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April 28, 2017

拆屋记

Photo Credit
有一座高山上住了50户人,山底下也住了50户人。山底下的50间屋子都简陋单薄,单凭一个人的力量建成,一个人的力量拆毁。山上和山下的100户人共用一条水源。山上的50户人口得享清甜净水,而山下的50户人口只能享用龌龊污秽的水。


如此的日子,年复一年,日复一日。有一天,山下的村长宣布~他预备上山『拆掉』山上村长的屋子,让对方无『家』可归,然后拎他下山体验山下的日子。

Photo Credit
村长立即行动,经过三个月的攀蹬,他抵达了目的地。进入他眼帘的让他惊吓不已,魂飞魄散。因为山上的50户人口,全都紧紧攀附在『一间』大长屋里,50户人口共用『一间』层楼叠榭的长屋。结果,那村长想让对方无『家』可归的梦,遥遥无极!

从此之后,山上多了一户(51)人家,山下少了一个村长,变成49户人。

解说~拥有伟大梦想,想要造福人群,拆毁败坏结构,不单是坐在高位子上『上了高山』,不单是解构一件玩具『拆屋』如此单纯。拆毁层叠环环相扣的庞大架构,不是一个村长的能力。唯有上到山顶,坐了那个位子,才恍然大悟!可以被同化,自然的被同化,没有办法之下的被同化,背后隐藏着多少个原因?村长所面对的不是简陋单薄之物,而是交横缠绕的庞然大物,这是他万万想不到,也无法想象得到!



后记~如果不是一个人上山,而是山下的50户人都上了山,结果又会如何呢?难道村长无法再下山吗?为何他不下山呢?

Thursday, April 27, 2017

我们回来了!



这个部落格停了5年之久,终于要回来了。

在面子书的时代,继续维持部落格实在是一件不容易的事。在大家都阅读短文字(说不上“文章”)的时代,这部落格要如何定位呢?

最近几个月,净莹陆陆续续写了一些小品文,有时是照顾孩子的心得,有时是对周遭发生的事情的反思。她很有创意,许多文章都引人入胜,而且能引起共鸣。然而,把文章放在面子书,好处是大家很快能阅读及回应,但也有其不便之处。

今天早上,她又写了一篇【一个画家的终结】,我觉得非常好,就鼓励她把文章放在这个部落格。原因有两个:

第一,部落格的文章比较容易归类存档,将来要寻索也比较容易。

第二,面子书毕竟还是属于比较私人(private)的空间,我们的文章一般设定为朋友圈内的人才能阅读。部落格则可以公开给大众(public)阅读。

很快,我们就会把一些文章张贴在这里,如果读者喜欢,欢迎分享并交流!

Friday, December 14, 2012

出埃及记 + 利未记(圣经信息系列)

转载自校园网络书房



聖經信息《出埃及記》-從異鄉到家鄉

每個人都想望一個家鄉:到了年紀,需要成「家」立業;工作忙碌後,想趕緊回到自己的家(儘管破舊不堪);在外拚搏的旅人,也終究要回到自己的溫暖寧靜的小窩…。無家可歸,不管是缺少了實體的家還是心靈上的依歸,都算是人生最大的痛苦之一。出埃及記是舊約中,關於神與以色列人立約的敘事。向亞伯拉罕和他的後裔起誓立約的神,仍然是一位信實的神,祂賜下應許,使他們尊貴。祂向摩西啟示祂自己,宣稱以色列是屬祂的,將他們從埃及為奴的悲慘之境拯救出來,在漫長曠野漂流的歲月裡,眷顧他們,最後帶他們進入祂已經向他們的先祖應許的流奶與蜜之地。

在這一本充滿溫馨和睿見的註釋書裡,莫德揭示了出埃及記如何見證聖經的神,並指向耶穌基督,事先預告祂的來臨;以及它如何論及神子民的本質和生命,他們如何蒙救贖、要如何順服神、得保障、承受基業。

聖經信息《利未記》-得自由成為聖潔

對許多基督徒而言,舊約裡的利未記是他們感到陌生,而且不太去翻開閱讀的。然而,基督教的福音,認同於獻祭和贖罪、律法與恩典、罪和順服、玷污和潔淨、祭司的服事和聖殿的幔子,若沒有這卷書所記載闡明的,它就沒什麼意義了。

