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December 31, 2009

新年蒙恩!

2009年的最后一晚,我人在实兆远,将在明天出席Desmond及兰媖的婚礼,并为Kar Yong的信息翻译。隔天,将回到KL,再南下Sg. Rambai。

在此,祝所有的朋友,新年蒙恩、进步!我们明年见!

Friday, December 25, 2009

《圣灵的洗:路加与五旬宗的圣灵神学》



早在这本书出版时,我已说过要好好阅读一番。8月份在基督教书展中把它买下,但却在上个星期才拿起来阅读。

这本书是叶先秦在中原大学的硕士论文,正如其所说,是第一本以汉语出版的五旬宗平信徒所写的学术著作(页15),主要探讨“圣灵的洗”这五旬宗所强调的教导,并其圣经基础,特别是注意路加神学的圣灵观。

这本书主要分为4章。第一章概述了五旬宗运动的历史与发展,作者也特别指出五旬宗与灵恩派(Peter Wagner等的分类)之间的分别。第二章则论述了灵洗论的争议,特别是处理过去五旬宗人士的释经角度,并他人对这释经面向的批判。第三章,作者主要介绍Roger J. Stronstad 及Robert P. Menzies 这两位五旬宗学者在近代的研究。两者都以路加神学的角度作为进路,前者强调路加的圣灵观是加力的圣灵观,而后者则专注于圣灵的启示工作。先秦认为这两者的努力成功为五旬宗的灵洗论找到合适的释经方法论。第四章,作者则处理灵洗与方言为凭据之争论。

我目前仍旧在阅读第三章。Stronstad的论点我曾经接触,但Menzies的讨论对我而言仍旧需要消化。特别值得一提的是,Menzies是一位新约学者,师承I. H. Marshall,博士论文收入在JSNT系列中。

希望在开始新的一年的事奉前,能把这本书完成。

Thursday, December 24, 2009

今年的圣诞!

自从念神学后,过去几年的圣诞节都在马六甲度过。今年,虽然不必实习,但圣诞节仍旧没有办法在自己的教会庆祝。

再过不到45分钟,我就会乘搭巴士到KL,然后林成兴牧师会来接我。今天晚上,会参加其牧养的教会(卫理恩友堂)的圣诞晚会,然后明天在这教会的圣诞崇拜证道。据我所知,他们每年的圣诞崇拜都是一个福音崇拜,希望透过讲台的信息,能够把福音与出席的会众分享。明天,有机会参与这事奉,心里充满战兢,也充满感恩。请朋友们为我祷告,也为出席的会众祷告。

明天,我的母堂将在新圣堂崇拜。这重建工程,自我中学时期就开始筹备,至到去年308前才获得批准。相信,明天在哪里崇拜的会众,都会带着感恩与激情。我无法与他们在一起,但来临的主日也有机会在新圣堂讲道,我的心情会怎么样呢?副堂的重建计划仍旧未获有关当局批准,难道,要等另一个308?

Wednesday, December 23, 2009

圣诞快乐!

再过两天就是圣诞节了,你准备好迎接这佳节了吗?家里的圣诞树布置好了?要送亲友们的礼物包裹好了?这一切都很重要,也很好,但,我们的心是否预备好迎接这佳节的主角呢?圣诞节的前四个主日为教会日历的将临节(Advent),正是要提醒我们预备自己迎接已经来临,并且还要再来的基督。今年,你的圣诞有什么主题吗?我的思考、默想,与传讲,都集中在基督的谦卑。

在这里,预祝我亲爱的朋友与读者们,圣诞蒙恩,平安喜乐!愿这圣诞不只是发生在你身外,也发生在你心!

Friday, December 18, 2009

传道人与会友的关系

前几天从一位神学院同学的部落格读到这样的一句话,“教会里面只有会友,没有朋友”(这是她在实习教会,听见一个传道人的“肺腑之言”,由于网络缓慢,恕我没有把链接放上来)。无独有偶,今天则在另一个朋友的部落格上读到主张牧师与会友之间应该保持一定的距离。什么距离呢?他没说,大概是安全的距离吧!

此外,也有一些朋友留言说,牧师必须保持距离,不要把自己的底牌揭开,否则会友不会对他尊重。另有人说,有些牧师与某一些会友特别好,称(干)兄道(干)弟,反而引起教会的小圈子,所以,牧师与会友一定要保持距离。

读着这样的贴文,我是很纳闷的。人与人之间必定是有距离的,而距离的大小远近,取决于彼此的关系。若一个牧师与会友的关系是“安全”的,距离也必定是“安全”的,但只拥有安全距离的牧养关系,有可能深入吗?这样的牧养会否只变成搔痒呢?

当然,若牧师在教会搞小圈子,成天只与几个有头有脸的会友在一起,那当然不成体统,而且,这也不是牧养。

自己即将踏入牧养的行列,我的牧养神学为何呢?在行政上,我相信团队事奉,而在牧养上,我梦想双向牧养。是的,这是个理想,而且这理想需要有假设有一个成熟的信仰群体。无论如何,成熟的信仰群体不是自有永有的,我们需要去培养。对一个传道人而言,双向牧养意味着他必须认识到,人与人之间总是彼此影响的,而且自己总有学习与成长的空间。在上帝的家里,传道人虽然被赋予职分去关心、教导、牧养上帝的群羊,但他也必须认识到自己也是可以被关心、教导和牧养的。对一个会友而言,他需要知道传道人不是上帝,传道仍旧有进步的空间,而一间成熟的教会,是可以与传道人一起成长的。

这样的理想会过份吗?有人或许会暗说:“看你何时碰钉子!”。是的,我或许会碰上钉子,但,朝这方向走过去,若真的碰钉子,还是值得的!

Thursday, December 17, 2009

收拾、出发!

过去几年,年尾这段时间都在忙碌于圣诞节的筹备,今年则不然。今年没有实习,而家乡教会由于在建堂,今年的圣诞节目也显得简化许多。那么,我忙些什么呢?

这一两天开始收拾一些书,打算在星期六时先把部分书搬到马六甲卫理公会的传道屋,暂时寄放在那边,待我正式搬进双溪南眉时,再过去领取。由于我的Myvi的空间有限,这次的行程就只能搬不多的书。今早,看着我这些年来所购买的书,真不晓得要把哪一些留下来,对我而言,它们是“一本也不能少”啊!

这星期六会到马六甲,晚上打算到英雄广场支持双溪南眉堂在那边的音乐剧演出,隔天则到双南堂参加他们的崇拜,并过后的欢迎欢送会。礼拜天会回去KL,在那边住一晚。圣诞节则被邀请到恩友堂,为他们的福音圣诞崇拜讲道。我正修订一篇信息,希望能兼顾培灵及布道,会太贪心吗?27日,我也需要在文冬堂讲道,只是晚上是否还需要在布道所分享则还未肯定。29日,我则正式搬过去双溪南眉。隔天,则马不停蹄的驱车去实兆远,以出席明年一月一日,Desmond及兰瑛的婚礼,并为Kar Yong翻译。2号,我则需要回到教会,以准备隔天的崇拜,并自己在新教会的第一次讲道!

愿主帮助!

Tuesday, December 15, 2009

《神学求生指南》

上个礼拜外出回来后,发现客厅里摆放着两箱书,是我从台湾校园邮购的,这大概是我今年最后买进的一些书。这几天晚上,我都在睡前阅读这些书的序言或第一章,其中不乏一些让我惊喜之处。




其中一本吸引我的书乃是M. James Sawyers的《神学求生指南》。这是近期汉语基督教出版界所出版的几本优良神学入门之作品。之前几本我觉得相当不错的作品包括余达心的《聆听:神学言说的开端》(校园,2008)及Colin Gunton的《如此我信》(基道,2009)。或许,也能加上萧保罗的《神学的视野:建构福音派的神学方法论》(校园,2007)。《聆听》的写作进路把焦点放在启示作为神学之起点这命题上,并阐述三一上帝如何在文化处境中有效的自我启示,而人,在面对上帝、认识上帝的时候,聆听乃是首要的步骤。Gunton的书则从三一上帝的角度,简单的论述系统神学中的一些重要议题如:上帝论、基督论、救赎论等。

Sawyers这本书的焦点不是一个重要的神学命题(如余达心)或简单论述主要的神学论题(如Gunton)。Sawyers的目标,是要写一本“神学导论”。就如圣经注释书的绪论,交代了某经卷的写作背景、文学体裁、历代诠释方向、文本批判等,作者也想写一本帮助读者在研究某些神学论题前,可以得到一些导论式的帮助。这本书分成三个部分,第一部分论述了神学的方法论,其中一章讨论了在现今是否仍然有神学的“新知识”。第二部分则是我很喜欢的,作者介绍了好几个基督教信仰的大传统,如东正教、天主教、信义宗、改革宗、卫理宗(阿米念主义)等。这一章正是作者的焦点,当读者对这些传统有了基本的把握之后,对接下来的神学论题之讨论,就不会见树不见林了。第三章则是一些简单的神学家及神学/哲学词汇的介绍。

在神学院时,许多同学对系统神学课抱着畏而远之的心,而这本书,或许真能如其名,能成为初学者的“求生指南”。

Monday, December 14, 2009

荣升为传道?

昨日到教会崇拜时,看见崇拜报告中有这样的一句话:“某月某日举行聚餐,目的为欢送某某某、欢迎某某某及庆贺汤鹏翔弟兄荣升传道。”这句话让我乍舌,啼笑皆非!

这句话不止是用词不当,恐怕在观念上也有问题。

第一,所有牧师传道与教会的弟兄姐妹都同属一个地位,我们与“他们”是弟兄姐妹的关系,只不过岗位有所不同、职分有所分别而已。这何来什么由“弟兄”荣升“传道”呢?难怪,教会有些人会把自己看低,同时把传道人捧上神坛;也难怪有些传道人把自己看成是教会的CEO,会友们只是下属!我要说,这观念彻底错误!

