宜致纳吉 日期:8/11/2006 06:28:56

--> 今天见了查案警官。拉萨巴金德(右图)的处境严重。三个人牵连很大。拉萨巴金德的案子有得打,他的情况有挽回的余地。但是我们必须与拿督斯里会面,因为总的来说还有其他困扰人的课题。不过,不必担心。祝好,沙菲宜

纳吉致沙菲宜 日期:8/11/2006 21:06:11

--> 我已和全国总警长谈过。你可以代表拉萨巴金德,也可以在法院见他。

2006年11月9日(星期四)

纳吉致沙菲宜 日期:9/11/2006 12:45:30

--> 如果拉萨巴金德的扣留期到星期天,是否表示他会在星期五被提控或释放?我希望情况看来对他比较好。

沙菲宜致纳吉 日期:9/11/2006 13:11:23

--> 可能发生三种情况。第一,他们会要求扣留更久,我们会反对。第二,他们必须在星期五释放他;或者第三,在星期五提控他。警方把他带到他的办公室搜查文件,没有发现什么负罪的东西。现在他们正在录他的口供,过后搜查他的家。拿督斯里,情况还受控制。祝好,沙菲宜

沙菲宜致纳吉 日期:9/11/2006 14:09:03

--> 拿督斯里,拉萨巴金德今天得见你。沙菲宜

纳吉致沙菲宜 日期:9/11/2006 14:17:47

--> 今天傍晚6时30分在我八打灵再也的家。

沙菲宜致纳吉 日期:9/11/2006 14:18:21

--> 谢谢。

2006年11月10日(星期五)

纳吉致沙菲宜 日期:10/11/2006 15:14:31

--> 有什么关于拉萨巴金德的消息吗?

沙菲宜致纳吉 日期:10/11/2006 15:19:40

--> 拿督斯里,正在谈判有条件释放,否则警方需要延长(扣留)多两天或三天。我怀疑这是公关做法,因为他们不要公众认为重要人物(VIP)有优待。在这种情况下成为重要人物,是个责任。其他方面,我们都在依计行事。祝好,沙菲宜

纳吉致沙菲宜 日期:10/11/2006 15:27:01

--> 谢谢,据他太太说,他压力很大,如果最迟能在星期天有条件释放,那帮助很大。

纳吉致沙菲宜 日期:10/11/2006 21:35:52

--> 看了电视新闻。拉萨巴金德送去验脱氧核糖核酸(DNA)。不知道这是否必要。

沙菲宜致纳吉 日期:10/11/2006 21:40:19

--> 不必要。但我想那是因为他的肺部感染。他刚刚再次被送到国大医院。稍后会从内部线人那里知道更多详情。

2006年11月11日(星期六)

沙菲宜致纳吉 日期:11/11/2006 03:17:56

--> 拿督斯里,我刚才去了吉隆坡中央医院四楼。拉萨巴金德因为肺部感染入院:轻微肺炎及哮喘。这就是他几个月来胸部疼痛及莫名其妙咳嗽的原因。他由一名能干的医生拿督杰亚英德兰(Dato Dr Jeyaindran Sinnadura,医药部主任)照顾。他在这里休息总比在扣留所好。脱氧核糖核酸检验完成了,排除了他曾在罪案现场(也能排除亲子关系)。我得见拿督斯里讨论一些问题。祝好,沙菲宜

纳吉致沙菲宜 日期:11/11/2006 08:54:17

--> 有没有可能在星期天释放?

沙菲宜致纳吉 日期:11/11/2006 08:58:14

--> 届时警方应该释放他,但是我认为,警方受到媒体和公众的压力。其他因素必须亲自和拿督斯里谈。调查明智,我们争取释放的工作顺利。

沙菲宜致纳吉 日期:11/11/2006 09:26:52

--> 警方明天肯定会要求延长(扣留)。我会极力反对,因为过去几天对拉萨巴金德的调查已经完成了需要拉萨巴金德留在扣留所里的调查。其次,从昨天开始,除了脱氧核糖核酸之外,警方并没有多少工作和他有关。第三,我注意到警方昨天疏忽当其他三名嫌犯自由碰面,因此会损害他们后来的口供,因为他们可以“串供”。但是那也显示警方不再需要隔离嫌犯了,即使拉萨巴金德是被带上手铐。祝好,沙菲宜