作者認為利未記在我們對神的認識、對福音和基督徒生活,以及今日要向會眾教導和傳講的信息,是相當重要的;甚至它談到許多關於要如何建造一個健康社會的議題。在這本優良的註釋書裡,他表明利未記是一幅初稿,這件傑作要在基督裡才揭開來,披露其所見證,那不是靠律法而是靠恩典、不是出於責任而是愛、不是單調無趣而是充滿感恩的信仰。神的子民乃是已得自由,來過聖潔的生活。

其它优惠可參这里

Monday, July 30, 2012

“当耶稣来到伯明翰”

在准备这个礼拜的教学时,重读已故杨牧谷牧师的著作,这首诗深深吸引我。

“当耶稣来到伯明翰”
當耶穌來到各各他,他們把他釘在十字架,
長長的釘穿過手與腳,並稱之為髑髏地,
他們為他冠上荊棘冕,使他的傷痕又深又紅;
但那個野蠻殘酷的時代,人的生命不值幾文錢。

當耶穌來到伯明翰,他們只是跟他擦身而過,
他們不會傷害他;只是讓他獨自死去,
因為人已經變得比以前溫柔,不會叫他受苦;
他們只是繼續趕路,讓耶穌在雨中淒然獨行。

耶穌同樣呼喊說:「父啊,赦免他們,
因為他們所作的,他們不曉得!」

天仍然下著冷冷的雨,使他全身濕透。
群眾已陸續歸家,街道上留下一片寂寞
只有耶穌蹲伏牆角下,口裡叫著各各他。

这是一位英国牧者G.A. Studdert-Kennedy 在1927年所写的一首诗,原名为 Indifference。


十字架是残酷的,但今天,对信仰的冷漠也是残酷的。若耶稣来到我们当中,情况又会如何呢?

Sunday, December 18, 2011

转载:近三十年基督宗教出版状况及其前景

转载这篇文章为了一个记录,读了一些,的确有其研究功夫。


八十年代年代初,中国在政治上已经开始了改革开放,在思想文化领域还是相对滞后,特别是在宗教信仰方面。教堂虽然已经陆续恢复开放,可只是老信徒重新找到了聚会的地方。宗教作为毒害麻痹人民的鸦片的观念并没有在认识上得到完全清除,教会对知识界的影响还微乎其微。(全文

Wednesday, November 30, 2011

教牧领袖签署,呼吁关注!

方舟事件继续引起争议,64位来自北美、香港、台湾等地的教会领袖及学者,呼吁教会谨慎考虑是否要借用“方舟”来宣传“福音”。看看这份名单,他们并不笨!

六十四位來自美國、加拿大、英國、澳洲、新加坡、台灣及本港的教牧信徒領袖,包括蕭壽華及陳恩明等,於十一月廿九日發出一封公開聯署信,就影音使團(下稱使團)聲稱的方舟事工,呼籲眾信徒在使團未公開所有證據、公開方舟遺址地點讓考古學界進行鑑別、以及尊重理性對話之前,考慮應否繼續支持該使團的相關活動和籌款,及應否協助在堂會內發放其刊物和宣傳相關消息。”(全文

Wednesday, November 23, 2011

转载:真相已经呈现

日前,影音使团为了回应“方舟”事件而出版了两份《号外》,然而越回应越叫人失望。以下乃一名香港牧师所撰写的文章,简单扼要。

影音使團(下稱「影音」)於其網頁中,在十一月七日及十八日先後發佈了兩期號外,回應外界對該機構屬下挪亞方舟國際事工宣稱發現方舟的質疑。本文旨在對這兩篇號外作回應。(全文

Thursday, November 17, 2011

方舟关注

我在年议会会议提出,当教会要引用“方舟发现”为布道策略时,要注意这事件所引发的争议与讨论。

大家可以到这里查阅相关报道。另外,也可以加入面子书讨论区,当中包括一些香港学者的回应。

Friday, October 14, 2011

转载:发现方舟的宣称,圣经考古的回应

去年,香港影音使团拍摄了一部福音记录片,宣称发现了古木,99.9%是圣经的方舟。最近,在其宣称海报中,更宣称这被国家地理杂志(National Geographic)列为2010年十大考古发现。这在香港(甚至西方)学术界引起许多争议。除了批判这种传福音的手法,更质疑影音使团的学术严谨。另外,在最近的宣称中,更被揭发是言过其实,借用国家地理杂志的权威来达到目的。这课题在马国教会界还为引起什么涟漪,但恐怕已有教会购买了DVD,并开始大打广告。