第二,这与昨天晚上我在另一间教会讲道的题目完全背道而驰。我昨晚引用《腓立比书》21-11,传讲一篇题为“谦逊:一种生命的态度”,圣经明说“基督反倒虚己(kenoō,倒空自己)……自己卑微”,我们成为其仆人的,怎么能够说是“荣升”呢?“荣升为上帝的仆人”?

第三,我与一些弟兄姐妹开玩笑。我说,若真的要有升/降的观念(我当然不赞成,看我的第一点),应该改成“弟兄降为传道”,然后“传道降为牧师”、再降为教区长、会长、会督等。为什么呢?因为传道人是仆人嘛,岂是升高呢?另外,这样的论调有教会历史的支持。在主后6-7世纪时,当时的大主教大贵格利(Gregory the Great)就以这样的一个称号称呼自己了:“众仆人的仆人”(The Servant of the servants)。当然,读过教会历史的朋友,一定知道就连这样的一个“谦卑”的称号,背后也是充满权力斗争的!

忽然觉得有点认同弟兄会的传统,“叫我为弟兄吧!”

Wednesday, December 9, 2009

身兼多职的朋友

上个礼拜到砂劳越时,好朋友勤贵全程招待我。我与他认识超过十年,是我非常要好的朋友。他对朋友忠诚,而且对信仰热心认真。

在诗巫时,我们有机会到卫理公会的福音书局逛逛。我在特价书的角落选了John Stott的旧著《当代基督门徒》送给他,谢谢他的招待,更谢谢他的友情。他无奈的对我说,自己已经好久没有阅读了。

他在学校担任纪律老师,而且除了教课以外,还得兼顾许多其他的任务,明天都需要忙至傍晚5-6点才能回家。除此以外,他在教会也身兼多职。他是一间国语教会的执事会主席、代会友领袖、建堂委员会主席及会友传道。由于他所参与事奉的教会是以伊班人为主,因此事奉的担子主要还是落在他的肩头上。再加上教会正在进行建堂,他需要陪同牧师到不同的地方筹款,一周至少有三个晚上要外出。他的女儿来年四岁了,而且他们夫妇也正预备迎接另一个宝宝。在这样的情况下,我可以体谅他缺少时间阅读的窘境。

在他老家做客时,他的妈妈对我说,明年他的二宝宝要出世,她希望我能说说勤贵,叫他放下一些事奉,多一点时间陪妻儿。我觉得很为难。只希望明年建堂工作完成后,他在教会的担子能减轻一些。我不知道该如何劝勤贵,只愿上帝赐福他手所做的工,并在这国语教会兴起一些新血来分担其担子。同时,也愿他能安排一些时间,继续阅读,让自己的事奉更有根有基。

Tuesday, December 8, 2009

加尔文神学部落格会议-所有文章

加尔文500周年神学部落格会议已经顺利“举行”。本来打算随着部落格会议文章发表的同时,也在这里转载,但离开神学院后,并不那么方便上网,慢慢也就跟不上其速度了。现在,主办当局把所有文章整理在一个贴文上,方便大家查阅,我也就在这里转载吧!

促成这会议顺利进行,天鸣功不可没,愿上帝赐福他前面的道路。

砂拉越之行(3)

在犀鸟之乡的第三天,我们的行程主要是去探访一些旧未见面的朋友。



我们先约了David 及菁萍一家人,本来打算另外约淑莺,但却难得有机会一起见面。我与他们自从大学毕业后就没有见面了。David及菁萍已经有了三个可爱的孩子,目前两人都在诗巫教书。淑莺目前也在教书,而且还很被器重。我们先约在卫理神学院见面,而我也有机会拜访神学院的图书馆。这神学院正在兴建新的校舍,相信在不久的将来能为教会预备更多牧养及研究人才。



下午,我们则约了籽霖与柳莹见面。他们都是我的学弟、学妹,同样是多年不见了。他们结婚时,柳莹有邀请我,但当时正在念神学,实在走不开。明年一月,他们将会迎接他们的宝宝,愿上帝赐福他们。

与好朋友见面,足足用了我们半天的时间,而这大半天的时间,原来只足够见两组的朋友!

Wednesday, December 2, 2009

砂拉越之行(2)

星期五早上,我们从民丹莪出发,到泗里街参加文顺的婚礼。同行的除了勤贵,还有Jimmy、理金传道及继清。这几位在大学认识的朋友,彼此要见面,似乎都需要等到有共同的朋友结婚时。若有一天,这些人都全嫁娶了,我们还会有见面的机会吗?




文顺是与我同一届的大学同学,大家读不同的科系,住在不同的宿舍,但因为参加同一个教会而认识。他为人诚恳正直,而且经常脸带笑容。当我们一起在团契事奉时,几乎所有对外的聚会,如迎新会、布道会等,他都是领唱的人选。他经过了几段刻苦铭心的爱情,终于在念神学时碰到一个愿意与他终老的姐妹。在婚礼中,他们透过一段power point述说大家的爱情故事,让人在欢笑中也体会到他们的认真。愿上帝赐福他们!




在教堂出席婚礼时,也让我碰见一位自从大学毕业后就未曾见面的姐妹,秀萍,她也即将在来临的周末结婚,我未能出席,也只有在这里献上祝福。另外,去砂拉越的前一天,我也接到好朋友,目前在纽西兰牧养的紫阳之婚讯,可惜也不能出席他的婚礼,愿上帝也赐福他!




当天晚上,我们到文顺家去参加他为朋友们所准备的烧烤会。我见到了他的姐姐与其家人,他们目前在吉隆坡定居与工作,而我将在圣诞节时前往他们的教会讲道,没想到在老远的砂拉越能碰到他们!世界,原来就是那么小。

Tuesday, December 1, 2009

砂拉越之行(1)




上星期四出门了好几天,到砂拉越参加一个旧同学的婚礼,同时也顺道探访一些朋友。

星期四早上8.50乘搭马航班机前往诗巫。抵达机场时,才发现我已至少3年没乘搭飞机了,而前一次去诗巫,则是4年前,好朋友勤贵结婚的时候。抵达机场后,对一些登机的手续也感到有点陌生了。




抵达诗巫后,勤贵也刚从美里赶到,并到机场接我。我们先到重新装修的诗巫福源堂参观。前一次在福源堂崇拜则是9年前了,现在整间教会换了新的面貌,里面的管风琴更是叫我大开眼界。此外,我们也很意外碰见天鸣及刚从神学院毕业的婉宁。他们俩都是我透过部落格认识的传道人朋友。天鸣明年将离职去进修,而婉宁则进入事奉的工场,愿上帝赐福他们。




Tuesday, November 24, 2009

去双溪南眉,大材小用?

开年会最后一天,各教区长宣读委任状后,明年各同工的事奉工场也已尘埃落定。事后,有人对我说,把我派去双溪南眉这个小地方,是“大材小用”,因为三个道硕毕业的学生,只有我一个被派到乡下事奉(另两位同学分别将在吉隆坡及关丹事奉),而且还要在一个没有大专学府的乡下兼任年会大专事工干事一职。哈,真谢谢这人的抬举。

派我到双溪南眉,真的是“大材小用”?我想,倒不一定!

首先,我不是什么“大材”,只不过是“瘦材”(但也有发福的现象),希望不是“废材”就好。

另外,记得曾经在神学院对一些朋友说,我希望以后牧养的教会是50人左右的。一来,自己的牧养恩赐并不强,小型的教会能给我有被塑造的空间。另外,若在小型的教会中找到几个愿意一起成长的朋友,可以与他们一起阅读、学习、彼此受栽培,那是一件美事。当然,在一间小教会,或许阅读、反省、思考的时间也多一点。然而,双溪南眉这地方虽然只有一条大街,但教会却不小。根据今年的年会报告,这教会会友约120人,崇拜人数则是90人,75%的出席率,算是相当不错。另外,还有少年军约45人,其中好多还不是基督徒呢!这是一间非常有潜能的教会。

此外,我的主理牧师是南部教区长,陈金发牧师。我曾经与他一起在马六甲堂配搭一年,彼此有一些默契,而且在实习的时候,多番得到他与师母的照顾。这次派司后,他说会放手让我去学习牧养,他只会从旁给予协助与指导。我想,我会期待继续与他一起配搭,向他学习。

双溪南眉虽然没有大专院校,但由于教会不算太大,这或许提供了要兼顾大专事工而需要跑动的空间。

最后,这教会对我而言有一些各人情感。记得还在念中学时,曾经参加过这教会重建后的献殿礼,当时看见他们的少年军在街道上步操及表演乐器,很是羡慕。念大学时,教会的短宣队也曾经路过这教会,还探访了当时在那边牧养的郑建发牧师。最近,我也曾到过那里给少年军小队长一个简单的培训。只是没想到,自己会有机会在这里学习牧养!

大材小用?绝对不是!

这就是坚持到底!

从东林。波波的部落格读到阿忠伯伯的故事,一个辞去工作,一路跟随赵明福,誓要见到沉冤待雪的一天的一个老伯。这是真正的忠于信念,坚持到底!