纳吉致沙菲宜 日期:11/11/2006 11:46:48

--> 今天傍晚六点我可以在大使花园(Taman Duta)住家见你。

沙菲宜致纳吉 日期:11/11/2006 11:59:08

--> 好的,拿督斯里。上苍保佑,我会在那里。

2006年11月12日(星期天)

沙菲宜致纳吉 日期:12/11/2006 13:53:41

--> 延长(扣留)两天到星期二,到时他们得释放他,也许是有条件释放。警方要求整整14天。他有口讯。

沙菲宜致纳吉 日期:12/11/2006 14:06:23

--> 一会儿会传送给拿督斯里。

沙菲宜致纳吉 日期: 12/11/2006 15:10:17

--> 0320949418

2006年11月13日(星期一)

沙菲宜致纳吉 日期:13/11/2006 15:53:36

--> 我现在在他的办公室。又再搜查。总检察长不会愿意又打输另一宗官司。建议总检察长拖着,让拉萨获保释的情况下继续调查,是个好主意。

纳吉致沙菲宜 Tel: 60122143177 日期:13/11/2006 16:23:29

--> 搜查情况如何?

沙菲宜致纳吉 日期:13/11/2006 16:25:56

--> 我们给他们提供了所有东西,包括旧的掌上型电脑(PDA)和笔记簿,还有一些单据。没有可负罪的东西。

2006年11月15日(星期三)

沙菲宜致纳吉 日期:15/11/2006 13:21:32

--> 时态进展一如所料。那两名男警官被控一般动机的谋杀。拉萨的名字没在里面。女警官释放,但以紧急条款重新逮捕,要让她当控方证人(一如所料)。我估计拉萨巴金德会获得保释。我的四名律师正在观察谋杀案的程序。拉萨巴金德的事可能是明天。私家侦探打电话给我。沙菲宜。注:现在正从台北回来。

纳吉致沙菲宜 日期:15/11/2006 23:31:09

--> 那么他有望明天将获释?

沙菲宜致纳吉 日期:15/11/2006 23:34:38

--> 拿督斯里,我正从新加坡开车回来,今晚没有到吉隆坡的班机了。希望一切都好。有何指示吗?沙菲宜

纳吉致沙菲宜 日期:15/11/2006 23:36:52

--> 还没听到任何不幸消息。

2006年11月16日(星期四)

沙菲宜致纳吉 日期:16/11/2006 10:52:43

--> 有什么事,拿督斯里?我已经在法院了。

纳吉致沙菲宜 日期:16/11/2006 10:53:50

--> 今天别对媒体说什么。我过后会解释。拉萨巴金德会面对暂时性控状,但还有希望。

沙菲宜致纳吉 日期:16/11/2006 10:54:30

--> 好的,谢谢。

2006年11月17日(星期五)

沙菲宜致纳吉 日期:17/11/2006 10:50:30

--> 拿督斯里,您要和尤索夫再纳阿比丁(Yusoff Zainal Abidin)谈谈,这很重要,因为在总检察署里面,他比很多人更懂法律。我有信心他注意到了针对拉萨的微不足道的证据。拉惹马哈尼(Raja Mahani)及东姑阿利斯顿(Tengku Ariston)的案子应成为总检察长的指导标准。他们无法再承受另一场像在诺莉达(Norita)、阿利斯顿及拿督巴尔万(Dato Balwant)等案子的耻辱性败诉了。

纳吉致沙菲宜 日期:17/11/2006 11:39:46

--> 好的,会尝试。与此同时,尝试安慰他的妻子。她歇斯底里了。

沙菲宜致纳吉 日期:17/11/2006 11:41:29

--> 我知道,拿督斯里。我会尽力去做。祝好,沙菲宜

沙菲宜致纳吉 日期:17/11/2006 12:57:49

--> 拿督斯里,拉萨没有被送入医院。他肯定不舒服。他拒绝服食监狱的药,因为害怕有人搞破坏。吉隆坡中央医院的首席医生拿督杰亚对他们没有把拉萨带回医院感到震惊。您能向拿督拉兹(Dato Radzi Shek Ahmad)说这件事吗?我得见您谈些事,我认为这些事导致她的死亡。如果我对的话,那肯定令人震惊。沙菲宜

沙菲宜致纳吉 日期:17/11/2006 15:45:34

--> 拿督斯里,我在双溪毛糯监狱,我安排拉萨去大学医院(HUKL),他现在正在路途中。总监哈芝达鲁沙兰(Hj Darussallam)和副警监古纳斯加兰(Gunasegaran)非常乐意帮忙。沙菲宜