以下转载一篇博文,以圣经考古学来给予回应,值得一读,好好分辨。

早在2010年9月14日,柏祺大學研究院(香港)陸輝院長,已發表聲明,釐清研究院之立場。陸輝院長的聲明指出,影音「發現方舟」的宣稱「到目前止,仍是一個缺乏必須及足夠考古學及科學驗證的宣稱」。

筆者去年在「發現挪亞方舟?」一文中,已提出質疑。直到現在,也沒有什麼新和突破性發現,故無須作進一步的批判。讀過一些回應影音的文章,發現回應大概可分為幾類,在這文章,我想作點回應。”(全文

Saturday, August 20, 2011

John Stott安息礼拜证道

以下是Christopher Wright在John Stott安息礼拜中的证道辞。John Stott,常在追念中,就像当年的杨牧谷一样!

承斯托得牧師生前之囑託,要我在他的安息禮拜中證道,對此重任既覺榮幸,又覺惶恐,總希望我的講道內容不負他所望。在萬靈堂歷屆的主任牧師中,據說流傳一件事,倘若輪到哪一位上台主講,而斯托得牧師正好在台下聽,他們都最怕看到一幅景象:見他老人家把聖經闔起來,雙臂擺在胸前,那就暗示,老兄,你的講道未免扯得離聖經太遠了。我希望今天不會有人聽見闔上聖經的聲音!


我今天只是照著斯托得所希望的方式選用兩處經文,都是他生前最喜愛的經文;一處是約翰‧斯托得深深鑽研過的使徒的書信,另一處是與他同名的使徒所寫的一卷書。要開始之前,讓我們一起用斯托得證道前慣用的禱告詞來禱告:
天父啊,願你的聖言,成為我們的準則,
願你的聖靈,成為我們的教師, 
願你的無限榮光,成為我心所切慕。阿們。(全文

Saturday, July 2, 2011

709犹如一面照妖镜


709净选盟(Bersih 2.0)和平大集会进入了倒数7天的时间。从过去一周内,政府的大动作举动来看,这次的游行集会不可能顺利进行。若没有自茅草行动以来最大型的事先逮捕行动(目前已逮捕了超过100人),也绝对会在集会进行时强硬驱走民众。事情发展到今天,政府的态度是非常叫人失望的(虽然我从来没有期望过,矛盾!)。

周五晚上在礼拜堂聚会时,有少年人问我,为什么不能穿黄衣?709到底是什么一回事?我答应会为他们多说一些。净选盟(Bersih 2.0)希望透过群众游行,向有关当局表达以下8项诉求

1.      1.  清理选民名册,杜绝幽灵选民,并运行满21岁国民自动成为选民。
2.       2改革邮寄选票系统。
3.       3. 使用不褪色墨汁。
4.       4. 最少21天竞选期。
5.       5. 自由并公平的媒体平台(主流媒体不能偏袒执政党)。
6.       6. 巩固公共机关(特别是警察、司法、反贪委员会、选举委员会),确保独立性。
7.       7. 杜绝贪污。
8.    8. 杜绝肮脏政治手段。

这样的诉求有问题吗?只有有问题的人才会觉得有问题(这句话,你读得懂就没有问题,读不懂就很有问题!)

纵然709大游行可能会面对前所未有的激烈反抗,但709其实已经成功了。怎么说呢?在过去这一两周里,它已经成功成为一面照妖镜,把一些人的真妖面目曝光了!

1.      第一, 它揭穿了纳吉的“一个马来西亚”谎言(虽然我怀疑这口号喊了这么久,除了帮助一些商家发财以外,有多少人相信)。在这里,从来只有“一个(污桶的)马来西亚”,而没有一个全民的国土。在709这件事情上,政府完全失去理性与公正的迫害另一方,庐山真面目显露无遗!