思问者所说的,有机会真想见见他,谢谢他唤醒这个冷淡的社会。

Monday, November 23, 2009

和丰卫理公会培灵会



上两个星期在吉隆坡开过年会后,隔天就与净莹驱车北上怡保,因答应了在和丰卫理公会带领两晚的培灵会。我们走了一些冤枉路,最终仍旧平安抵达怡保。我们的同学惠芬早已在教会等我们。抵达后,还未把行李拿下车,她就带我们去品尝出名的旧街场白咖啡。晚上,余自力教区长,霜霏传道也招待我们晚餐。由于刚刚才经过忙碌的年议会会议,可见教区长相当疲累,却仍旧亲自驾车载我们前往和丰,并陪我们到深夜,实在谢谢他。



和丰堂地方宽敞,但会友人数并不多。据说,今年初崇拜人数才大约十多人,在惠芬的殷勤探访及牧养下,目前出席崇拜人数约有四十人左右。惠芬不但勤于探访,也给予教导,并重整主日学等(可以从她的部落格看到她的一些牧养心得),愿上帝赐福这教会。



这次培灵会的主题是“复兴与神的关系”。曾有朋友笑我,小心培灵不成,变成培零!我可真有这种担心!我向出席者解释,我们与上帝的关系永远都是上帝为主动,是祂先爱我们、是祂先亲自来到我们当中寻找我们,因此,所谓复兴与祂的关系,首先必须现在这关系中。虽然如此,当上帝主动后,我们也有责任,在关系中,永远都是互动的。因此,两堂的信息中,我分别以旧约的大卫(《诗51》)及新约的彼得(《约》21)来分享,一趟注重“悔改”,另一堂则注重“委身”。希望这两堂的信息或多或少能帮助出席的弟兄姐妹。

Friday, November 20, 2009

第34届马来西亚卫理公会华人年议会会议

上个星期三至星期五(11-13/11/2009),第34届马来西亚华人年议会在吉隆坡联邦酒店顺利举行了。这是我第一次正式参加年议会会议,并且是以新同工的身份参与。过去,教会曾经献议我成为教会代表,出席年议会,但因为工作的缘故,再加上教会中有更为资深的领袖,我总是推辞了。去年,年议会会议在马六甲举行,而我在当地实习,也实际的参与了年议会的一些筹备工作,其中招待前来开会的同学更是我义不容辞的。

今年的会议由于没有选举,因此来得相对简单与直接。会议在联邦酒店召开,而我与一些新同工及实习的神学生入住卫理大厦,明天需要自行前往酒店开会。还好,两地距离不远,而且那几天都没有下雨,所以我与武忠及伟善都在早上步行出门,晚上步行回住宿地点。

第一天下午先在吉隆坡福建堂举行圣餐礼拜,并为新装修的卫理大厦举行奉献典礼。这大厦的装修工程用了马币五百万,期望能在往后的日子服侍更多人。当天晚上,在酒店举行了开幕礼,会议正式开始。当晚,我们三人抵达会场时,发生了一趣事。当时,我们乘电梯抵达会议厅,而碰巧是代表们用过晚餐,正要回房间。当电梯门打开时,礼貌上、逻辑上、理性上,我们都需要先让电梯里面的乘客先出来,然后外面的人才进去。可是,当晚的情况并不是如此,当电梯门打开时,外面的人,在一些牧师的带领之下,直接冲了进来,里面的人好不容易才挤出去,而武忠则被带到不知几层楼,再慢慢回到会议中心。我们大家是自己人,当然没有什么大问题,我们也只是一笑置之,然后这种情况看在别人眼中,形象尽失。见证?别说了!别忘了,当时许多“不守规矩”的牧师是穿着牧师衣,真遗憾!

第二天则是一般的会议程序。早上先有早会,由余自力牧师给予勉励。晚上,有一个介绍新同工的环节。今年神学院有五位毕业生,另有四位实习生,再加上三位转会的新同工,看起来阵容并不小。然而,今年退休、离职、休假的同工却更多,会长还是高喊:“不够人派!”。

最后一天,我们移步到甲洞卫理公会举行闭幕礼拜,由华勇会督证道。同时,大会也恭贺张焕祥牧师荣休。最后一个环节,是宣读2010年的委任状。我被派到马六甲的一个小镇,Sungai Rambai牧养,主理牧师则是南部教区长,陈金发牧师,我在今年曾与他在马六甲堂一起配搭事奉,蒙他与师母许多的照顾。另外,我也需要兼顾年会大专事工干事一职。离开了大学8年,从大专事工转到青年事工服侍,现在要回到大专事工这个事奉岗位,对我而言的确需要调整与重新学习(un-learn & re-learn)。其他毕业的同学也各有不同的事奉岗位,其中武忠在吉隆坡广东堂、伟善在关丹堂、晶祥在太平Pokok Asam,及丽云在怡保堂。愿上帝带领我们。


另参这里

Saturday, November 14, 2009

明年的事奉岗位

第34届马来西亚卫理公会华人年议会已经在今天中午结束,而各同工的事奉岗位也已经确定了。

我明年将在马六甲的一个小镇,双溪南眉(Sungai Rambai)开始我的牧养生涯,同时也要兼顾年会大专事工干事之责。迟一点再分享一下自己的一些感受。

明天将会再次北上怡保,晚上在和丰卫理公会带领一培灵会(朋友笑称我只能主讲“培零会”),主日也将在和丰堂讲道。接下来几天,则会在实兆远度过了。看来,又将会离开部落格一段时间了。

Tuesday, November 10, 2009

写在华人年议会会议之前

上星期蒙思问兄的安排,以及陈莉燕牧师的邀请,我到芙蓉信义会崇拜并讲道。这间教会之前的负责牧师是我神学院的老师,因此在念神学的这三年期间,我也多次到那儿崇拜,讲道还是第一次。当天领唱的姐妹选了唐牧师作曲的《无论何处去》,这倒给我一些感触。


明天就以新同工的身份出席卫理公会华人年议会为期三天的会议。毕业至今过了接近一个月,许多人问我以后的工场会在什么地方,或我想去什么地方,这问题,我从来都答不上。从小在卫理公会长大,知道这宗派的派司制度,也尊重这派司制度。我不会将这制度神圣化,不会把牧职部的决定当成上帝的旨意(虽然有些人士想要将两者等同,以便为自己的决定找到权威性的支持),但我也相信凡事都在上帝的许可之下(梁家麟在《无言上帝的仆人》一书中有蛮精辟的论述)。自己会被派去哪里,时间到了,自有分晓,对我而言,带着预备好的心态上路,牧养并教导上帝的羊群才是重要的。


14年前决志事奉上帝,直到今天将要正式被委派在某一间教会学习牧养,我知道上帝一定会带领。“无论何处去,我心已备妥”,我还不敢说得那么潇洒。我宁可说,“无论何处去,我无从选择”;“无论何处去,求袮带领我”。时候到时,没预备好,也得上路。在预备事奉的这条路上,自己曾经想按着自己的方式,自己的时间表去走,但,上帝有祂的方式,有祂的时间表。因此,未来的路,求祂带领,我也不必多牵挂。只愿自己能走到最后时,能像保罗一样说,我从来没有违背那天上的异象!为了要在末后讲这样的一句话,今天就要好好为上帝,也为着祂所托付的教会而活了,愿主帮助与带领!

天国是努力进入的?(太11:12)

一直都阅读《和合本》圣经的基督徒应该不会对这段经文感到陌生,也有讲员用这段经文鼓励基督徒要过敬虔的生活,除了心里相信,口里承认,也要有相应的行为。然而,这翻译却仍旧有商权之处。

《和合本修订版》就改变了原本的立场,把“天国是努力进入的,努力的人就得着了”的翻译放在注脚,而正文则是“天国受到强烈的攻击,强者夺取它”。

到底哪一个翻译更为贴切呢?华神的邱老师认为从文法而言,两者都是可能的,因此语义就需要透过上下文的文脉来决定了。当然,整体的圣经神学也是考虑的方向。

希望迟些能把对这段经文的研究与阅读感想再进一步阐述。目前为止,我认为《和修版》的修订是合宜的。这段经文的上下文是耶稣讲述施洗约翰,而约翰的生平似乎就是天国的写照,被“强烈攻击”,反之,原先的翻译则有点格格不入。

Zondervan Illustrated Bible Backgrounds Commentary之《士师记》网上阅读

请到这里免费阅读 Zondervan Illustrated Bible Backgrounds Commentary 之《士师记》注释,应该是有期限的。

Monday, November 9, 2009

转载:圣经里的Elah和Eloah

沙崙在其部落格发表了一篇短文,从语义学角度探讨希伯来圣经中“上帝”之称号,借此回应马国政府禁止基督教使用Allah这字眼之课题。

全文请看这里

声援蔡添强

几个星期前,蔡添强被地方法庭判咬伤警察罪名成立,罚款马币3000并坐牢6个月。法庭这判决明显是要结束其国会议员生涯。有趣的是,没有任何直接证据指证添强曾经咬伤那警员,不论是照片或录影。法官也只是根据“受害”警员(其实,我倒弄不清楚谁才是受害者)的供词下判,并且承认虽然没有确实的证据,他选择“相信”那警员,因为那警员看起来比较诚实。哈,我有点怀疑,这到底是法律还是信仰!

请大家到这里签名,声援蔡添强,并还司法界中立地位!

Tuesday, November 3, 2009

学习的机会

好久没有在这里涂写了。过去的周末与神学远老师郑牧师及同学水方兄到了怡保一趟。

除了是看看美女,找点美食,最重要还是参与怡保神学延伸中心的课程教学。这次的课程是教会历史纵览,同学们要在30个小时之内纵览2000年的教会历史发展,实在不简单。
 
郑牧师这次带我们同行,让我们稍微体验一下教学的滋味。我负责了教导启蒙运动之后的一些神学发展及教会的回应,而水方兄则教授20世纪后的新兴宗派及思潮。这对我们来说都是一个好的学习机会。另外,郑牧师也非常照顾我们,教课之余还带我们四处逛逛,并品尝美食,而且还是多次由他付钱!

礼拜天,蒙师兄笃荣传道安排,我在其教会巴占卫理公会分享了一篇信息。信息内容关于“悔改”,但自己的讲道时间却还是超时,这点自己仍旧未悔改!无论如何,谢谢他们的包容及鼓励。

明天,又得出门,而这主日则在芙蓉信义会讲道,又是一个学习的机会。

Tuesday, October 27, 2009

“All of You are One",博士论文下载

刚下载了这篇由Bruce Hansen撰写,2007年苏格兰St. Andrew大学的新约博士论文。这篇论文由两位新约大师,Richard Bauckham 及 Joel Green 指导。这篇论文探讨加3:28、林前12:13及西3:11的社会和谐面向。

会花一点时间阅读及尝试消化。我想,这对水方兄的神硕研究或许也有帮助。

请到这里下载

Monday, October 26, 2009

转载:The Autorship of Isaiah by E. J. Young

《以赛亚书》作者问题到目前仍旧有许多讨论的空间,E. J. Young 在这课题上是捍卫传统一位作者的立场。这里有一篇1967年的文章,可以一窥其辩论方向。

全文请看这里

转载:Why Arguments Against Women in Ministry aren't Biblical

今天,在某些宗派或地区,女性在教会的事奉岗位仍旧引起许多的争议,甚至有人引经据典来给予否定。新约学者Ben Witherington III 的博士研究正是针对这课题,他最近在其部落格刊登了一篇精彩文章,不容错过。

全文看这里

Sunday, October 25, 2009

转载:为何民联政府会在霹雳州被推翻

在10月28日的霹雳州议会召开之前,读到这样的内幕,真叫人捏一把冷汗,难道我们还能期待当天有奇迹?或许,奇迹是不会有太多民联州议会被逮捕吧!