纳吉致沙菲宜 日期:17/11/2006 21:27:02

--> 帮我问候他。我常想着他。

沙菲宜致纳吉 日期:17/11/2006 21:34:44

--> 会告诉他。

2006年11月19日(星期天)

沙菲宜致纳吉 日期:19/11/2006 16:25:08

--> 拿督斯里,我要您的随扈慕沙副警监(Dsp Musa)打电话给我厘清一点。他没接我电话。沙菲宜

2006年11月20日(星期一)

沙菲宜致纳吉 日期:20/11/2006 13:02:33

--> 有什么进展吗,拿督斯里?沙菲宜

纳吉致沙菲宜 日期:20/11/2006 14:30:20

--> 还没。

沙菲宜致纳吉 日期:20/11/2006 14:30:38

--> 谢谢。

沙菲宜致纳吉 日期:20/11/2006 21:05:17

--> 拿督斯里,拉萨明天被转送到双溪毛糯医院,杰亚医生可做些事情吗?

纳吉致沙菲宜 日期:20/11/2006 23:04:50

--> 他何时被转送?

沙菲宜致纳吉 日期:20/11/2006 23:05:48

--> 明天。

纳吉致沙菲宜 日期:20/11/2006 23:07:01

--> 什么时间?

沙菲宜致纳吉 日期:20/11/2006 23:08:01

--> 也许上午接近中午时。

2006年11月23日(星期四)

纳吉致沙菲宜 Tel: 60122143177 日期:23/11/2006 13:46:51

--> 你的简讯写“纳吉以个人担保保释!”

沙菲宜致纳吉 日期:23/11/2006 13:50:00

--> 拉萨以一百万个人担保保释。这是个人担保(personal bond)。沙菲宜?我对那个错误感到非常抱歉。整晚没睡觉在准备。我郑重的道歉,先生。祝好,沙菲宜

纳吉致沙菲宜 日期:23/11/2006 14:00:25

--> 感谢上苍,至少他保释了,对他和家人是如释重负。

沙菲宜致纳吉 日期:23/11/2006 14:02:02

--> 拿督,您和他谈话前,我得向您紧急汇报。沙菲宜

纳吉致沙菲宜 日期:23/11/2006 14:12:32

--> 好的,但还没向要和他谈话。

2006年12月2日(星期六)

沙菲宜致纳吉 日期:2/12/2006 18:59:15

--> 拿督斯里,得到一些麻烦的消息,相当严重。你在大使花园吗?我们可以见面吗?祝好,沙菲宜

Tuesday, October 14, 2008

两岁了!



刚刚读了好友婉君的部落格,赫然发现他的宝宝已经快两岁了!生建、勤贵及振福,我这三位好朋友,先后结婚了,他们的孩子在非常接近的日期出生(11月至1月),若有机会一起从小一起玩,看来也能成为好朋友!他们三个小瓜当中,勤贵与晓微的孜祈是我唯一还没见过的。记得有一次神学院的小组中,有人问一个问题:如果我还有一个月的生命,有哪三件的事情是我要去处理的。那时候,自己的答案是如此:1. 那星期的讲章要出炉;2. 手头上正在看的书要读完;3.飞过去Miri看看我的好朋友,以及那位我还未见过的祈祈!

回想这几位好朋友,11年前大家一同进入大学。那时,大家的话题不外是学业、教会的事奉、一些神学讨论、未来的梦想等。最近与生建夫妇及振福夫妇相聚时,他们的话题都围绕在孩子的事情上,还有就是购屋子等,我差点不能融入进去!这是一个明显的转变,也是必然的改变。我欣然看见他们比我先走一些人生道路,先学一些我暂时还不需要知道的(慢点,可能在牧养时需要知道的),以后,我会好好像他们学习!

祝福我的好朋友,也祝福这三位小瓜健康成长!

注:照片中还有另一位小瓜,小厚恩(恒福与章童的宝贝女儿),也同样祝福她!前天也接到学妹,玫瑰的电话,告知她与加恩将在下个月结婚,太棒了!

语无伦次

难得在上周末回家一趟,观看了Astro的“就事论事”及TV2的“你怎么说”,碰巧,两个节目都是针对全面开打的马华党选。本来,对于民政及马华的党选一点兴趣都没有,虽然在308过后,他们似乎有点醒觉,但一进入内部党选,就开始讲一些自己爽的话,歌功颂德一番,叫人反感!

