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May 4, 2009

谢谢关心!

我今天才从家里回到神学院,回家休息了几天,尝试调整自己的生活。

上星期连续5天失眠,每天几乎到天亮才入睡,但由于还需要上课,所以每天只睡3小时左右。回想那情况,是蛮惊人的,我不知道自己如何能持续5天,更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忽然垮了。不能入眠,精神固然很差,食量也受影响,身体觉得虚弱。所以,上星期四毅然决定上过早上的课,就回家一趟,让自己换个环境,也让家庭医生检查一下。

那天回到家后,立刻去看医生,医生也抽血送去检验,并没有任何不妥。医生只劝我尽量放松,也不打算给我安眠药。回到家,我已经作好不能入睡的准备。我发现,当自己两天不能入眠后,我对睡眠开始有压力了,害怕自己睡不着,想逼自己入睡(但这是不可能的)。回到家,由于知道隔天不需要刻意早起床,心想,就算睡不着,就在白天睡迟一点,最重要是把这个恶性循环制止掉。

在家的这几天,实在放纵!我看了几部电影,读了一些书,当然也继续处理我正在撰写的释经文章(但只写了一小段,补充了好一些注脚)。当然,礼拜天因为一些突发事件,还要讲道,这是意外收获!调整了几天,开始时还是难以入眠,但却能有足够的睡眠(睡眠时间够长),到昨天为止情况是改善了许多。今天,回到神学院,希望能够安然入睡。

这几天得到许多朋友的问候与关怀,不论是在部落格留言、手机简讯、电话、msn或电邮,这都让我知道自己不是一个人在面对。谢谢大家的关怀!经过了这次,我想我更能体会失去睡眠的痛苦,在将来的牧养也更有同理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