全文请看这里

转载:回忆-写在重阳节

龚立人教授写了一篇精彩的文章,转载于此:


“人生到了某時候,就比較傾向回憶。回憶不是因為將來不屬於他(例如,他已趕不上急速步伐或時日無多),而是因為他發現這多年來的生命原來是這樣破碎、零亂或遺漏。破碎,是因為人生中實在有很多遺憾和失望。例如,年少時,我曾自豪地對父親說,「當長大後,我會駕車接你。」然而,當我懂得駕車和有自己一輛車時,他已經不在人間了。零亂,是因為我們每日都被生活拉著走,卻沒有自己的生活。例如,我們不斷要滿足工作的要求,也每月努力為一層答應我們帶來安舒的房子供款,但卻忘記了自己的嚮往和夢想。遺漏,因為人生不可以再來一次,過去就是過去,沒有補救的可能。縱使因過去就是過去,以致人有將來時,但那不可重回的過去使我們對生命中的遺漏只有歎息。”(全文

Saturday, October 24, 2009

Peter T O'Brien 《以弗所书注释》中译本

Peter T O'Brien 的《以弗所书注释》中译本已由美国麦种出版社出版,其英文版乃是Pillar Series,是被推崇的其中一本《以弗所书注释》。

朋友们若有兴趣一起购买,请于本月28日前让我知道。

汉译世界学术名著丛书

思问者那边看到这个网站的连线,里面有好多世界学术名著的汉译本,请不要错过。

这里下载。

Friday, October 23, 2009

Yeah!一个马华!

昨天马华上演今年度其中一场好戏,大团圆“结局”,至少是暂时结局。坊间已经有好多分析,认为老蔡是大赢家,老翁看起来也是赢家,但骨子里却输了,输了他人对他的信心,虽然嘴巴还不认,但其实是输了全部!老廖呢?看来也将是输家,看他昨天脸上无光彩,而且记者会不发一言,就能略知一二了。

接下来的棋子要如何走?看来老蔡会透过社团注册局恢复党职,而老廖就乖乖退位,酝酿下一次的党争吧!马华,就是要透过党争来生存的!

Thursday, October 22, 2009

重聚!

我们4个人上一次见面,应该是勤贵结婚的时候,那是4年前的事了!这期间,我几乎每年都到新山一趟,与生建及振福相聚,同时也在两年前的祷告大会见过勤贵,但4人一起相聚,这是4年来的第一次!

这次,为了我的毕业典礼,勤贵与晓微,并晓微肚子里5个月的孩子特地从砂拉越飞过来,而生建与本妃,带着他们的爱儿子轩,加上振福(可惜婉君与语熙不能一起来),从新山前来,那种相聚的喜悦,难以形容!




这张毕业照,是8年前我们从大学毕业时一起拍的。过后,生建与勤贵继续修读硕士学位,而振福与我则开始了工作生涯。几年后,他们陆续结婚,并生孩子,他们的孩子是相差1个月,陆续诞生的!8年来,大家似乎都更沧桑,但也更成熟了!更重要,大家都还继续成为主的门徒,热心事奉!


愿上帝赐福我的好朋友们!

谢谢你们!



上个星期神学院的毕业晚宴与隔天的毕业典礼,家人、教会的弟兄姐妹及几位最要好的朋友都抽空出席,分享了我的喜悦,也见证了我神学生涯第一个阶段的完成。其中有些人,谢了还有再谢!

谢谢父母、弟弟及阿姨前来出席,特别是阿姨在我忙着招待其他朋友时,代我接待父母亲。谢谢他们这些年来的支持与代祷。

谢谢文冬堂的弟兄姐妹,来回约5小时的车程,就是为了前来参加毕业晚宴,与我欢庆。谢谢陈英武牧师,才从泰北短宣回来,就与几位弟兄姐妹前来出席毕业典礼。

谢谢马六甲堂青少年团契两天都风雨不改出席。特别要谢谢志立与志永,用他们的新相机为我拍了许多照片(希望能早日拿到)。同时,也谢谢万福全夫妇的出席与祝贺。

谢谢林成兴牧师,单枪匹马前来为我祝贺。

谢谢陈金发牧师夫妇及刘孝端牧师夫妇,虽然不能前来,却送上祝福及贺礼。

谢谢我三位好朋友及他们的伴侣,这值得另外再写一篇!

当然,也要谢谢那两天协助我招待朋友的净莹,辛苦她了!还有谢谢净莹家人的爱戴,他们所送的礼物,我都很喜欢。

带着这些祝福,还有天父上帝的恩典,希望自己能走得更稳固、更远一些!

Wednesday, October 21, 2009

近况




差不多一个礼拜,这个时候才有机会上来部落格写写东西。

上个礼拜五是马来西亚神学院第27届毕业典礼,前一天晚上就有一个毕业晚宴。那两天忙着招待家人和朋友,电脑则被弟弟霸占了,连上网看看马华的“花边”新闻都没机会。接着,星期六及周日则陪同家人到居銮看看久违的婆婆,周日中午便启程回家。这两天,驾驶超过600km,车累,人也累。

星期一,再次驱车到KL,然后再用净莹的车到神学院,把剩余的东西收拾好,并把房间清理一番,然后就正式退房,离开神学院。过去几周,已经陆续把一些个人东西及书籍带回家,或寄放在净莹的家,但没想到剩余的东西仍旧把整辆车填满!回想过去一年,就是这样与这些东西共处一室,真难想象自己是如何度过的。

刚才下午才把东西从KL带回家,东西摆满了客厅,爸爸立刻变脸!这也难怪!看来,这又要花我好几天,才能把东西收拾好了!

迟些,派司后又得搬家,累人!

Thursday, October 15, 2009

叙别宴?






昨天晚上,学生会(应该是,好像是,大概是学生会吧!)为毕业生准备了一个欢送会,但由于与几位好朋友的叙别晚餐安排不到别的时间,在鱼与熊掌之间,只好作出选择。谢谢学生会(?)的细心安排,可惜未能出席。前两年,我都有出席,为学长们欢送,或许这样也好,为别人欢送,但自己的欢送会却低调缺席,假装潇洒!

昨晚与水方兄及武忠夫妇享用了“最后晚餐”。毕业后,水方会留下进行神硕研究,而武忠暂时也会留在芙蓉,我何去何从,仍旧未知。这一餐以后,不知什么时候还有这样的机会了。谢谢他们这三年的友谊,还有一起吹水的时间,这绝对是神学生涯的“优质(幼稚?)时间”!愿上帝赐福他们!

Wednesday, October 14, 2009

转载:养书架!

这是一篇有趣的文章,鼓励你也一起“养书架”!

-----------------------


有一天去高雄開會
遇見一位老學長
說到要教學生養書架

記得大學時代零用錢很有限
可是又很愛書 愛買書
只能買很有限的書 怎麼辦?
也不曉得是誰教的
我就給自己的書架分了幾類:
像聖經注釋、神學著作、靈修、禱告、護教學、倫理學、傳記、、、、、等
然後開始在每一分類添購書籍
因為財力有限,就去請教輔導、牧師
每一類的經典好書
有些工具類的書一時買不起
那時我有兩個妙招:
一個是自食其力--參加速讀聖經計畫
賺取讀完後的禮卷去買工具書
一個是利用生日找好友集資送自己生日禮物
省卻好友傷腦筋買禮物的時間跟精力
這當然只能找不會罵你的好友

很多人常說:買那麼多書又讀不完
當然也沒錯,可是許多經典好書想買時已經絕版
一個書架其實代表一個人的精神倉庫
倉庫中的東西不是每天都會動用
但是當你需要時,很快就可以拿到
而你在裡面儲藏些什麼
通常也表達你是怎樣的一個人
如果是空的,那你一定是個還有很大發展空間的人
如果堆的都是雜書,那代表你是個多元興趣的人
如果你的書架是經典好書的集合處
至少你是個有氣質的人吧!
當然最好就是三不五時進去挑一本好書品味一下
更好的就是每學期規劃一個主題
有計畫地閱讀

年輕時就可以開始
養書架

转载:再思教会的“白袍神学”

曾有一次,与水方兄闲聊。他谈及了教会的西方色彩十分强烈,难阻了中华子民归主。当然,我是赞成他的,教会的本色化还有漫长道路要走。然而,有些西方色彩的东西,却是有非常重要的意义,只不过是今天教会套用时,却忘记了其背后的神学,甚至将之“圣化”,进而被利用来满足某些人的权利意志,这是非常可悲的!

本来也想把“白袍”的神学,特别其社会面向的神学意义写出来,但由于水方兄已经写了,而且写得很好,就请看官们到这里阅读吧!

书本、笔记。。。

这两个星期,留在神学院的时间并不多,而留下来的日子,几乎都用来收拾房间。我的行李,比较明显的一箱箱的书及笔记。昨晚,看着这三年所累积的笔记及影印资料,不管是圣经科、神学、教会历史、伦理学等,我问自己到底学了些什么,我竟然答不上!答不上,是否表示我什么都没有学到呢?拥有书本与笔记是容易的,但拥有知识与智慧,却不然!

这个星期五毕业典礼后,我就会离开神学院,我不知道什么时候还有机会踏入校园,但,学习的生活是不能停止的。毕业后,期待在忙碌的牧会生涯中,仍然能够保持阅读、思考的习惯与生活,否则,这很对不起自己、对自己有期待的朋友、上帝,还有所购买的那堆书!