刚刚从部落格朋友,思想尊重那边读到一篇评论,推荐给读者。

翁诗杰语无伦次

全球金融危机,马国政府在哪里?

上周全球股市经历了惊涛骇浪的一周,各国领袖纷纷开会寻找对策,但还没有听见马来西亚政府有什么良策。香港特区政府首次动用5000亿港币外汇基金,准备随时救市。新加坡也表达关注整个局势。然而,我国政府却忙着准备各自的党选,把国家的未来不当一回事。

今天早上国会复会,在辩论2009年财政预算案时,竟然连一个内阁部长都不在里头,这种辩论又还有什么意思?新任财长不在,至少旧财长,还有第二财长、副部长等,连一个都没有!首相随后在一个场合说,马来西亚的处境比新加坡及其他国家都好,并不会受到这次金融危机的影响。他到底凭什么这样说?数据在哪里?还是信口开河?在一些国家中,经济处理得不好,国家首长随时可能下台,难道我们的首长一点也不害怕?

Monday, October 13, 2008

改变思维、面向未来!

“情感是自然浮現,不能直接改變,但我們可以透過改變想法去改變情感;當我們不再重視理性,當我們什麼也只看重感受,無視感受背後的理性,我們的行為抉擇自然受制於各類情感情緒──而其中,恐懼會是影響力最大的那一種。”

这是从Pakkin的最新贴文中所读到的一段话,觉得很有意思。在面对不明朗的未来,理性思考是重要的。理性帮助我们离开不稳定的情绪,不管那是自责、恐惧,还是其他的情绪(恐惧是极具破坏性的,这是真实的)。理性思考要求我们安静下来分析,并从过去的经验与记忆中寻找资源,同时学习新的应对处境之方法。我有一个朋友,有时会在意别人认为她太过理性,但在面对困境时,她却是常常能从比较客观、从大环境来看事情,为身边的人提供另一个意见。

世界生病了:全球金融体系面临崩溃的危机、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濒临破碎的威胁、政治不稳定等,很多理由叫我们恐惧及沮丧。我们还能盼望什么吗?Moltmann说,我们可以盼望上帝的国、盼望上帝荣耀的彰显!这一种盼望,不只是理性,更需要信心!

Sunday, October 12, 2008

Paul Tillich对宗教对话的基本立场

最近读了一些宗教对话的东西,以下是基督教神学家田立克(Paul Tillich)对宗教对话的基本立场。

第一,认同双方在宗教上的确是有价值的,所以对话是有价值的。
第二,预设着任何一方都能带着确信去表达自己的宗教基础,因此对话是认真的对立(confrontation)。
第三,预设有一个共同的基础(common ground)使对话和冲突成为可能。
第四,双方都能开放於一些直接指向自己宗教基础的批判。

若全球穆斯林与基督徒都能秉持Tillich所提出的这些对话之基本立场与原则,伊耶之间有更多有意义的对话,以致能彼此了解是指日可待的。

资料取自:赖品超:《开放与委身—田立克的神学与宗教对话》(香港:基督教中国宗教文化研究社,2000),页157。

Friday, October 10, 2008

金融危机!基督徒的观点是什么呢?


下午在图书馆作功课时,弟弟msn我,告知今天股市大跌,无一幸免!我没有买股票,对这投资机制也不太理解,然而最近的股市都趋弱,可能许多人都受到影响。如果一个国家的股市表现反映出该国的经济情况,那么我们的确不太妙,大概只有一个人会说没有问题

以下有一篇文章,尝试从基督徒的角度来看金融危机。

The headlines tell the story as recent days have seen the American economy and its financial system buffeted by seismic failures and the virtual disappearance of major investment banks. The debate raging in Washington these days concerns the form and extent of government intervention that will be required in order to restore stability to the financial markets.


Comparisons to the Great Depression are inevitable, but today's crisis bears little resemblance to the total economic collapse of the late 1920s. Capitalism is not in crisis and the fundamentals of the American economy remain strong. When President Franklin D. Roosevelt took office in 1933, the nation faced a genuine crisis and economic collapse. For the most part, the banks were closed and the nation was out of business.

Nothing like that is happening now, but the financial system is clearly in need of reform and realism. The fundamentals of the economy remain intact. These include American innovation, a dedicated labor force, strong consumer demand, vast natural resources, and unlimited intellectual capital. (全文

Thursday, October 9, 2008

冯荫坤教授《加拉太书注释》隆重出版,预订优惠中!


