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February 10, 2009

转载:杨映波:变天,不一定晴天霹雳!

在一个部落格读到这篇文章,让我想起杨律师在308前的一番话。当时他说,“50年前,若有人说美国有可能会出现黑人总统,大家一定笑他白痴。今天(308前),有人说国阵会失去霸权,别人也会笑他傻,但是,如果不是今天,有可能是10年后、50年后、100年后,我们不能失去对一个更好的马来西亚的盼望!”(这可能不是他当天讲的每一句,但却是我所听进去的!)

-----------------------------------------------------------------------------------------------

你说,308的变天,是霹雳州全体人民决定的。我认同。

你说,206的变天,是仅仅几个人的决定。我认同。

你说,308的变天,是正面和令人鼓舞的。我也认同。

你说,206的变天,是令人沮丧令人灰心的。我不认同。

为什么呢?原因多著呢。

206事件,是迟早的事。能够维持接近一年不变,已经很不错了。数十年来,投身我国在野党的人士,不但吃力不讨好,还屡受压迫。这情况下,会有多少牺牲小我的勇夫?缺乏勇夫之时,为了应付局势之需,不得不以半勇者和不勇者来凑数。这不是在野党的错,是大家的错(当然包括我),因为我们之中勇夫太少。

我们没有自己披甲上阵,委托了几位将士,又没有供应足够的士兵。这种情况下,能期待他们势如破竹吗?暂时输了一战,我们就该灰心吗?如果我们气馁,对得起自己和将士们吗?

不只如此。 一个社会的成长,有如一个人的长大。过程中,会有波折和坎坷。步伐错了,纠正。绊倒了,站起。从失败中吸取经验,从逆境中寻求突破。况且,我们社会数十年来的腐化,大家都需负起责任。荒废了几十年的枯土,能很快变成绿洲吗?

所以,206的变天,不应让我们沮丧或灰心。 206的变天,是我们成长过程的一个提醒,一个教训。它应该让我们把308开始张开的眼睛张得更亮,看清更多的事理,看穿更多的险恶,看明白以后该怎么做,以防丑事重演。

我们国家才52岁,年轻得很。进步是一段九曲十三湾的路程,我们在308给了自己一个良好的开始,难道就能让206的小挫折使我们半途而废? 今天的种种困境,就是因为以往的袖手旁观使到奸人得逞。如果我们灰心而放弃,将来的苦头会比以前不堪设想。

因此,我们要把206当作一个宝贵的经验,把它带来的悲愤化为一股默默的力量。我们要因它而变成更积极,更坚定,更把社会的进展当成己任。 民联必须认真地把206当成一次宝贵的教训,不能只怪别人,必须自我检讨,纠正自己内部问题,改善以后合作的方式和策略,否则必会再败。

206看似恶梦,却倒未必。人类智慧库中有句人算不如天算,又有句塞翁失马。将来回头看,可能因此事件失一州而得一国也说不定! 那可能吗?可能,但只欠一物。欠的并非东风,欠的是大家的努力,你我从今更积极的说服更多的大马人民把社会的进展当成己任,抛弃种族观念,排斥贪污和腐败。

真的,改变命运不是靠埋怨他人,是靠自己动手耕耘。 所以,别人变时无需怕无需慌,因为我们也可以变。我们可以变得更坚强,更明智,更勇敢,更努力,更合作。 又不单如此。 206变天之后,如果国阵能在霹雳州变得很公平廉正,那也是件好事,大家可得谢谢民联在短短一年内树立的好榜样。相反的,如果国阵不改前非,在不久的将来恐要连本带利的偿还选民。只要人民成熟理智,最终不会成为输家。

再者,这次事件也可能引发一些其它社会改革方面的课题,例如各州宪法的修进,或统治者的权限等。这些都有待将来历史的见证。 206的变天,高官说:绝对没有涉及金钱。我身为律师,在没有证据之下,岂可他言?但是,人民法庭说的是公信!所谓公信者,大家心里相信的是什么也。 我问过街上许多人,各族,各行业,各阶级。我说:我相信此事件没有涉及金钱,因为没有相关的证据。没想到他们都笑我幼稚无知,很惭愧,一向自以为能言善辩的我,竟然无法说服任何一人。可见,公信是很难搞的事。

(注:谨以此文献给在变天前夕离开我们的教育家沈慕羽,我的小学校长,一个会因为挫折而加倍努力的榜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