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February 7, 2009

同样是跳槽,为何反应如此不同?--更新

916变天,全国人民随着安华起舞,就连国阵也不例外,组团出国“考察”避风头。当时,没有政党背景的老百姓,就算不太希望看见有太大的转变,也多少对安华有所期待。这次,霹雳州变天,同样是藉着跳槽,民间的反应却是完全不同,大多数表示不满。若变天的是森州,情况会一样吗?倒不一定!

我在想,安华的跳槽与纳吉的跳槽,到底有什么不一样?如果都一样,为何大家的反应如此极端?难道只是个人魅力的问题?我想,以下几点或许其中一些因素:

1. 安华的跳槽论强调的乃是政治理念,要求有同样理念的国州议员跳槽,把国家搞好。纳吉的跳槽则充满金钱政治的味道。巫统的贪污腐败是公开的秘密,从老马到姑里,都把事情说得清楚了。这次的跳槽从5千万2人,到5百万1人的“遥言”,再加上许多的威胁控诉,都让人看见背后的肮脏手段,这是人民最厌恶的!

2. 安华的跳槽论正是国际原油价格高涨时,希望透过夺取中央政权,改善经济并减轻人民负担。纳吉的跳槽则只是为了权力,或许也为了自己3月坐镇巫统及中央首长时,展现实力。这或许能说服那些看到钱与权就伸舌头、摇尾巴的走狗,却说服不了人民!

3. 安华的跳槽论依循合乎宪法的途径,虽然有人怀疑他到底有没有足够的人数。纳吉的跳槽,不单把人民的期望毁掉,也把宪法视之为无物!

4. 最后,或许是最重要的,安华的跳槽论带着人民的期待,而纳吉的则毁了人民的期望!

这篇贴文,就让我借用狂子的话来结束吧!

我不相信任何政党。我只相信正确的国家理念应当得以执行以保护人民。
我不忠于任何政党。我只忠于信仰所提倡的信望爱去关怀人民权利。
我不服从任何政党。我只服从训导我去爱人如己的信仰。
我不属于任何政党。我只属于神国的子民,在这片地土寻求神的义。
所以我依然有盼望,而且还会继续向前看。

注:公正党称916变天公开合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