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May 7, 2009

何谓1Malaysia?

以下这篇短文是我的朋友写的,很有意思。得到他的允许后,刊登在这里。请大家耐心阅读。

慢一点,请你从你目前看信的这个角度继续看下去,不要眨眼,它是不是IMalaysia?

其实,正确的写法是:1Malaysia。

把IMalaysia 打成了小写, 就是:imalaysia, 我-马来西亚。imalaysia的解读:i-city, it-world, i-banking, ipod...。但也可以是“我-马来西亚”- 如果中英文杂着读,就是Malglish的读法,像“ku kasih you”。

请别打错字,也别读错。最重要的是说话的人要说对话。

就算“1”罢,“一”是什么? satuan? kesatuan? bersatuan? together? unity? uniformity? 它和中国字的“一”同样麻烦。如果是统一, 那就是穿制服 (wearing uniform)的马来西亚;如果是“合一”,可能就是尊重差异的“一”。柔佛州的州务大臣曾经这样说过:“我对Bangsa Malaysia的理解是a unity that is hinged upon the Malays” (消息刊于 The Star。关于刚上任的首相从前说过的狠话,参这里

人们从生活实践中明确的经验到何谓被边缘化的人民的滋味。这些观感真实反映在大学生尚未毕业就已经知道自己即将要失业!因为“我被派去读自己不要读的科系”,“我要读的科系进不到!”, 但我隔壁的阿朱阿罗竟然进到。这叫什么“一”?

没有“1” 是不牵涉到人的。谁-和-谁-一。“一“个人的时候,不需要与人“合一”, 也不需要“统一”什么。一个人的时候,没有社会。“个体化的社会”(Z. Bauman的预言)来到了,但他还是认为有“社会”这个东东。

但我们目前的社会是什么样子的?请听...

如果配额制不拿掉,边缘化就是事实;
如果小学、中学、大学不是“联合国“,而是上尊下卑;
如果人民继续各自活动、各自生活;
如果买房子还是有打折;
如果没钱用,只有特种公民可以去银行领钱;
如果公务员仍旧讲究特种固打;
如果GLC制度仍旧不改善, 私相授受,制度上贪污;
如果谈经济时台面说一番话,台下做另一场戏;
如果其它宗教申请土地盖教堂还是不被许可;
如果人民的地契还是暂时的;
如果外国人来投资保障“人民”工作、门槛多多;
如果大学生想要读的系读不到,报读的系却是准备迎接“毕业就是失业”,所读的不是市场所需要的;
如果公共政策依旧倾斜;
如果在城市里大多数的人们-不论什么肤色 - 仍旧贫穷;
如果依旧人吃人;
如果人民仍旧歧视人民;
如果仍旧霸权,讲究“赐予”、“感恩”,“钦定”;
如果...政府=政治;
如果基督徒依旧迂腐的认为“政教分离”,却搞不懂“政”为何物- 继续以一种以讹传讹的心态面对公共的事务(government) 和公众的事务 (political),把二者等同或者将二者颠三倒四,在教会里继续把自己的错“政”说向信徒讲成对,把别人的对“政”说误会成是错的;
如果社会没有了公义,教会没有了公义;
如果人民继续一生贫穷,富有的人忘记了取之社会还诸社会的公益;
如果人们用方法操控法律;
如果贪污的人当官,随己意卖地、揽权;
如果踢球的同时也当裁判,当律师的也当法官,党棍同时兼法官;
如果...

各位,这一切的“如果“, 就是“我们“的社会 - 生病的社会、社会里的真相, “我们”的缩略版,就是1Malaysia的社会脉络。

"1"是最应该讲“我们”的。但是,如果把这个社会的脉络 - 人与人之间的碰撞都通通的拿走了,请问“1”还剩下什么?没有“多”又如何需要 “1”?“1”不从这些众多的社会议题说起,那又从何说起?“1”又会在什么脉络进行?

政治社会学, 思考至此。

结论:每个人登台, 都有soundbite,人们不会记得长篇大论,但人们会记得“短句”。魔术师最会的是障眼。英国的工党竞选期间打着 New Labour 的口号, 保守党对此的反应?New Labour, New Danger。

我们也听过许多soundbites。人们喜欢。

但我希望1Malaysia不是我读错了, 变成Malglish: IMalaysia (我就是马来西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