2.       第二,它揭穿了我国的袋鼠公共机构。除了宣布黄衣非法(只差还未宣布Bersih这个字非法),警察竟然为逮捕行动套上什么共产意识形态、威胁国家安全,什么看见黄衣就发狂。但另一边厢,却纵然巫青及土权的明显煽动行为。此外,这次诉求的主要对象,选举委员会不断妖魔化Bersih 2.0,其记者说明会就与污桶的政治演说会无异,它到底要百姓如何相信他们会公正处理选举?多媒体委员会则恫言会封锁所有网络上关于709的消息,此外也指示主流媒体如何报道。这一切,都让人更肯定Bersih的必要性!

3.       第三,它揭穿了巫青与土权的伪民主。这般人口口声声说Bersih集会会带来动乱,而他们也要上街正是要展现力量,抵挡“洁净”(只有肮脏不喜欢洁净,正如黑暗不喜欢光明)。然而,这段期间以来,从来没有看见Bersih煽动及扰乱,但这两个组织却犹如野蛮的猴子大喊大叫,甚至恫言要烧别人的总部!幽默的乃是,警方完全没有行动,没有呛声,没有逮捕,完全配合!这些人从来不知道什么是民主,他们要走上街头,就是要演一出猴子戏,让污桶的警察可以采取行动。

还需要多说什么呢?身为一个基督徒,我祈求肮脏与黑暗离开这片土地,让Bersih与光明来临!

后记:我已经好久没写部落格了,就让709也成为这里的新起点吧!但愿,这新起点,也能在这国土上生发!

Friday, April 22, 2011

CFM针对政府10点方案之回应

以下文告(4月14日)乃马来西亚基督教联会(CFM)针对政府所提出之10点方案之回应。
---------------------------------------------------------------------------------------------------------


马来西亚基督教联会已收到首相2011411日的来函。这是有关内阁的十点议决方案,针对马来文/印尼文圣经以及其他的事情。

我们觉得这十点议决方案只是短暂性的解决分别在巴生港口及古晋马来文版圣经被扣押的问题

我们再次强调,圣经是我们圣书,宗教自由是受到我国联邦宪法的保障,因此我们有权选择使用任何的语言来阅读和研究圣经并用这语言,按圣经来祷告。

十点议决方案只不过是针对被扣押的马来文圣经,却没有解决禁止使用阿拉字眼之事。马来文圣经被扣押的问题根源是如下:

a.     政府在1960年内安法令下,以马来文圣经危害国家安全和利益,在1982年禁止马来文圣经1983年禁止马来文新约圣经
b.     1986年的行政命令禁止所有的基督教出版刊物使用阿拉的字眼,理由公众和谐并避免回教徒和基督徒之间的误解。
c.      内政部监理可兰经出版与经文部门指南禁止使用阿拉的字眼。
针对10点方案中的第9点提到政府承诺处理基督教所面对的问题。因此,政府应该撤销在内安法令下所有有关的禁令,行政的禁令,并指示修改监理可兰经出版与经文部门指南,以解决问题的根源

一国两制的做法只会带来混乱,是无法接受的。我们期望能够与政府一起来寻求解决其他已经影响基督徒社群很久的事情,这包括有关各州的立法条文。

马来西亚基督教联会
会长黄满興主教以及全体执委

Monday, March 21, 2011

转载:我的神

这段话从孙宝玲牧师的部落格转载,非常触动我心。


友人飲者在他的書上《我愛丁堡》說的好:「在世界的大災難面前,我只能無言。在大自然的巨大能量面前,我只能心存謙卑。」(33)。是的,在苦難當前,我怎能假裝擁有答案?我如何推砌解釋?作為一個跟從耶穌的人,在苦難和疼痛面前悟出人的侷限和責任,化解冤仇惱恨,讓人有尊嚴地活著,這是我對信仰的了解。
從那裡經過的人譏笑他,搖著頭,說:『哼!你這拆毀殿、三日又建造起來的,救救你自己,從十字架上下來呀!』」眾祭司長和文士也這樣嘲笑他,彼此說:『他救了別人,不能救自己。以色列的王基督,現在從十字架上下來,好讓我們看見就信了呀!』那和他同釘的人也譏諷他。(馬可福音十五29-32)
你說:「這樣,你的神太小、太無能了!
我翻看聖經,「芥菜種子、麵酵、十架、奴僕……被殺羔羊」
也許我的神無能、小、脆弱,但因為祂,我學會更謙卑地凝視苦難和眾生面孔。(全文

