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December 22, 2008

陆老先生事件的启迪!

陆庭谕老先生被女记者指责性骚扰,这叫整个华社震惊,也叫人史料不及。日前,陆老发表文告对相关人士毫无保留的道歉,并且辞去所有在社团的职务,并不再出席公开场合,以便“好好利用有生之年,自我沉淀,自省慎独,静养余年”,完全不拖泥带水,但却始终叫人唏嘘。

网络上除了唐南发的评论较为严厉,其他的似乎都有所保留,凸显陆老对华社的贡献。正如张木钦所言,“这个时候,无谓的安慰是多余的,加重指责更是不必要,”况且他已真诚道歉,一个在华社受人敬仰的老前辈,能走上这一步,你又还能要求什么呢?

我只想从教牧的事奉范围作一些反思。牧师在教会里头,一般都会受到会友的尊重,也对牧者们没有戒心(举个例子,昨天晚上,遇见两位来自香港的旅客,因为搭不到的士,我就献意载她们一趟。在车上时,当我说我是教会的传道人,他们的戒心立刻就放下了)。因此,牧师与会友,特别的异性的互动就更应该小心,保持一定的友好距离是应该的。我曾经见过一些牧师,或许出于热情,轻易的搭异性的肩膀,或拿别人插在胸前衣袋的原子笔,这是否恰当呢?答案是否定的。

陆老的事件,可以成为我们的借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