之前就听说冯教授正在重新撰写《加拉太书注释》,如今,终于出版了!以下是出版社的宣传:


簡介: 1552頁/16x22cm 本註釋是作者繼《羅馬書註釋》之後的另一傾力之作。它並非只是《真理與自由︰加拉太書註釋》(1982)及英文的加拉太書註釋(NICNT, 1988)的修訂版,而是比前二書更為深入詳盡的重新寫作,代表了作者對加拉太書的信息及書中眾多的釋經問題比以前更為成熟的了解。除了討論標準的課題外,導論部分還包括近數十年加拉太書研究的兩個熱門題目︰「本書的文學類型」評估了加拉太書的修辭研究;「保羅新觀的再思」則回應「保羅新觀」對因信稱義之傳統理解的挑戰。釋經部分根據原文仔細推敲保羅的原意,同時評估各種不同的解釋。作者一貫的目的,是要幫助讀者明白保羅有關「福音的真理」、信徒在基督裡的自由、在聖靈裡的生命等等重要課題的教導,從而活出結合教義與倫理的生活。

大家可以在这里读其试读本


看官们,有兴趣吗?

首相不竞选党主席声明

首相已经宣布不会竞选巫统党主席,换句话说,也是告老还乡的时候了。这里是他的文告全文:

1、我已在公共服务领域超过45年。我曾以公务员和人民代议士的身份,为这个国家服务。我曾以国会议员的身份服务,而最后能出任这片土地的最高执行官,我深感荣幸。我看着我国从一个小而穷的国家,成长至如今这个繁荣和先进的马来西亚。

2、虽然我们过去拥有成功的记录,但我坚信过去数年我国已走到了一个历史性的十字路口。我们必须为国家做出一些改革,我们必须进步和走向成熟,否则我们将面对输掉过去50年成就的风险。在此改革和转型的之际,我们马来西亚人都需比以往更团结。

3、在我过去的服务岁月中,我一直都本着良心做事。我永远把国家的利益置于最高。也因如此,我谨此宣布不会竞选巫统主席职。我不愿党和执政联盟分裂,而要它们续保团结与和谐。只有一个团结的国阵,才能让我国面对眼前的全球化挑战,并让大马成为繁荣和公平对待每个人的先进国。(全文

保罗新观的问题

这里是一篇文章,Mark A Seifrid, The NPP and Its Problems. 谢谢天鸣提供。虽然自己目前倾向保罗新观的立场,还是要介绍一些反对的声音的。

Wednesday, October 8, 2008

说话的艺术

以下的文章是朋友藉着电邮发给我的。之前已经看过了,但还是觉得有意思。文章的内容主要是谈如何说话,大部分人都会说话,但是却不是太多人会“说话”。坏话当然不好说,但好话也不一定都是好的。有些人会珍惜及欣赏你说的话,但有些人会将之糟蹋,有些则会误会。所以,不是好话或坏话的问题,而是如何说,怎么样说的问题,绝对是一门艺术。

自己会“说话”吗?这是一个很难回答的问题。以前在工作时,有些时候会把话说得很苛刻,就是现在在神学院中,偶尔批判一些事情的时候,仍旧如此。当然,这样是会让别人觉得自己骄傲,而我想这是我的一个毛病,不容忽视。自己仍旧在学习如何“说话”,即合乎真理,又能得着人心,大学问!谢谢生命中的一些好朋友,他们总是能忍耐我的胡说八道,而且还能明白,这绝对是他们的本事!

“一句话说得合宜,就像金苹果掉在银网内”《圣经.箴言》


好話 v.s 壞話 … 只在一念之間
作 者:劉 墉

說件 「鮮事」 給您聽──
有個丈夫跟太太親熱,撫摸著太太,很有情趣地讚美:
「妳的皮膚摸起來真細,絕不像四十歲的女人。」
太太笑:「是啊!最近摸過的人都這麼說。」
『啪!』 一記耳光。丈夫吼道: 「妳最近讓多少人摸過?妳老實招來!」
太太摀著臉,哭著喊:
「大家是這麼說啊!每個護膚中心的小姐都這麼說。」

這是真事,但是怎麼看都像笑話對不對?
問題是,當你細心觀察就會發現,我們周遭充滿這樣的笑話。
只因為一句話沒說對,就把喜劇變成了悲劇,把眼看就要辦成的好事變成了壞事。
「話」人人會說,只是不見得人人會說話;
有話好說,只是不見得人人說好話。