Tuesday, October 13, 2009

转载:再益,交给你了!

回教党输了这一场补选,对我而言尽然没有多大的感觉。或许是因为这是预料中事(堡垒区+超多的邮寄选票),又或许,是希望这对回教党,甚至民联能起反省作用。

RPK这篇文章,值得一读,更希望民联的领袖们能好好一读。谢谢西西流的翻译。
---------------------------------

切记!在上届全国大选中,选民并没有投选『给』人民联盟,他们投选『反』国阵的一方。这两者是有很大分别的。他们只是迁怒于国阵,把你的基础建立在仇恨,而不是爱是非常冒险的。这不是说人们需要你,而是他们不要另一边。(全文

Saturday, October 10, 2009

Free Online Access to SAGE Journal

前几天收到来自SAGE的电邮,他们再次开放其资料库至这个月尾,大家不要错过了。


Dear Mr Teng,
As a previous online trial registrant, we wanted to let you know that SAGE is currently offering free online access to its must-have content on SAGE Journals Online.
Register now and you will have access to:
  • more than 260,000 articles from more than 500 SAGE journals with content available from 1999-current until October 31, 2009!
  • one of the largest and most powerful collections of business, humanities, social sciences, and science, technical, and medical content in the world.
  • more than 25 research methods journals-from qualitative, quantitative, and mixed methods to evaluation.
  • 273 ranked journals including those from 10 of the disciplines SAGE is a market leader in: Communication, Criminology & Penology, Special Education, Industrial Relations & Labor, Political Science, Mathematical Psychology, Social Issues, Interdisciplinary Social Sciences, Sociology, and Urban Studies.*
You already have an account set up so all you need to do is activate this trial on your SAGE Journals Online account. Scroll down the page to enter your username 'psteng' and your password in the 'Sign in' section. If you have forgotten your password, simply follow the link on the 'Sign in' page to receive a new one. If you need assistance with your online access, please contact: onlinesupport@sagepub.co.uk.
Register Here
Activation only takes a couple of minutes and then you can access all 500+ SAGE journals on SAGE Journals Online, our award-winning online platform.
Sincerely,
SAGE Marketing
www.sagepub.co.uk

Friday, October 9, 2009

“我给你钱,你给我票!”?去你的!

副首相日前宣布拨款48万给3间华小,并且还说政府每年拨款160亿以提供华印小教师的薪金,“我给你钱,你给我票!Ok?(见报道

想请问副首相几个问题,
1. 这些钱是谁的钱?他私人的?政府?
2. 如果是政府的,而且是在国会通过的年度预算案,那么他只不过是执行工作,有什么值得夸口?
3. 这48万是3间华小乘着补选而提出的要求,如果没有补选,它们会得到这笔拨款吗?
4. 华小的拨款是要在补选、大选期间才拨出的?
5. 华小的拨款占全国小学的多少百分比呢?是否与华小之数量成正比呢?如果是,为何华小还需要经常向外筹款,而巫小却不用呢?

你给我钱,应该的!我给你票,慢慢等!

毕业=空闲?

今天回到神学院后,一直都没有机会休息,早上的崇拜、下午与院长见面,然后就是community life meeting,一场接一场。晚上在图书馆时,一位同学惊讶的看着我,问说:“你还有考试?”似乎说毕业生不应该出现在图书馆!回到房间,泡了一杯咖啡,另一同学问我,“难道你还要赶功课?”毕业生,都似乎被认为是空闲没事干的!

真的空闲吗?看着我凌乱的房间,我不知道要花多少时间来收拾!此外,周末的事奉,下周的毕业活动,以及到12月第1个礼拜的事工安排,都叫我预见毕业并不等于空闲!

9/10:马六甲,婚礼彩排
10/10:马六甲,婚礼、婚宴
11/10:马六甲Bukit Beruang布道所奉献典礼
14/10:毕业欢送会
15/10:毕业差遣礼、毕业典礼彩排、毕业晚宴
16/10:毕业典礼
17-18/10:Kluang,探望婆婆
19/10:神学院,收拾房间
30/10-1/11:怡保,协助郑牧师教导一堂教会历史(神学延伸课程TEE)。主要范围是启蒙以来的理性主义抬头,教会如何回应。暂时拟定从士来马赫(F. Schleiermacher)、立敕尔(A. Ritschl)、巴特(K. Barth)、R. Bultmann(布特曼)及田立克(P. Tillich)为主要代表人物。这个学期修了一门“现代神学”,会有所帮助,但还是要从教会历史的角度来给予论述。
8/11:芙蓉信义会讲道(有待确定)
11-13/11:KL,华人年议会会议
14-15/11:和丰(Sungai Siput),培灵会及主日讲道。在那边牧会的同学知道我的灵性不好,特地邀我去带领培灵会,用心良苦!
15-17/11:Sitiawan,见家长!
26-30/11:Sibu/ Sarikei,参加好友文顺传道的婚礼
4-6/12:马六甲,协助婚礼

主啊,叫我如何数算自己的日子,好叫我得着智慧的心,阿门!

Thursday, October 8, 2009

旧同事相聚



刚过的星期日,在马六甲实习完毕后,便驱车赶回神学院,把之前收拾好的一些行李(最主要的还是三箱书)搬上车后,便赶去KL与净莹会合,以便晚上出席一位旧同事的婚礼。这是几个月来第二对旧同事的喜事。第一对(Thina & Joo Lian)由于在星期日早上,我无法出席,而这次(Mike Wong & Li Na),我不想缺席。净莹也陪我一起出席,正好把她介绍给一些朋友认识。



Thina 与 Mike 算是和我同一批进入工厂的(他们比我迟了几个月而已),是同事中关系相当好的朋友。这次也有机会与好一些旧同事见面,特别是一些比我更早离职的朋友,这显得特别有意义。大家见见面、吹吹水,分享了一些近况,这是件享受的事情。


星期二,从KL回文冬时,路过以前工作的工厂,进去与前上司谈谈话,这一谈,就谈了一个小时。这次见面,不谈工作,只是分享生活、一些观点,哈,还与这位无神论的上司聊聊何谓灵性!临走之前,他问我是否有时间回去做一些engineering audit。离开了这一行三年了,上一次回去工厂也大概是一年前了,我真的没有把握能提供些什么专业意见。再看吧,接下来两个月的周末已经快填满了,若真的能够安排,而他们又对我有信心,我还是会回去看看的。

常听别人说,成为传道人的其中一个危机,是越来越少非基督徒朋友,我想,这是可能的。因此,我更珍惜这班同事,珍惜他们在我面前,不必穿上属灵的伪装与面具。基督徒,有些时候需要向他们学习!

Wednesday, October 7, 2009

收拾、回家!

今天回到家,带着3箱书及一些比较小型的行李。星期四将回到神学院,下午和其他毕业生与院长见面,星期五则过去马六甲,协助一年轻会友的婚礼。这几天,写部落格的习惯可能会受影响了(其实已经受影响了)!

Friday, October 2, 2009

最后一次小组聚会



昨天晚上,我们的教牧小组一起用餐,这也是我们最后一次的小组聚会。James 特地为这聚会做了一个cheese cake,谢谢他。



我也乘着这个机会,把一本装订好的论文送给小组老师兼我的论文指导老师,林家扬博士。谢谢他这几个月以来的耐心指导。我们都在想,我会否是他第一,也是最后一个中文部(用中文书写论文)学生呢?等着瞧吧!

跌出200名了!

Biblioblog Top 50 刚刚公布了9月份的排名,榜首位置仍旧是Jim West的部落格。

Unworthy Sinner 从8月份的184跌至上个月的210,下跌了26个排名。虽然Alexa的排名有所上升,但在“上升慢等于下跌”的市场原则下,还是下跌了。

无论如何,谢谢每一位前来阅读、留言或游览的朋友。排名对我而言,只是另一个“吹水”的话题而已!

Tuesday, September 29, 2009

“我父做事直到如今,我也做事”

上个周末,与神学院的几位老师及同学一起出发到关丹,与当地的教会一起庆祝神学院三十周年纪念,并于主日在一间教会分享进入神学院就读的经历与见证。礼拜天,回家乡一趟,看看家人,并驾了一辆车前来神学院,为学年结束(毕业),要把行囊(好机箱书)搬回家而预备。昨天下午,到KL找净莹,并与她一同出席唐崇荣牧师的查经聚会。

已经三年没有持续参加唐牧师的聚会了,他老人家神采依旧,信息仍旧激励人心。昨晚他所查考的经文取自《约翰福音》5:1-18,耶稣医好38年瘫子之记载。他花了好一段时间解释第17节,“我父做事直到如今,我也做事”。犹太人质疑耶稣怎么能够说天父在安息日也工作,《创世记》岂不是清楚的记载,上帝在6天创造后,第7天休息吗?唐牧师的解释乃是,上帝的创造工作(creation)在第6天停止了,但祂的护理之工(providence)却从来没有停止,因此耶稣乃是提出了一个新观点,而犹太人不能接受。因此,这里的“工作”乃是指向上帝的护理之工。净莹则认为,这里的工作是指向“救赎之工”(salvation)。当然,救赎之工也可以被视为在护理之工的一部分(甚至是最重要的一部分)。

然而,犹太人真的认为上帝在安息日不工作吗?这似乎不尽然。一些拉比文献其实已经指出了上帝护理的面向,但并不能视上帝为冒犯了安息日。犹太人把生命的赐予与收取视为上帝的工作,因此若安息日也有生命诞生或死亡,这也就说明了上帝仍旧工作。因此,这并不是犹太人反对耶稣的主要因素。

犹太人所不能接受的,不是上帝在安息日仍旧“工作”,而是耶稣“工作”的理由竟然是因为“父”也工作,因此祂也“工作”,与父一样!这才是革命性的宣告,更是致命的宣告!为什么?神学理由当然成立,但耶稣这样的宣告,也把诠释律法的权威从法利赛人的手上夺过来,这可能是最致命的!人真的会为真理的缘故而抵挡另一个人?还是为权力、地位的缘故而出手呢?