Friday, February 25, 2011

可怕的一周

这是刊登在本周教会周刊的短文。
--------------------------------------


在过去一周内,地球的两个地方发生了让人悲痛又愤怒的事情。

第一件,发生在我们的西边,北非国家利比亚发生令人痛心的内乱。过去,我们以为镇压就是用催泪弹、水炮,或一些更可怕的政权会有坦克车。这次,我们看见狂人卡达菲甚至用战机轰炸自己的子民(虽然官方做出否认,但,什么时候官方会承认这样的暴行呢?),用雇佣军攻击不依自己的百姓,甚至执法者。这何止是“狂人”,简直就是“恶魔”!根据报道,他还下令破坏输油管,表明就算自己下台,国家或整个世界的石油供应都会受影响。“人性”的自私与邪恶能够到这地步,叫人发指(“人性”需要加上引号,因为这已不是一般的“人性”了)。

在我们的东部,纽西兰的基督城在半年内发生了第二次的地震,当地人再次面对人命与财务的损失。根据报道,这次地震的死亡人数超过百人,损失可能高达120亿美元!然而,这这片土地上,我们看见的是拯救人员不断拼命的进行救援工作,我们看见一个又一个感人的见证。

两件事情交错在一起,叫人感到无奈又痛心。一方面,在大自然的“反扑”中,人显得如此渺小,完全没有反抗的能力;但另一方面,却看到人的自大,以为可以人定胜天,可以为了自己的利益而剥夺别人的利益,甚至是生存的权利!

来临中的上帝啊,愿袮施怜悯,也愿袮显公义!

中神期刊第50期下载

请看这里

Saturday, February 19, 2011

转载:孙宝玲:《福音之始:马可福音注释》之序

以下是林德平博士为孙宝玲院长之新著的序言。老实说,市场上的中文《可》注释,又写得好的,实在太少了,因此,期待此书的面世!
-----------------------------------------------------

“孙宝玲博士的《马可福音注释:福音之始》是为信徒而写的释经书,旨在帮助读者以崭新的视野走进福音书的文本世界text-world,重听福音,再思信仰。面对圣经研究重考据轻应用的学术传统,以及教会中重实用轻历史与神学的读经风气,本书展现了圣经研究与信仰实践之间的有机关系。一方面,孙博士的《马可福音注释》展现了一种面向信仰群体的圣经学术研究典范;另一方面,它前瞻了亚洲华人教会急需的一种较为细致,耐心凝视谛听古道的读经文化。”(全文

Wednesday, February 9, 2011

转载:归去,无风也无雨

以下文章乃是卓如燕姐妹为悼念陈容弟兄而写的,叫人感慨动容!(原文出处
--------------------------------------------------------------------------------------------