不說好話的道理很簡單──因為他沒有多想一想。
舉個例子:
最近我有個朋友,在他新居的後院搭了間工具房。
那工具房是買現成的材料,再自己拼裝的,
專門用來放剪草機、鏟子、鋤頭這些整理花園的工具。
可是我這朋友興高采烈地才拼裝到一半,
他的鄰居竟然隔著牆喊:「你亂蓋房子,是違法的。」
我這朋友氣極了,跑到建管處去問,
得到的答案是蓋十呎乘十呎以內的工具屋,不違法;
只有超過,才違法。
他回去量了量自己買的工具屋,是十呎乘十二呎,多了兩呎,
於是拿去退掉,換成合法的尺寸。

工具屋搭好了,他跑來對我說:
「我非要去糗糗我那鄰居不可,
我要告訴他中國人不好欺負,我去政府單位問過了,
現在搭的絕對合法,歡迎他去告!」

「你何必這麼說呢?」 我勸他:
「您何不換個方式,對他說:
『真是謝謝你,幸虧你提醒我,
不然我的工具屋多了兩呎,因為違法得拆除,就白蓋了。』
你不是照樣讓他知道你去問過政府單位,現在是合法建築了嗎?」

朋友想了想,覺得有理,照辦了。
結果不但沒有得罪鄰居,還交上了好朋友。再說個故事。

有個人和他太太為了一點小事吵架,要離婚,
起因居然不但不是壞事,還是好事。
那一天,他太太買到一條上好的石斑魚,特別打電話到辦公室:
「你離開辦公室的時候,打個電話回來,
我好下鍋蒸,這石斑魚,多一分鐘少一分鐘都不成。」
那太太想得很好,丈夫出門,她蒸魚,丈夫進門,正好上桌。
偏偏她丈夫下班的時候,才打完電話,
說要出門了,就碰上個客戶突然造訪,耽誤了二十分鐘。
「糟了!」 送走客戶,丈夫心想,
趕緊又撥個電話回家:「對不起,臨時有事,現在才能走。」

太太一聽,在那頭跳了起來:
「什麼?你還在辦公室? 你不知道魚涼了不好吃嗎?
你知道這條石斑魚多少錢嗎?」
丈夫沒多吭氣,匆匆忙忙開車回去,
一路想,一路急,加上晚了,餓,胃都急疼了,路上還差點撞了人。

進門沒好氣地說一句: 「魚涼了就涼了嘛!熱熱不就得了?」
太太也沒好氣: 「你是沒命吃好魚,以後給你吃涼的。」
兩個人當然 「吵翻了」,拉開嗓子吼,把孩又都嚇哭了,
一條好好的石斑魚,放在桌上,誰都沒吃,還差點離了婚。

你說,他們是會說話嗎?

如果那作太太的,能像我那搭工具屋的朋友,換個角度說:
「別急!別急!魚涼了,微波爐熱一分鐘就成了,開車小心點,我們等你。」
會說話與不會說話,常在那一念之間。
一念之間,他懂得忍、懂得退一步想,
想想壞話怎麼好說,狠話怎麼柔說,就可能有個喜劇的結局。
那一念之間,他毫不考慮地脫口而出,則可能是個悲劇的結尾。

雖然許多人讚美我口才好,但是我從不這麼認為,
而且覺得自己年輕的時候總是說錯話。
即使到今天,我每天晚上還是常把白天說的話想一想,
檢討一下,是不是有不妥當,
或者「有更好的說話方法」。

转载:人生自古谁无死!

从万牧师那边转载过来的笑话,放松一下!

人生自古谁无死

老师问学生:人生自古谁无死...你接下一句!

学生答:人生自古谁无屎,有谁大便不用纸!
老师很生气,叫学生罚站。隔年,老师又问回同样的问题...

学生回答:人生自古谁无屎,有谁大便不用纸;若君不用卫生纸,除非你是用手指。老师很生气,又叫学生罚站!

老师看见窗外下着雪,就遗憾的说:天上下雪不下雨,雪到地上变成雨;雪变雨来多麻烦,为何当初不下雨...学生又回复老师:老师吃饭不吃屎,饭到肚里变成屎;饭变屎来多麻烦,为何当初不吃屎...老师当场晕倒!

反思:创意让脑力运动,也会让人当场晕倒!

大限将至?