若我们活在耶稣的时代,或许反对祂的也是我们,是吗?

Friday, September 25, 2009

Wright and Dunn Video on the NPP

从Michael Bird的部落格看见这个贴文,并上载了一段10分钟的录影,当代两位“保罗新观”(NPP)的大师针对NPP近期发展的演说。

Thursday, September 24, 2009

邓绍光:《教会不在场:崇拜、宣讲与牧养的再思》



Pakkin的部落格中得知邓绍光教授的新书,《教会不在场:崇拜、宣讲与牧养的再思》将在10月份出版,这书将被加入到我的wishlist之中。对一个新鲜传道人而言,我会期待从这本书中被提醒。

Wednesday, September 23, 2009

基督与多元宗教处境

今早把论文呈交到教务处,过后又在黄迪华牧师的基督论班上报告。在一个系统神学的班上报告一篇释经文章,并不容易。其中最明显的乃是所提及的学者如N. T. Wright, Gordon D. Fee, Gerd Theissen等,都不是系统神学家。

黄牧师所关注的乃是在一个多元宗教处境中,基督信仰如何发出声音。我必须承认,我的报告范围可能并不直接碰触其关注的核心,而这也是我需要更多的思考的。刚才在班上提及了Wright的一篇文章,One God, One Lord, One People: Incarnational Christology for a Church in a Pagan Environment,有兴趣的同学与朋友可以到这里下载。

由于是基督论的课程,我也尝试针对这段经文提出3点基督论的发展可能性。
1. 保罗在《林前》8:6 重构了犹太人的“示玛”(Shema),提出了“基督论式的独一神论” (Christological Monotheism)。

2. 保罗在《林前》8-10章中一个稳定的概念,特别是第9章中,提出了一个为了他者而放弃权利的概念。其背后的思考乃是“虚己基督论”(林前11:1)

3. 在《林前》10章1-22节中的洗礼与圣餐的预表,指向了“新出埃及”的图画,也指向了基督的先存性(preexistence)。

可见,保罗在处理第一世纪哥林多信徒在一个多元宗教的环境中所面对的一个真实的问题时,其考虑的面向乃是以基督论为主导的。不要参与祭祀的餐饮,因为基督已经为我们而死;在参与社交性质的餐饮时,不要使弟兄姐妹跌倒,因为基督也是为他而死的!

Tuesday, September 22, 2009

好撒玛利亚人的比喻,另一个焦点

刚读过一篇贴文,作者因着自己的处境而将自己套入《路加福音》10:25-37中,作了一些反思。她的感受是真实的,也是困难的。然而,在阅读其反思时,却也让我从另一个自己从来未有想过的焦点来看耶稣这出名的比喻。或许,需要先声明,这反思没有针对任何人的动机,纯粹是面对经文与处境的一些感想。

诠释比喻时,需要知道比喻只有一个或两个主要信息,过度诠释容易叫人模糊了焦点,注意旁支而忽略了重点。然而,从一个“灵修”的角度来阅读,然后再对焦主要信息,也未尝不可。

两个没有停下脚步的祭司与利未人都是宗教人士,在这个比喻中,耶稣有意选择他们这种身份来批判,主要是因为前来试探耶稣的乃是一个律法师(与祭司和利未人属于同一个范畴的人物)。我们常会说,他们当时可能是要赶去耶路撒冷,可能是当时当值的宗教人士,因此不愿意停留下来帮助那位受伤的人。这个猜测是合理的,因为这可能也是耶稣批判的焦点--他们拘泥于律法的字面要求,却忽略了律法的精意。

或许,我们可以尝试走远一点。这两位仁兄,他们真的是如此冷血吗?他们经过这个奄奄一息的人士身边,他们的感受到底如何?他们或许曾放慢了脚步,打量了这个受伤的人,他们知道这人需要帮忙,但他们却有任务在身。停下来,固然能帮上忙,但,圣殿那边的工作又如何呢?当他们如此走过去时,内心可能深深在自责。他们有没有可能曾经回头呢?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们是否应该给他们多一点体谅与包容呢?在教会中,或许每天都有许多弟兄姐妹正在为不能达到某些“要求”而自责,他们看见我们时,是觉得被接纳,抑或有更多的责备呢?

回到这比喻的主要教导,耶稣是在诠释爱上帝、爱邻舍的时候提出来的。学习在爱他者身上去实践爱上帝的生命,这是我们的焦点。有些人走得比较快,有的比较慢,但,都是在学习的过程中。若祭司与文士自认为很爱上帝,而不看那伤者一眼,这比喻批判了他们;但若撒玛利亚人认为自己做得很好,而看不起因软弱而暂时不能停下脚步的人,这比喻也同时给予他批判!若是保罗在场,他或许会说这不过是野橄榄呢(罗11:17-24),撒玛利亚人是站在前者的软弱上,所以也没有资格骄傲!

我们都在学习,愿基督的爱激发我们(林后5:14)!

Monday, September 21, 2009

2009年“书说恩典”基督教书展(2)

书展过了差不多一个月了,现在才来写,似乎过时了!无论如何,只是想分享一下这次的收获,及一些初步阅读的感觉。


这一个帖文,先分享一下在华宣书摊的选购吧!华宣,前几年都能在这里选获一些华神出版的书籍。可能要买的都买了,今年的新书倒不怎么吸引我,但却意外让我发现中原大学与台湾基文联合出版的几本好书,结果都买下来了。


还未分享这些书之前,应该讲一下对华宣的行销感受(与其说这是抒发感受,倒不如说是写给有关方面看的,这是因为在书展时有一编辑告诉我,他们曾经内部传阅我的一些贴文。若是如此,希望华宣也能看到)。记得第一届基督教书展时,华宣全场给予50%折扣,而且书的标价是非常合理的。虽然过后几届也有给予50%的折扣,但书价已经先行提高了。当然,还是比在本地书店购买来得便宜。这次,书价依旧标得很高(不再是直接兑换新台币,而是与本地书价一样),然后还要购买30本以上才给予50%折扣,这数量对许多独自去购书的读者而言,是难以想象的。当然,我知道他们前来这里的成本是很高的,但把价钱抬高,再给予“50%”的折扣,这似乎是一种“欺骗”,其实,老老实实的用新台币的兑换价,然后给予25%的折扣,这口号虽不吸引,但却是“诚实”!相对于另一家书摊的5本40%折扣,这里的30本50%折扣也显得诚意不足!


好啦,还是说说自己买了什么书吧!
1. 曾庆豹、谢品彰主编:《解--经:圣经经文的释义与诠释》(台北:基文,2008)。这是一个学术研讨会的论文集,我曾在这里分享了其内容,能把它买下是值得高兴的。


2. 约翰。卡普托(John D. Caputo):《耶稣会如何解构?:后现代主义给教会的好消息》(What Would Jesus Deconstruct: The Good News of Postmodernism for the Church)(台北:基文,2009)。从学别人批判“后现代”到阅读并逐渐认同后现代对基督教的某些贡献,Brian McLaren, James Smith等的著作都对我有帮助。这本书的作者借用了出名的WWJD来说明耶稣到底会如何解构更是批判了基督教的现代性,值得一读。希望不会有人说我走新派路线啦,这么大的罪名,担当不起!


3. 夏可君:《生命的感怀:福音书的图像式解经》(台北:基文,2008)。这是一位中国学者的作品,其书名就深深吸引我。基督教历史与传统与艺术、图像等紧密相扣。作者就尝试分析福音书中的某些图像因素,并以艺术哲学的方法论给予论述。这个进路对汉语圣经研究界来说,应该是还相当新颖的。期待从这本书上学习。


4. 叶先秦:《圣灵的洗:路加与五旬宗的圣灵神学》(台北:基文,2008)。这本书早就在我的wish list里头,也曾经在这里介绍过(包括作者本身的介绍连线)。这本书将是我近期会阅读的作品。


5. 邓绍光:《杀道事件:潘霍华伦理的神学对牟宗三道德的形上学的批判意涵》(台北:基文,2009)。潘霍华,我知道一点点;牟宗三,我完全不懂!邓绍光早期受教与牟宗三门下,对潘霍华也已有多篇作品发表,在这本书中,他比较了两者的思想,对于我这个门外汉而言,能稍微读懂,找到些认识他们的门路,已经足够了,不敢有太多的期待。

“关于祭过偶像的食物”




上个星期五,终于把装订好的论文拿回来,目前只希望教务主任高抬贵手,不要将其退回。

这篇论文主要研究范围是《哥林多前书》第8及10章,探讨保罗对哥林多教会面对祭物(祭过偶像之物)的立场。在这篇论文中,我尝试回答两个问题,第一,《林前》8至10章是否一致?第二,针对祭物的问题,保罗的原则究竟如何?界限在哪里?

