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April 27, 2009

一位被恶法囚禁者的告白!

以下是兴权会领袖乌达雅古玛未经审讯,就被内安法令囚禁超过500天后的告白,请大家耐心读完,并用心灵与理智去感受及思想!

今天,2009年4月26日,是我在巫统未审讯扣留之下的第500个囚禁之日;我想,这就是对我这样一个印度人少数族群、一个当了18年律师的所谓“正义”吧!

首相纳吉继续单方面的延长我的两年扣留期,在其政权底下,我可能还必须面对无止尽的囚禁。在我身处的甘文丁扣留营里,多的是被《1960年内安法令》拘禁八年的扣留犯。

然而,我毫不后悔。我心中非常清楚,每一天,在我肉体上施予的囚禁,都能够释放上千个对抗巫统不公暴政的心灵;这些获得释放的心智将对抗巫统的边缘化、歧视、压迫、把印度人社群从马来西亚国家发展排挤出去的力量。

今天,我的年岁又过了500天;今天,我已经失去珍贵自由500天;今天,是我为了对抗《内安法令》拘禁,不再剃须与梳头发的第500天;今天,是我穿上蓝垮裤、看起来像侍应生制服的白色囚服的第500天!

2009年1月31日,我意外的弄伤了左脚小指,由于我的糖尿病病情,使得情况伤口恶化。从我受伤的第一天起,我就要求狱方将我送至私立鹰阁医院(Gleneagles Hospital)治疗,因为我对政府医院医生的独立性毫无信心,我相信他们一定和内政部与政治部警察有了协议。

经抗议后,狱方终于在今年2月3日将我送入政府医院治疗。如我预料,医生漠视我左脚肿胀发黑的的状况,她说医院没有多余病床,也拒绝将我转送整形外科或物理治疗单位,甚至也不因我扣留期间的突发心脏病病情而转介心脏科。

我的脚没有接受任何诊疗、没有药方。这名医生告诉我,我的脚会自己好起来。当这名医生在警察资料夹里写下诊断,然后还给那名陪同我看诊的警察时,我更加肯定了先前的疑虑。

第二周,我左脚的情况愈来愈糟糕,即使我不断恳求,但狱方依然拒绝我,甚至连政府医院,他们都不愿带我去看诊。我四度就此事报警,但没有任何行动,他们连我的口供都没录。

我设想最糟的情况,应该就是失去左脚;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惊觉,身为一名律师,我却无法自救,我根本什么都做不了,我是一名囚犯。

即使如此,我想那应该就是最糟的状况,我必须装上义肢才能继续走动。我能够感觉到,在每一天的结束前,信徒在“人民力量”支持者号召下,聚集在全国各地的兴都庙宇里,这些就足以拯救我的脚,确保我狱中安康。

2009年3月22日,我发现盛给我的鸡肉参巴里竟然有一块牛肉。巴基斯坦籍的莫哈末(Mohamad)、斯里兰卡籍的阿都沙尊(Abdul Sarjon)及几名在厨房里工作的扣留犯都非常肯定,鸡肉与牛肉是同时放在一个锅子里煮,之后才把鸡肉杓出、盛上。

我立即报警,但一如往常,没有任何事情发生。假设今天的情况发生在马来人回教徒身上,巫统就会有另一套规则。

我想这应该就是首相纳吉的“一个马来西亚”政策的一部份,一个马来西亚,两个制度。

从那天起,我拒绝食用扣留营厨房烹煮的任何食物,以抗议狱方忽视《联邦宪法》第11条赋予的宗教信仰自由权利。身为兴都教徒,我不吃牛肉,现在只靠面包和饼干生存。

走过这500天,我从来没有后悔开始、带领这斗争的行列,我相信公义,尤其是马来西亚印度人的正义会到来。

这500天里,我拒绝会见任何政治部警察,他们两、三个月就来探访一次,以“为我恳求获释”。我从未犯错,也不准备去求饶以获得自由。最近,我才拒绝会见巫统的内政部长,因为我清楚知道,我的自由就操在他手里。

兴都权利行动力量(HINDRAF)运动中的人民力量斗争,充满最真实、真诚的精神,才是我最大的满足,也是我得以在囚禁中坚持下去的力量。

当我看到上千名兴都权利支持者勇敢的面对镇暴部队的催泪弹与水炮车,他们面对警察的暴力殴打、逮捕、铐上手铐、扣留、被提控上庭,却丝毫没有畏惧,他们依然站在被告栏内,毫不屈服的面对可能的刑罚。这些可能让他们失去工作,他们的妻儿必须一起受苦。

你们所做的一切、所有的牺牲,都会把巫统的种族主义、宗教极端主义、排挤印度人社群等等带向终点。我向你们致敬,我以你们为荣。人民力量万岁!

我每天都在囚禁中受苦,我想念我的自由、家人、妻子与孩子。

但是,我已经做好最坏的打算,为了兴都权利,我愿接受另一个500天的囚禁。巫统或可囚住我的肉身,但他们无法把兴都权利的人民力量都给囚禁起来。

2008年3月8日是人民力量的临界点,导致巫统、国阵失去三分之二国会多数及四个西马州属政权的关键之役。

在武吉士南卯及武吉干当的补选中,人民力量再一次展现其影响力,即使在我的梦里,我都未曾想见人民力量可以发挥到这样一种境界。

我不是甘地(Mahatma Gandhi)或曼德拉(Nelson Mandela),但巫统必须了解并接受,这是人民的怨愤、被压制的痛楚与苦难,这些苦楚导致2007年11月25日那一场不可小觑的兴都权利十万人游行。

大家必须耐心,巫统不会改变的,但我们将在2012年或2013年的全国大选改变他。我们将终结巫统的欺压手段与恐惧统治。我们已经足足等了52年!

大家必须耐心,在未来的三或四年里,将会有一个新开始,新的政治结构,对印度人也公平的平等机会。一个印度人也可进入国家发展主流的马来西亚。

遭囚禁的每一分每一秒里,我都在想着人民力量,为人民力量祈祷。我擎划着我们未来的斗争,请为我的自由祷告,祈求终结巫统的统治,则公义才能得以彰显。

巫统或许可以用这500天的囚禁来惩罚我,但是你们,人民力量却可以反过来用选票,狠狠的教训巫统、国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