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December 30, 2008

现代短诗与神学本色化?

不肖生在我的一篇贴文中挑起这话题,我觉得蛮有趣,把其转贴于此,或许能有更多朋友提供意见及参与讨论。

不肖生认为,现代诗歌,是本色化,处境化神学的重要一步;不过,许多“神学人”,一面搞处境化神学,同时又很不屑现代敬拜赞美,这是一种反讽!
我则认为现代短诗与神学本色化似乎为前者戴上太高的帽子了。不否认有其可行性,但是到目前的趋势看来,“袮爱我”、“我感谢你”、“深深感动”等歌词并没有凸显什么神学本身化的努力。

不肖生认为,在当代的文化氛围,语境下,创作诗歌,就必然是本色,处境化。
若真的在当代的“文化氛围”及“语境”中的创作,或许真的是本色化,但是,能不能举一些例子呢?一些付诸于个人情感的诗词内容,与本色化何干呢?

不肖生另提三点:1.短诗的创作在进步当中,有音乐专业,有 Mdiv;2. 现代的短诗歌,也有它自己的神学议程,就是走回去旧约的,庆典式,医治,赞美和献祭的重点;3. 许多短诗,内容歌词,抄录自旧约诗篇,或其他经文。而两百年前的圣诗歌词,多是人对信仰的回应,感想。
我个人认为,短诗的创作是否在进步,还需观察,但的确有很多人参与了诗歌创作,卫理公会青年团契在这方面也一直积极参与。然而,进步指的是什么呢?是音乐与诗词素质的提升吗?不否认有些现代短诗的确写得好,但到底多少是真的有“神学议程”呢?抄录圣经就是有神学?说现代的短诗抄录圣经,两百年前的则是回应与感想为多,这也不一定对,强调个人感受的短诗,随手可得!

欢迎大家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