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December 18, 2009

传道人与会友的关系

前几天从一位神学院同学的部落格读到这样的一句话,“教会里面只有会友,没有朋友”(这是她在实习教会,听见一个传道人的“肺腑之言”,由于网络缓慢,恕我没有把链接放上来)。无独有偶,今天则在另一个朋友的部落格上读到主张牧师与会友之间应该保持一定的距离。什么距离呢?他没说,大概是安全的距离吧!

此外,也有一些朋友留言说,牧师必须保持距离,不要把自己的底牌揭开,否则会友不会对他尊重。另有人说,有些牧师与某一些会友特别好,称(干)兄道(干)弟,反而引起教会的小圈子,所以,牧师与会友一定要保持距离。

读着这样的贴文,我是很纳闷的。人与人之间必定是有距离的,而距离的大小远近,取决于彼此的关系。若一个牧师与会友的关系是“安全”的,距离也必定是“安全”的,但只拥有安全距离的牧养关系,有可能深入吗?这样的牧养会否只变成搔痒呢?

当然,若牧师在教会搞小圈子,成天只与几个有头有脸的会友在一起,那当然不成体统,而且,这也不是牧养。

自己即将踏入牧养的行列,我的牧养神学为何呢?在行政上,我相信团队事奉,而在牧养上,我梦想双向牧养。是的,这是个理想,而且这理想需要有假设有一个成熟的信仰群体。无论如何,成熟的信仰群体不是自有永有的,我们需要去培养。对一个传道人而言,双向牧养意味着他必须认识到,人与人之间总是彼此影响的,而且自己总有学习与成长的空间。在上帝的家里,传道人虽然被赋予职分去关心、教导、牧养上帝的群羊,但他也必须认识到自己也是可以被关心、教导和牧养的。对一个会友而言,他需要知道传道人不是上帝,传道仍旧有进步的空间,而一间成熟的教会,是可以与传道人一起成长的。

这样的理想会过份吗?有人或许会暗说:“看你何时碰钉子!”。是的,我或许会碰上钉子,但,朝这方向走过去,若真的碰钉子,还是值得的!

21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我想是有危机的。
耶稣和他的门徒一起吃喝,一起睡,一起玩。天天经历神迹,明知眼前是上帝的独身子,门徒们也有越权的时候。

唐崇荣牧师说,那一次,就是最后晚餐。耶稣说,彼得你要不认我。彼得竟然不相信耶稣,(顶嘴)‘我绝对不会这样’。

可是,生命影响生命。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做好心里准备将来会被‘顶嘴’

Eldy said...

In God we all brother r the same^^

I am me said...

你的大作,终于出炉了。
对这个课题,我有一些反思,请浏览:http://my-lord-jesus.blogspot.com/2009/12/blog-post_19.html
再交流!

逍遥子 Odysseus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
Tik Wah said...

“双向牧养”:这信念和理想是健康的。然而,它却要求我们常常学习谦柔。

而谦柔却常常是我们忘记的。。。!

Perng Shyang Teng said...

谢谢无名氏的留言,喜欢你那句,“生命影响生命。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愿上帝赐福你。

Perng Shyang Teng said...

Eldy, 谢谢你的留言。

Perng Shyang Teng said...

真我,阅读了你的作品,迟些会给些回应。

Perng Shyang Teng said...

“真我”是姐妹吗?如何看得出?

逍遥子,人是彻底败坏的,但愿靠着上帝的恩典,我能坚持到底。

Perng Shyang Teng said...

Tik Wah,你指出了关键点!

诗艳 said...

很好很健康的理念!加油!

...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a blog administrator.
沙崙 said...

“距离”,或者说“界限”(boundary)未必带有消极的讯息。它是人一生要学习的功课。
当有人说“传道人跟会友要保持一段距离”时,先弄清楚为何那么说,就会体会忠言所至。
有婚外情的个案,闹翻的人际关系,传道人遇见性试探...追根究底可能跟“起初没有划清界限”有关。
即使生命影响生命,也需要认清界限和距离。

Anonymous said...

"教会里面只有会友,没有朋友"

若是牧者们和“将要”成为牧羊人的神学院诸位都带着上面这般心态,处处防守,步步为营,很明显的,接下来的这句:

“我赞成:只有会友,若要成为朋友,点到为止,适可而止,那就最好!”
就是现今教会的最佳写照。也让牧养里很重要的“关系牧养”的建立打了折扣,沦落为:距离牧养“。。

再加上这句“有那几个会友可以牧养牧者的?”恐怕会造就更多的领袖,而不是牧者。。。

亲爱的牧者传道,同工们,迪华老哥说的:“谦柔”,把它听、活进生命里吧。。会友们真的很渴望关系的牧养,而非“距离”的牧养。。

Perng Shyang Teng said...

谢谢诗艳的到访与留言。

Perng Shyang Teng said...

沙崙,我想“距离”与“界限”是有分别的。若整个讨论是如何保持恰当的界限,我想,这是适当的。

正如,孩子与父母之间是有界限的,但是否应当有“安全距离”呢?我想,两者的分别是蛮大的。

无论如何,谢谢你提出“界限”的观念,这或许是提起这话题的朋友心中真正所想的。

Perng Shyang Teng said...

第二位无名氏,谢谢你的留言与洞见!

逍遥子 Odysseus said...

以无名氏发言,这举动本身,已经是,保持安全距离!

Perng Shyang Teng said...

逍遥子,你的多重身份,是否也是为了安全距离呢?

Anonymous said...

我想我了解迪华牧师所谓的双向牧养和谦卑。

我是一位老师。学生如果提出与我不一样的见解。我不见得高兴。有一次很明显的经验。事后,那件事常常在脑海里重演。

为什么我不允许学生挑战我呢?难道我不愿意他们成长吗?我要他们永远在我之下?还是自己把特权抓在手里,不肯虚己?如果是这样,教导不会在下课之后仍然延续;很可能,在课堂上,学生也不愿意学习。那一天学生学成归来,看见老师会不理睬这位老师。但是眼前的老师如果是予生命交流的,学生就是当上了医生律师还是尊重老师的。

我不懂牧养的主权和困难。但是,我看到的牧者多数高高在上。牧者如果永远高高在上,不让会友超越,教导会延续吗?生命能交流吗?
它反映的不过是惧怕。惧怕被超越,惧怕不被尊敬,惧怕跌入什么样的危机。

圣经说,人为朋友舍命,没有比这个更大的爱了。

Perng Shyang Teng said...

第三位无名氏,

谢谢你的留言与交流。是的,你的观察及体验非常正确。在位的,若害怕被超越,他是难以进步及成长的,而与会众的关系,也将流于表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