这研究成果曾经在文冬卫理公会的家庭营中的其中一堂信息中分享。当然,那是省略了一些学术讨论,只是提出其原则。

来临的星期三,除了要把论文交上,也会在黄迪华牧师的系统神学(基督论)班上作简单发表。黄牧师关注的乃是这个信仰群体要如何在多元宗教、文化背景中活出信仰的内涵,这也是我的关注。此外,这段经文也有丰富的基督论内涵,但并不是我在撰写论文时的专注,或许在来临的发表中,也能稍微触及。

RBL 书评

RBL刊登了好几篇精彩的书评,包括:


Octavian D. Baban, On the Road Encounters in Luke-Acts: Hellenistic Mimesis and Luke’s Theology of the Way
Reviewed by Ron Clark



Richard Bauckham, The Jewish World around the New Testament: Collected Essays 1
Reviewed by Christoph Stenschke



Beverly Roberts Gaventa and Richard B. Hays, eds., Seeking the Identity of Jesus: A Pilgrimage
Reviewed by Mark Elliott



Axel Graupner and Michael Wolter, eds., Moses in Biblical and Extra-biblical Traditions
Reviewed by Hallvard Hagelia



Andrew T. Lincoln and Angus Paddison, eds., Christology and Scripture: Interdisciplinary Perspectives
Reviewed by Douglas Campbell



Mark McEntire, Struggling with God: An Introduction to the Pentateuch
Reviewed by Lissa Wray Beal



Anita Norich and Yaron Z. Eliav, eds., Jewish Literatures and Cultures: Context and Intercontext
Reviewed by Joshua Schwartz



James M. Robinson, Jesus: According to the Earliest Witness
Reviewed by Petri Luomanen



Dan R. Stiver, Life Together in the Way of Jesus Christ: An Introduction to Christian Theology
Reviewed by Yolanda Dreyer



J. Edward Crowley and Paul L. Danove, The Rhetoric of Characterization of God, Jesus, and Jesus’ Disciples in the Gospel of Mark
Reviewed by Seán P. Kealy



Joseph A. Fitzmyer, A Guide to the Dead Sea Scrolls and Related Literature
Reviewed by Shayna Sheinfeld



Mikeal C. Parsons, Acts
Reviewed by I. Howard Marshall



Kevin J. Vanhoozer, ed., Theological Interpretation of the New Testament: A Book-by-Book Survey
Reviewed by Erik Heen

Saturday, September 19, 2009

新的圣经注释系列



游览网络时,发现今年推出了一套新的圣经注释系列,New Covenant Commentary Series (NCCS)。


暂时,只出版了新约圣经中的《罗马书》《歌罗西与腓利门书》。由于两位编辑都是新约学者(Michael Bird & Craig Keener),这系列会否只是一套新约注释书呢?

加尔文神学部落格会议(3)

Gideon Teo
费城西敏寺神学院辅导系道学硕士生,哥伦比亚大学家庭学学士,曾担任十字军营副主席,目前在China Grace Christian church 负责青少年事工。



文章:The Tradition of Counselling and Physiology (辅导与生理学的传统)
回应文章:英文




Rev.Dr. Andrew Teo (张顺牧师,博士)
西澳莫道克大學生物化學學士,英国伯明翰神學院道學碩士,美國三藩市金門神學院教牧博士,怀特腓神學院聖經輔導學哲學博士候選人,目前为美國密西根州安城華人基督教會主任牧師。



文章:Reclaiming the Biblical Care of Souls in the Body of Christ 
回应文章:英文

Friday, September 18, 2009

转载:因我活着就是基督!

腓立比書1:21「因我活著就是基督、我死了就有益處。」
Ἐμοὶ γὰρ τὸ ζῆν Χριστὸς καὶ τὸ ἀποθανεῖν κέρδος.



根据希腊文文法,这句话也可被翻译为“基督就是去活着”,但为什么不是如此翻呢?请看邱老师的解释

Wednesday, September 16, 2009

我爱吃Rojak!

我知道为何自己喜欢吃Rojak了!原来我们就像Rojak!

对“神迹之分析与批判”之初步回应

还未把王俊才牧师的文章读完,但就所读的部分,作了初步的回应。



还未完全阅读这篇文章,但可以就开始4页的论述给予一些回应。

1. 这篇文章共13页,虽然附上了参考书目,但整篇文章只有一个注脚,这对学术研究而言是不足够的,望作者能补上。

2. 作者在文章前端引述了灵恩运动(1-3波的发展),然后给予三点总结。这三点都很重要,不只是放在对灵恩运动的批判中,就是对今天非灵恩教会也能起提醒与批判的作用。犯上这三点的,不一定是灵恩教会;同样,灵恩教会也未必犯上这三点。这样的评述,有点约化(reduction)。

3. 作者评论灵恩教会(运动)不看重圣经研究,而且肤浅解经,这种评论似乎停留在80年代。近期在灵恩圈子中,已有好多有分量的解经著作出版,其中包括新的解经系列(Pentecostal Commentary, Deo Publishing)。早期,James Dunn与一些灵恩派圣经学者针对“圣灵的洗”之解经争论,也叫人看见他们的解经功力。

4. “灵恩运动并不是产生圣洁生活见证的运动”?作者以大觉醒运动中的现象批判现今的灵恩运动,是否公允呢?是否同样犯上以“叙事文体”当作“总原则教导”的毛病呢?以同样的标准,放在今天许多非灵恩教会上,我们是否会得出同样的结论呢?

我本身属于非灵恩传统,对灵恩现象也有许多批判。以上的评论,属于学术交流,期待我们在论证的过程中,给予公允的判断。

完成文章的其它部分后,会再给予回应。”

Tuesday, September 15, 2009

崇拜信息

上个星期度过了忙碌的一周,除了要应付毕业班的交功课“死期”,周末的事奉又异常的忙碌。星期六早上至下午是教区(马六甲分区)的敬牧会,晚上则在大专团契分享一个专题“大专基督徒的身份与使命”,星期天早堂崇拜则要讲道,过后要教主日学,整个周末都在紧张并未曾停歇的情况下度过。

由于周三就是马来西亚日(Malaysia Day, 16/9),因此选用了《提摩太前书》2:1-7 与会众分享。

国家这一年半来的发展,似乎只能叫人的心情更沉重,更觉得无力感。有些时候我们只能无奈的说,为国家祷告吧!无奈,这是真实的感受,口中说祷告,心里却是完全没有踏实感,心里不禁会问,真的有用吗?然而,保罗却叫提摩太要为万人、君王及掌权的祷告,他心里的感受会比我们好吗?身为犹太人的保罗,当他如此吩咐时,他会想到什么呢?为外邦的君王祷告?他会否想起祖宗在埃及为奴的情况呢?如何为法老祷告?他会否想起先人被掳巴比伦的悲哀,想起《诗篇》137篇,如何为巴比伦的掌权者祷告呢?想起波斯王朝,会否想起《以斯帖记》呢?希腊王朝又如何?为那把偶像设立在圣殿,用猪血羞辱犹太人的君主祷告?罗马呢?尼禄王?但,保罗却真是如此吩咐。

我在信息中提出了4点:
1. 开阔的视野:整段经文中,“万人”在每一个分段都出现,第7节虽然没有,但保罗提及“外邦人”,他整个视野是宽敞的。我们呢?信仰是个人的,但绝对不是“私有的”。要为君王祷告,要关心国家民族,我们需要有一个宽敞的视野。

2. 为君王与在位的祷告:保罗用了四个名词来说明此事,祈求、祷告、代求与感谢。要为国家祷告,要祷告些什么呢?独立了52年的马来西亚,目前至少面对两个大困境:种族矛盾与社会公义,我们要为此仰望神。

3. 政教关系:这段经文,加上《罗马书》13:1-7,容易被极权者利用,好让教会只对他们顺从。然而,这些经文提出了两个重点是思考与政府之关系时需要注意的。第一,什么是权柄的源头?岂不是上帝吗?第二,政权的目的为何?岂不是叫作恶的惧怕,叫行善的可以敬虔端正地过平稳安宁的生活吗?马来西亚的情况又如何呢?似乎是倒转了!

4. 带着天国子民的身份,关心地上的国:保罗心目中关心的乃是福音的传扬,他乃是带着一个更大的国度胸怀,来关心面前的处境。

愿上帝赐福马来西亚!

来,叔叔请你吃糖!

吃了叔叔的糖,可能失去贞操,甚至生命;吃了某些人的糖,就失去了江山,甚至民主!


Monday, September 14, 2009

如何书写?

Andy Naselli 在其部落格介绍了6本关于如何书写好文章的书,哈,我都没读过,难怪写不出好东西!

请看这里

加尔文神学部落格会议(2)

另两篇文章已经出炉,包括一篇是以中文撰写的。

王俊才牧师 (Rev. Daniel Wong)
曾在槟城浸信会、基督教与21世纪归正学院装备,古晋恩典浸信会主任牧师,古晋归正团契创办人,目前为吉隆坡归正福音教会创办人及主任牧师。
回应文章:英文

David Chong
马来西亚圣经学院带职神学生,IT公司顾问与TheAgora负责人,City Discipleship Presbyterian Church,兴趣范围包括教导文化使命, 当代课题, 市井神学。
文章:Evaluate the "New Perspective" on Paul's Exposition of the Doctrine of Justification by Faith Alone (评估保罗新观对“因信称义”之教义的诠释)
回应文章:英文

人民需要知道!The Rakyat needs to know!

人民需要知道,不只是抽烟、饮酒等后果,人民需要知道的,还有更多。。。


Sunday, September 13, 2009

论文上网

黄迪华牧师在他的部落格中告知,其博士论文,"Eschatological Living in John Wesley's Theology: A Doctrinal Analysis and Contextual Reflection" 已经上网了,大家可以到这里下载阅读。

Friday, September 11, 2009

Seminar Papers to be Downloaded

下星期一在比利时Leuven大学举办之“保罗新观与犹太人”学术研讨会之发表文章,已经可以在这里下载,当中不乏出名之新约学者。

市道不好,请记得带零钱!

我的朋友常抱怨一些小贩因自己没有准备足够的零钱,进而迁怒于顾客。这位仁兄,也会有同感吧!哈哈!


Thursday, September 10, 2009

加尔文神学部落格会议首两篇文章

8月中旬,我曾经在这里转载了加尔文500周年神学部落格会议(Calvin 500 Blog Conference)之讲员简介及时间表。这几天由于外出,错过了会议开始时的阅读,现在开始将会定期转载其刊登之文章。

Mejlina Tjoa
新加坡国立大学电子工程学士,墨尔本大学商业管理硕士,印尼归正福音墨尔本教会从事儿童事工,为唐崇荣牧师的讲章作非官方英译,偶尔受应邀写作或编辑。
文章:Scripture & Tradition (圣经与传统)
回应文章:中文英文

Rev. J.J.Lim
新加坡Pilgrim Covenant Church主任牧师,教会用诗篇崇拜,写作或编辑多本著作,包括为Wesminster Confession写注释。
文章:The Place and Necessity of Creeds and Confessions in the Modern Church (信经与信条在现代教会中的定位与需要)
回应文章:英文

Wednesday, September 9, 2009

Saturday, September 5, 2009

有点失望!