首相在新一轮巫统权力转移的方案出炉后,放话会在10月9日前公布去向。日前,他指出会在明天(10月8日)向国阵最高理事会汇报其决定。到底,他是否会宣布放弃竞选党主席一职呢?这也就变相放弃继续担任首相。还是他会给大家一个意外?但是他有给予意外的条件吗?若他真的宣布退位,当年老马那种情景还会出现吗?会不会有人出来抢麦克风,然后一把鼻涕一把泪呢?哈哈,那应该只是《老师嫁老大》的剧情罢了,明天应该不会出现。阿都拉也错过了让这一副画面出现的时机!

我们等着瞧吧!

Monday, October 6, 2008

轻微车祸


昨天是这个学期最后一个实习的周末,接下来就要预备考试及神学院的毕业典礼。大约下午两点半,我与Richard夫妇从马六甲驾车启程回神学院。平时,都是Richard驾车的,但由于前一晚没有足够的休息,结果由我来驾。

这天路上的车很多,因为许多游子回乡度过了漫长的开斋节假期,现在都纷纷回到都门。走到一半的路程时,天色开始转暗,接着就下起大雨了。一路上,由于下雨再加上车很多,我们都行驶得不快。在距离芙蓉还有约20公里处,前面的车忽然紧急刹车,而我们已经靠得很近了,雨水使到刹车系统不能正常发挥,结果就撞上了前面的车。当时,我不会紧张,但感觉上冲力是蛮大的,预算损害也不少。但是,惊讶的是对方的车只有一些磨损,虽然还是要给一些赔偿,但还不至于太严重。相反,Richad的车损害比较大。他将会拿去维修,过后我再赔偿他。我开玩笑说,大概他托我订购的《罗马书注释》将会免费得到了!

这应该是我第二次驾驶汽车时发生车祸。第一次是对方的失误,而这一次则难辞其咎。赔偿还是小事,倒是弄坏了朋友的车,内心有点过意不去。佳慧坐在后座,脸部也有一些轻微碰撞,擦伤了一些,希望不会“毁容”(她笑说已经嫁人了,没事)!人没有受伤就好,但是下次在雨天驾车,我大概也会有一些阴影了!

Sunday, October 5, 2008

客观分析、还原真相!


这是一个电视节目的logo。最近,这节目在短短一个月内两次被腰斩。为什么呢?会不会跟她的口号有关?“客观分析、还原真相”,这个口号在这篇国土实在叫人太过沉重了!

Friday, October 3, 2008

一时之气!

根据当今大马的报道,一位年轻部落客因为手机被印裔抢去,而在其部落格上写了一篇挑衅味道极浓的贴文,导致兴权会报警要求彻查。这位部落客日前已经向兴权会代表道歉,也向全国人民道歉。希望她真的从这件事上学习,也希望这事能够过去,因为当事人也真的得到了教训。

当我们面对不愉快的事情时,情绪总是会有所波动,发泄心头的不满有时是可以体谅的,但是却不能伤害到其他无辜的人。特别是在马来西亚这片多元种族、宗教及文化的土地上,我们需要更加敏感。经过了308,有一些人仍然冥顽不灵,依旧付诸于种族主义的煽动,为了就是不负责任的为自己捞取政治本钱,这样的政客需要被垂弃!人民在这样的情况之下,更应该敏感,免得成为了种族主义的帮凶。

但是,我们面对困境时,要如何发泄呢?内心的不满,不愉快的心情与感受,要如何处理呢?最近处理了诗篇137篇,这首教会尽量避免公开诵读的咒诅诗,作了一些反思。在我的释经文章中,我提到了3个神学反思。

1. 信仰是真实的,生活也是。但是信仰的某些宣告在特定的生活处境中可能是不协调的,但这不是叫我们去任选其一,而是要真实的去思考两者间的距离。这种距离,往往是我们对信仰及上帝的认识太过片面了。

2. 人在面对困境时是极其渺小的,需要一个外力的帮助,对基督徒而言,这肯定是信仰,是上帝。

3. 我觉得更重要的一点,我们的信仰原来是一个dialogical faith(对话式信仰),是可以把自己的不满、甚至苦毒带到上帝面前发泄,而不需要作门面功夫。奇妙的是,这种真实的关系,原来会带来医治的!

动怒时,不要太快对人说话,先向上帝说吧!

