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September 16, 2009

对“神迹之分析与批判”之初步回应

还未把王俊才牧师的文章读完,但就所读的部分,作了初步的回应。



还未完全阅读这篇文章,但可以就开始4页的论述给予一些回应。

1. 这篇文章共13页,虽然附上了参考书目,但整篇文章只有一个注脚,这对学术研究而言是不足够的,望作者能补上。

2. 作者在文章前端引述了灵恩运动(1-3波的发展),然后给予三点总结。这三点都很重要,不只是放在对灵恩运动的批判中,就是对今天非灵恩教会也能起提醒与批判的作用。犯上这三点的,不一定是灵恩教会;同样,灵恩教会也未必犯上这三点。这样的评述,有点约化(reduction)。

3. 作者评论灵恩教会(运动)不看重圣经研究,而且肤浅解经,这种评论似乎停留在80年代。近期在灵恩圈子中,已有好多有分量的解经著作出版,其中包括新的解经系列(Pentecostal Commentary, Deo Publishing)。早期,James Dunn与一些灵恩派圣经学者针对“圣灵的洗”之解经争论,也叫人看见他们的解经功力。

4. “灵恩运动并不是产生圣洁生活见证的运动”?作者以大觉醒运动中的现象批判现今的灵恩运动,是否公允呢?是否同样犯上以“叙事文体”当作“总原则教导”的毛病呢?以同样的标准,放在今天许多非灵恩教会上,我们是否会得出同样的结论呢?

我本身属于非灵恩传统,对灵恩现象也有许多批判。以上的评论,属于学术交流,期待我们在论证的过程中,给予公允的判断。

完成文章的其它部分后,会再给予回应。”

4 comments:

God's Visitation said...

华人教会仍然以60年代的思想框架来看灵恩运动,当然他们的思想出现一点偏差咯!再加上华人教会的牧者和信徒对灵恩运动等书籍没有作出研究,无论是本身福音派或是圣经学者或是教会历史或是灵恩派学者等著作。今天在基督教书籍的市场上“大吧”(很多咯)。随手一本咱们的师公James D.G.Dunn和灵恩派学者大师对话,的确令人刺激和触感神经似的。
此外,华人教会别先入为主,有灵恩现象出现的时候,先别界定为“走灵恩”。若先界定“走灵恩”,万一是圣灵的工作,很容易陷入亵渎圣灵一事里。宁可先了解和沟通分享,有一点时间来考验,自然我们能够知道到底是否经历圣灵或是圣灵的工作。按小弟的观察,往往华人教会没有了解和沟通分享,有些人士便界定了什么是“灵恩”或“走灵恩”。危险!危险!
当然,华人教会曾经被伤害了,的确是重伤!不是推卸责任。只是活在现今,教会需有新思维咯!
虎三先生上

God's Visitation said...

“神迹之分析与批判”的作者的确花了一些时间来研究,特别从圣经和一些复兴家如爱德华滋和卫斯理约翰。可惜,此文章缺少了一项非常重要的研究,就是终止论。研究神迹,必须研究终止论的历史背景和理论。当然作者提出很多圣经的背景。可是在作者的结论,却以约拿一事作出看法,作者说:"因为上帝拯救罪人的真正大能是显明在耶稣救赎性牺牲的事件上而不是在神迹奇事上。"。
按照作者的参考书籍,大概只有7,8本有关探讨灵恩课题的书籍。而有关圣经研究书籍占了一大半。而且,如果小弟观察的不错,作者的思想大部分来自一两位学者。其实,小弟相信作者对这些课题满有兴趣,功夫下了不少。然而作者稍为以弹性的思维来看此课题,必定大有收获。

Perng Shyang Teng said...

谢谢“上帝临在”的回应。

部分华人教会的确在灵恩问题中面对伤害,因此更应该在这课题上,如你所说的有更多的沟通与交流。

灵恩问题的确是个神学问题,需要带着神学的关怀与严谨,还有许多的谦卑来思考。

freefun0616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a blog administra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