基尔昨天说,牛头事件不是宗教敏感事件,只不过是要指责雪州民联政府的愚蠢!哈,下回或许有人可以送他一个猪头,这也不是宗教敏感,而是华人文化中,我们总是说“这人比猪更蠢!”一位州级领袖,居然如此不敏感,叫人愤怒!

雪州大臣今天妥协了立场,暂时搁下搬迁计划。这似乎是对暴民的妥协,也让我有点失望。然而,在这敏感时刻,小心策划是需要的。《当今大马》《独立新闻在线》的报道有些不同,前者说他们会另外找地方搬迁,后者则有点含糊。无论如何,希望雪州政府能公正处理这事件,不让某族群觉得被边缘。另外,牛头事件的策划人士也必须被对付,显示国民拒绝这种行为!

Friday, September 4, 2009

2009年部落格日(Blog Day)

Blog Day 2009

8月31日除了是马来西亚的国庆日,也是国际部落格日(Blog Day)。今天,气氛好像有点冷淡,我所追踪的部落格,也不见有人响应。部落格日主要是要继续推广部落格,通常,部落客会在这一天,介绍5个部落格。去年,我介绍了5个,今年虽然迟了,但还是希望能把这优良传统传承下去。以下是我今年的介绍:

1. 西西留博客站:一个专门翻译政治文章的部落格。翻译速度惊人,文笔优美,而且触觉敏锐。

2. The Bibliblog Top 50:一个英文部落格,主要介绍一些圣经研究为主的部落格,并且每个月定期为这些部落格进行排名比较。你若喜欢圣经研究,想看看一些学者或圣经学生的分享,不能错过这个部落格。

3. 锋言风雨:《东方日报》记者,志锋的部落格,常有精彩的新闻观察与评述。

4. 二饼一鱼:一位宣教士朋友的部落格,随不常更新,但里头却是充满人性的故事。在字里行间中,你会发现爱与恩典。

5. 圣经文学讲坛:这是一位勤于阅读、书写与传讲的弟兄之地盘,看见他的努力,你就知道我为何需要介绍!

好的部落格还有许多,但配合部落格日的规则,就暂时介绍这一些吧!希望朋友们会喜欢,也给他们鼓励!


教你如何贪污,别让反贪污委员会知道哦!

高度机密,看了,请自行毁灭!


Wednesday, September 2, 2009

EThOS: Electronic Theses Online Service

EThOS隶属大英图书馆(British Library),提供免费寻索英国大学的论文,有些还可以免费下载。我刚下载了Richard Phua在John Barclay指导下完成的博士论文。这篇论文已经出版,属于Library of NT Studies ( LNTS),非常精彩,是我论文的其中一个对话对象。

大家不要错过这有用的研究资源。

转载:宣教的上帝与香港多元社会

龚立人这篇短文,先承认上帝本身是宣教的主、宣教的推动者及宣教的内容,教会,充其量只不过是上帝的器皿。接着,龚教授进一步探讨宣教的上帝与香港的多元社会之关系。许多时候,我们以为多元社会是宣教或绝对真理的敌对者(这也是为何某些教会人士对后现代主义完全拒绝的原因),但龚教授这篇短文却论证两者之关系乃是互补的关系,很精彩!
-------------------------

「宣教的上帝」(Missio Dei)對宣教學有兩個重要貢獻。第一,宣教從昔日只關心靈魂救贖和建立教會轉移到三一上帝的本身。因聖父差遣聖子和聖父藉聖子差遣聖靈,所以,教會是被三一上帝所差遣。教會沒有自己的宣教,只有在差遣的三一上帝中,才是宣教。在基督論下,聖子的道成肉身與受苦為宣教的上帝提供一個非凱旋式的宣教思維。第二,宣教的上帝不是在聖子道成肉身之後才發生,反而宣教的上帝與上帝創造分不開。沒有聖靈工作的話,受造世界就不可能繼續維持。基於此,世界歷史不只是邪惡的歷史,與上帝對抗,它也是一個被上帝所愛的歷史。藉著聖靈,上帝的國度在世界已某程度彰顯了。那麼,教會不只是向世界宣告上帝的國度,更是在人類活動中,發現和遇見三一上帝在聖靈隱密的救贖,並參與在其中。這兩個重要貢獻指出教會不是宣教的核心,三一上帝才是,但因對基督論與聖靈論有不同著重,教會對宣教的上帝有不同程度的看法。本文嘗試從互補的視野探討宣教的上帝與香港多元社會的關係。(全文

15 Malaysia之"One Future“

好“恐怖”的短片!


Tuesday, September 1, 2009

仍旧在200名内!


Bibliblog Top 50刚刚公布了8月份圣经部落格的排名。前50名?我当然没有份!这部落格的排名从6月份的138,跌至7月份的177,再到8月份的184,每况愈下!

还记得多年前,当马来亚大学在国际的排名极速下降时,当年的大学管理层就在校园内立了一个牌,大声渲染自己仍旧在200名之内,完全没有羞耻感!

或许,我也可以为自己立个牌子!哈哈!

购的书会太多吗?


从上星期四开始,一直到昨天,都没有机会好好上网。昨天游览了一些过去错过的部落格,发现台湾校园编辑部的部落格,发表了两篇文章,反思他们的出版定位。他们问一个问题,“出版的书会不会太多?”。

校园一直都是我所喜欢的出版社之一,但最近的确少了光顾它。无论如何,仍旧期待N. T. Wright的3本巨作的翻译。看了这两篇文章,又适逢基督教书展刚刚结束,我也应该问自己,买的书会太多吗?

从中学开始阅读基督教书籍之后,到目前为止自己的藏书大概有700本左右(早前有仔细记录与统计,但后来作罢了),已经阅读的大概只有1/3,近来觉得自己阅读的速度慢了!我是如何选择购买书籍呢?
1. 作者:一些喜欢的作者,他们的作品我大概都会先注意。
2. 种类:游览我藏书的人都会发现,我阅读的种类其实并不多,主要还是以神学、圣经研究为主。当然,最近也开始注意一些牧养需要的书籍,但仍旧不多。
3. 出版社:不认识的出版社,不认识的作者,虽然题目可能会吸引我,我还是会三思。

阅读是一件奇妙的事,你仿佛能够与作者一同思考、对话,而作者的关怀可能成为你的关怀,作者的知识,就这样成为了你的知识。有时候读到一些新观念,带来了对某些事物的新亮光,你会有种被启蒙的感觉,忽然可以从新的角度看世界!

阅读,如果只为了提升自己而作,它已经是很有价值了;若能为了所服侍的群体而读,那将是更美妙!

购的书会太多吗?恐怕真正的问题是,读的书太少了!

新出炉的牧师!


周老师昨天才被按立为马新信义会的牧师,今天就在神学院的早会主持圣餐。他也将在这星期四,举家迁往台湾新竹信义宗神学院进修(安息年),愿上帝赐福他与家人,并帮助他们能早日适应那边的生活,特别是孩子们的学习。

Monday, August 31, 2009

Book Review: God and Earthly Power: An OT Political Theology

刚读过了这篇书评,相信我的老师沙崙会对这本书有兴趣。

回来了!

上星期三(26/8)晚上,离开神学院到KL友人家,隔天去了基督教书展一趟,然后星期五再到马六甲实习,一直都没有太多时间上网、书写及阅读部落格。昨天回来后,网络又出现障碍,一直到今天下午才恢复,但仍旧断断续续。

这几天的行程是匆忙,但也是愉快的。在书展购了好一些书,认识了一些朋友,迟些会在这里介绍一下自己的战利品。

好了,暂时到这里,去跑步!

Wednesday, August 26, 2009

2009年“书说恩典”基督教书展


今年的书展从明天开始,连续四天,有兴趣的朋友,不要错过。

Satu Daging, Satu Malaysia!



不能用暴力、不能用机关枪、不能用C4、不能抛下楼。。。HALAL!

Tuesday, August 25, 2009

新约经文鉴别学(NT Textual Criticism)

回想自己上《马可福音》释经时,所面对的经文乃是1.40-45,当中有一个异文(variant)需要处理。异文出现在41节,《和合本修订本》(及其它主要译本)都采用了拥有绝大多数古抄本支持的σπλαγχνισθεὶς(动了慈心),但却有一个重要的古抄本(第5世纪的伯撒抄本Codex Bezae,编号D)及部分古拉丁文抄本(4-5世纪,如ita,d,ff2)却是ργισθέις(动怒)。同时,也有一份古拉丁抄本(itb)及10世纪的希腊文经课(l866)是完全了省略了这两个字。当时,基于more difficult readings are preferred”的文本批判原则,再加上有两份省略的证据(另参太8:3及路5:13,同样省略了),因此选择了ργισθέις(动怒)为更可能的原有读法(reading),并进行了释经。那是我第一次接触文本批判(textual criticism)。

圣经文本批判的目的,就是尝试重建一份最接近原稿的圣经文本,可说是释经工作的第一步。在目前最普及的希腊文新约圣经UBSGNT 4 edition NA27,分别列出了约150010000个异文!然而,在神学院中,这方面的教导却不多。这可能有几个原因:

1. 这项工作需要非常专门及学术性的装备;

2. 老师本身对这部分不感兴趣;

3. 害怕学生无法掌握。

或许,在一般的解经中,一本好的原文圣经(附校勘栏,critical apparatus),及注释书已经能够给予初步的指引,但若要进入深入的研究,这方面的知识是需要掌握的。

以下的汉语作品能提供一些概论式的讲解:

1. 黄锡木:《新约经文鉴别学概论》。香港:基道,1997。这是我认为汉语作品中最佳入门读物,文笔流畅,且提供例子。

2. 麦子格(Bruce M. Metzger):《新约经文鉴别学》。中译。台北:华神,1981。这是大师级作品,内容丰富,但属于较早期的著作(英文原版1968年出版)。

3. 麦克奈特(Scot McKnight)编:《新约诠释导介》。中译。香港:天道,1999。这本书是研究新约的绝佳入门手册,其中第二章,由Michael W. Holmes执笔的“新约经文鉴别学”有很好的介绍。

英文书目方面,可看参Bruce M. Metzger, K. Aland, Gordon Fee等相关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