Thursday, October 2, 2008

部落客的十诫

以下的贴文转载自Ben Myers,是从天鸣的部落格发现的。

Richard points us to a list of “10 commandments for bloggers” which was drafted at a recent evangelical blog-conference, and which has attracted some attention in the news. There are just a few things wrong (ten things, actually) with this list of commandments; so I’ve decided to reveal my own Ten Commandments for Bloggers:

Thou shalt not confuse thy blog with the Gospel. Your posts are not beams of light into the darkness of cyberspace; they are not the power of God unto salvation; they are not even (thank God) a reforming influence within your degraded society.

Thou shalt not confuse thy blog with Jesus. No one imagines you to be a model of sinlessness; no one is particularly interested in your integrity or your godliness.

Thou shalt not confuse thy blog with a church service. Your readers are not your congregation, you are not the shepherd of their souls, your posts are not the bread of salvation. The first step towards healthy blogging is the recognition that nobody needs your blog.

Thou shalt not confuse thy blog with the papacy. Readers are allowed to disagree with you, or think you’re stupid, or cuss you in a comments-thread. How can you tell if you’ve confused yourself with the Pope? Just check whether your blog features a Very Serious List (VSL) of “commenting rules.”

Thou shalt not confuse thy blog with the Holy Scriptures. No one cares whether you’re infallible and inerrant. You can change your mind as often as you like – sometimes, you can change it two or three times in a single post.

Thou shalt not confuse thy blog with an electoral poll. Obsession with stats, or with schemes to increase those stats, is one of the first signs of the Very Wanky Blogger Disorder (VWBD).

Thou shalt not confuse thy blog with a corporate teamwork retreat. We’re not all equal team players, we’re not brainstorming together or creating mission statements, we’re not empowering one another or learning to respect and value one another’s differences. Just once in a while, you should go ahead and tell someone that their opinion is the dumbest thing you’ve ever heard. Go on. It’ll make you feel so much better.

Thou shalt not confuse thy blog with a university. No one expects your posts to be the product of years of careful reflection. The purpose of blogging is to express hasty, half-formed opinions, and to eliminate the customary time lapse between thinking and publishing.

Thou shalt not confuse thy blog with the school headmaster. Resist the temptation to create stupid and pompous lists of rules for blogging – and ignore anyone else who invents such rules.

Finally:
Thou shalt not confuse thy blog with God. If you ever catch yourself acting like God’s cyber-spokesperson, or if you ever feel tempted to describe your blog as a “Godblog,” just remember that God is not a blogger – in fact, She probably hasn’t even heard of your blog.

冯荫坤教授70大寿片段录影

在网络上无意中看到这个短片,是冯荫坤教授去年庆祝70大寿时的片段录影。

http://video.google.com/videoplay?docid=-5041713246179108395

You Raise Me Up!

"You Raise Me Up" by Josh Groban
*
When I am down and, oh my soul, so weary;
When troubles come and my heart burdened be;
Then, I am still and wait here in the silence,
Until you come and sit awhile with me.
*
You raise me up, so I can stand on mountains;
You raise me up, to walk on stormy seas;
I am strong, when I am on your shoulders;
You raise me up... To more than I can be.
*
You raise me up, so I can stand on mountains;
You raise me up, to walk on stormy seas;
I am strong, when I am on your shoulders;
You raise me up... To more than I can be.
*
There is no life - no life without its hunger;
Each restless heart beats so imperfectly;
But when you come and I am filled with wonder,
Sometimes, I think I glimpse eternity.
*
You raise me up, so I can stand on mountains;
You raise me up, to walk on stormy seas;
I am strong, when I am on your shoulders;
You raise me up... To more than I can be.
*
You raise me up, so I can stand on mountains;
You raise me up, to walk on stormy seas;
I am strong, when I am on your shoulders;
You raise me up... To more than I can be.
*
You raise me up... To more than I can be.

这首歌曲是今天早上灵修时重复聆听的。送给每一位在生命低潮的朋友!

http://www.youtube.com/watch?v=iJ1hLd8uLOw

我们可以刚强,因为我们所依靠的那位,是软弱的刚强者。祂是软弱的,因为祂曾那样无助的走上十字架,能体恤我们的处境;祂是刚强的,因祂胜过了罪与死亡,并真实活出一个为他者的生命!

最重要的客人!

今年首相的开斋节开放门户,迎接了两批最重要的客人,分别是40名部落客及约300名兴权会成员,他们都呼吁首相废除内安法令。

在首相眼中,他们是谁呢?绝对不是大人物,也不是有钱有影响力的商人,但是他们是有面孔的人民,每一个都是自己的故事,一段与马来西亚一起成长的故事。

首相大人,在你下台之前,会不会好好听听他们说些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