你安葬後當晚,我就狠狠地、放聲地哭了一场!直哭得頭暈腦脹,後來我告訴自己:不哭了,就是哭死了你也不會活過來!
你走了!我心很痛。12月20,我們在檳城演唱,回程時你對我訴說了一點心事,以及你的困境;你絕望於人的虛偽、事的空幻。可你突然又興奮地敘今後的計劃,包括幫我錄製一光碟,還說可以到怡保和吉打取景。
“其實馬來西亞很美,到處都能取景。”你說。語氣充滿熱忱充滿期待,我那早已冷卻的心慚被你說動了、回暖了。在那剎那我突然想起我們剛從歐洲回來的情景:躊躇滿志理想遠大,你當時立願要帶領我們一塊兒提昇大馬音樂水準,還要協助將XX大會堂的舞台改造一下,比如將地磚換上其它材質以便能產生自然的音效。你要讓華社領袖知道大會堂有多棒,只要動點腦筋簡單“弄一下”,就是個超好的演出場地。我們拍手附和,於是你著手找錢,而且有了眉目。真是一廂情願!
可那願望無法達成後的某一天,當我們經過一塊土地時你突然說這地很適合蓋音樂廳,於是你帶領你夫人書婉,伴奏鮑以靈和我站在那塊地上,手牽手合著心,低頭祈求上帝將土地賜給我們。
這樣的白日夢我們陪著你不知做了幾回。數年後,我們一起夢醒了,音樂廳沒做成,為眾人呈獻動人的音樂,卻似對牛彈琴,他們說:“聽不懂啦!”可那些說“聽不懂”的人卻索取免費票。
有些華社組織領袖認為,藝術家演唱不可求酬勞,曾有人說:“請別將外國的壞風氣帶回來,也別去影響其他的歌手!”誰規定藝術工作者演唱就應該免費?而財經專家講一場或歌星唱一場就幾萬元?
後來人們終於接受也願意給點錢,不過,有時候那些“小錢”可是包括酒店費、伴奏費、汽油費(有時遠至300公里)和大道收費;我們說:“不行啊!那麼遠的地方我們得停兩天課,這點錢連請伴奏的費用都不夠。”他們說:“哎呀!唱二十分鐘而已啦!”可“台上一分鐘台下十年功”,他們還不知道做一套演出服要多少錢!結果“生意”談不攏,而藝術工作者卻被塗上了銅臭色彩。
逢到願意給錢的,包括名人或政黨人士,但要等;等得人心煩,等得我們想學大耳窿去他家潑紅漆。最後大家都生氣了,我們氣是因為餓肚子,他們氣因為沒面子!陳容,記得嗎?去年8月我們到沙巴演出,一張支票還要等兩個人簽名,不是這個出國就是那個開會,這樣下去恐怕不止錢拿不到,連先墊的飛機票也會賠上!
現在你不想跟這些人糾纏了,捨我而去!我怎能不痛心?
安息禮拜當天,我們將你在歐洲比賽時所得的獎品帶到殯儀館,一共7個國際大獎,其中一面冠軍獎牌上寫有“Bravo Chin Yong”(棒極陳容)3個字。看著心裡禁不住感慨:以你的才華,真生不逢時生不逢地啊!在國外,藝術家有國家有財團資助,他們只管搞好音樂就可以了,可在大馬你卻要拼老命;為了生存為了日後,你只能毫無選擇地演唱和不停地教課,做音響做錄音,你多累啊!最後你加入傳銷業增加收入,無奈啊!
你本已站在國際舞台上,為何多事跑回來“提昇本土藝術文化”呢?你這不簡直是一朵鮮花插在一大票牛糞上嗎?難道你不知道我們這個擁有2千800萬人口的國家是無法養活一個世界級男高音的嗎?難道你不知道國家不會重視你,華社又多半要你“吃的是草擠的是奶”嗎?難道你不知道大企業家甚至政黨都願意花巨款請外國藝人來演唱而忽略了你嗎?(即便請你唱可待遇卻是天淵之別啊!)難道你不知道政客們對你的承諾,你必須當屁話來詮釋嗎?難道你不知道很多人只會在你死後才說:“天妒英才,一大損失”嗎?現在,我真怕有人突然發現你是位世界級“犀利哥”,然後充滿熱忱匆匆忙忙流著熱淚提議給你追封個甚麼藝術家大獎再得意地說:“我終於為陳容做了件‘很有意義’的事”。
有時我想,我怎麼不勸你去當個藍領工人呢?上次我家屋頂漏水,修理工來了不到一小時就要了我800塊錢,他告訴我他月入數萬。你真是拿個起子修冷氣機也好過你在這兒才華被糟蹋!
你累了,息了人世間勞苦先行而去。去吧!去吧!在主懷裡,無風也無雨。
安息,我的好弟兄!在我心中沒人可替代你的角色,我會懷念你和你的歌聲,永遠,永遠……

Thursday, January 27, 2011

解脱或遗憾?

一位神学院院长在一本书的序言中,引用一项调查,指出信徒对传道人的讲道有以下的反应:


  1. 讲道内容的思想太多,同时太复杂,无法与日常生活结合。
  2. 讲道有太多的问题和分析,太少的答案。
  3. 讲道过于正式,没人性。没有感情的讲道令人乏味,让人觉得与生死无关。
  4. 讲道者太过高估信徒对圣经和神学语言的能力,但大部分信徒不懂那些专有名词,无法从生活   中体会圣经与神学的概念。
  5. 讲道中太多陈述,太少举例,就算举例,也太过老套而显得没帮助。
  6. 太多讲道把信徒带入死巷,没有任何信心的行动和生活的指导。
嗯,我想,这些分析都有道理,也是许多传道人苦思要解决的难题。

这位院长给了什么答案呢?他的答案是一本灵修小品、小故事、心灵鸡汤!这对那些往往用心查考圣经,准备释经讲道的传道人而言,到底是解脱还是遗憾呢?是“福音”还是“祸音”呢?我也搞不清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