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September 4, 2010

雷兢业对陈家富之回应文章

楊慶球牧師有一本近作《二十世紀神學選讀》(香港:基道書樓,2010),在網上帶來一些評論,其中有些是很不客氣的。作為他的同事,不免有點為他感到不憤,所以寫下了一些個人的感想。我強調自己不是一個中立的觀察者,但我的話是否因此而變得毫無價值,那就由讀者去判斷吧。

1. 可能楊牧師的書應改名為《一個福音派信徒寫給一般信徒的對二十世紀新教神學的個人選讀和初步反省》,可以避免一些誤解;當然,沒有出版社會同意用這樣的一個題目。他在序言中已明言:「因此﹝本書﹞是按我個人的興趣及理解,…所謂重要的,是指我們認為他們這方面的思想對今日的華人信徒,包括中國大陸的基督徒有益處,…因此本書不是純為學術而寫,而是有我個人的價值取向。」「本書是一個開始,現在選哪一位並不太重要,重要的是將來還寫下去。」(p. xiv)

2. 為何書中沒有Karl Rahner或Zizioulas?當然不是因為他們不重要,但是對一般華人的福音派信徒而言,這些都是陌生的名字。他們卻可能在某些新教的神學作品中看到巴特或史托德的名字,因而想知多一些這些神學家,所以向他們介紹新教的神學有一定的優先。這本書有普世精神嗎?在乎對那一種讀者而言,對於那些飽讀神學的有識之仕,本書當然不够普世性。但對於一些保守的教會和信徒,巴特已經跡近異端,田立克更可能是魔鬼的化身。楊書以平實的手法介紹他們的思想中對福音派信徒的「有益處」,九章中只有最後兩章是介紹正宗的福音派神學家,如果楊書能幫助更多的福音信徒進入其他新教傳統的神學家的豐富思想,已是「功德無量」。重要的不是楊書漏了甚麼人,而是有人繼續去介紹Karl Rahner, von Balthasar, Gutierrez, Zizioulas etc.(全文

4 comments:

思问者 said...

首先,可能要问,杨庆球是用博士还是牧师的名义写书?

如果他自称自己是博士,我们当然需要从审阅博士的标准去阅读他的正读与误读。

而如果他是以牧师身份写书,那么我们可以对他不那么严谨——如果他也以牧者心怀读巴特、田力克。

要不然,他无论如何都得直面他的误解带来的批评——因为这样的误解不是让更多福音派想读巴特、田力克,而是让更多福音派保持安全的偏见。

所以雷竞业不应该鼓励和放任杨庆球去误读误解“非”福音派神学家而不是帮亲不帮理的保护杨庆球。

littleho said...

謝謝轉載文章。
實有雙重失望之感。
或許太有take it personal的反應。

Perng Shyang Teng said...

豪仔,

“双重失望感”,你说出了我的感受!

littleho said...

I wrote a brief reflection, please take a read.
http://littlehohk.blogspot.com/2010/09/blog-post_0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