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April 1, 2009

转载:明天要不要政变?

匈奴未灭/黄进发专栏】从历史的纵深去看,霹雳州武吉干当国会议席补选的最重要意义,不是对下一任首相的信任投票,因为首相到底可来可去;甚至也不是去年3月8日民主战果的保卫战,因为民主化暂时性退潮会有再涨潮的时候。
这场补选的历史性意义在于:这个国家要不要走上政变频仍的道路?如果要把这个意义化成公民投票的正式文字,那就是:马来西亚明天要不要面对政变的风险?

为什么本来有民主体制的国家会发生政变?答案很简单,因为有人不愿意让民意决定政权,或者输了却不愿意认输。如果赞比里的伪政权愿意在推到民联政府后解散议会让民意裁决,并且赢得选举,那么就算国阵政府再种族主义,我们也必须承认其合法性,而只能批判其政策。

事实的发展却是,赞比里(右图左二)团伙上台走的完全是后门。我们依然需要纳税,却不再能凭自己喜好决定政府。我们在实质上已经和被外国势力殖民,或者被逼向黑社会缴纳保护费的蚁民没有什么分别,因为被殖民者和黑社会的保护对象都是只有缴钱的义务,没有投票的权利。(粗体为转载者所强调)

这些褫夺人民民主权利的人,是民主政治的罪犯,是乱党,是乱臣贼子。在春秋时代,孔子著《春秋》,通过历史的批判,使乱臣贼子惧。在民主的年代,讨伐乱臣贼子,不靠史官,靠选民。

选民如果不严打政变团伙,政变就会一而再,再而三地发生,因为选举不能决定大局。而政治到时将沦落为黑社会的械斗,一帮斗倒了一帮,另一帮又再尝试把原任斗倒。

泰国在1932年发生第一场政变中,在其后的77年中一共发生了另外17场政变,宪法也定了17部。

如果我们不要未来发生政变,我们就必须确保霹雳州的政变得到选民的严厉谴责。

否则,如果下一次大选,不小心,巫统得到了半岛马来人的过半支持,但是在全国失去多数,是不是又拒绝认输?我们能够避免成为下一个泰国、菲律宾、巴基斯坦、孟加拉的危机吗?
保卫民主飞将军

这一场补选决定的不是谁做国会议员,是未来的国会议员还是不是民选的。它决定的不是纳吉这份工作可以做多久,而是一般老百姓将来需要不需要在政变后的经济废墟里找工作。

如果巫统在这场选举险胜甚至以微差落败,巫统将把战绩解释成选民不介意政变的通行证。这张通行证不但将成为马来西亚民主的墓志铭(注),也将成为所有马来西亚人前往新泰国或新菲律宾的护照。

英国首相在二战时赞许保卫英伦免于纳粹铁蹄的空军时说:“在人类的冲突历史中,从来没有这么多人欠这么少人这么多。”(Never in the field of human conflict was so much owed by so many to so few。)

如果您是武吉干当的选民,您必须记得您就是其他2600万人赖以护卫马来西亚民主的五万位飞将军之一。

我们其他身在霹雳州、马来西亚其他地方的选民再愤怒再忧虑,都没有机会直接对乱党进行政治判刑,警告这些亡命之徒未来不要再铤而走险。

只要政变没有被压倒性的击败,乱臣贼子们都会厚颜无耻地宣称人民接受了伪政权。所以,在这样的时世与世局,反对政变的选票永远只会嫌少,不会嫌多。

每一张反对乱党的票,都像《春秋》,都是在狠狠地刮乱臣贼子们一记耳光,告诉他们不要胡作非为,因为我们人民老板会秋后算账,绝不手软!

如果您不希望下一届选举后看着国家陷入政变的乱局中,就算您必须请假、兼程赶路回家,您当天一定要去投票,投政变一张明确的反对票,捍卫马来西亚公民的权利与尊严!

注:中国诗人北岛诗云:“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