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February 17, 2009

RPK的最后一封告国人书?

以下文字转载自求真,原稿刊于这里

明天我也许会在内安法令下被扣留。无论如何,在谈到这个之前,让我来给你们一些四月初的两场补选预测。在2004年, 国阵以7695张的多数票赢了武吉士南卯区州议席。在2008年,他们则以2362张多数票输掉(参考以下图表)。在这次的补选,我预测有26000人出来投票,然后反对党可以得到3,500到4,500张得多数票。

至于武吉干当的国会议席,在2004年, 国阵以8888张的多数票胜出。在2008年,他们则以1566张多数票输掉(参考以下图表)。在这次的补选,我预测有42000人出来投票,然后反对党可以得到5000到8000张得多数票。

你看,我还不知道候选人是谁,就能预测出这样的成绩。我是没有选择了的。在2009年2月17日星期二,联邦法院将开审有关我得以在内安法令下释放的上诉。而我就不知道结果是如何的。看来我还有24个小时的时间做个自由人。若今天我不写这篇文章的话,我看就没有什么机会了。

在2008年11月7日,沙亚南高庭批准我的人身保护令。政府就为此提出上诉,却不知为何当沙亚南高庭撤销拉萨巴京达的谋杀嫌疑的时候,政府就不这么做。

上个星期我在法庭内已看到三位法官的表现。我所看到的并没有让我更加有信心。首先,我们要求七司会审,或至少五司会审。不过法庭不准许,只给我们一个三司会审。而三名法官中的两名都对我们有成见。虽然还没有开庭,看来我的命运已经被决定了。

无论如何,我已经知道不是首相阿都拉要扣留我。他甚至不知道我被扣留了。扣留令是来自副首相纳吉。既然我一直努力着不想让他在今年四月一日当上首相,我也不会怪他要除掉我这支眼中钉。

我的朋友和家人都要我离开这个国家,并在其它国家寻求政治庇护。他们觉得我还能够在外地继续斗争。虽然我老婆一直哀求我考虑,但我却反对这么做。我不是半途而废的人,也不会逃避。即使这是人生最后一件事,我也会留下来,斗到最后。

若我终究会失去自由就由它去吧。这就是我对抗当权者所要付出的代价。但我不会静悄悄地走,或与当权者做出妥协,以确保我的自由。

我被提供一个选择。拿钱当富翁或坐牢。我拒绝金钱,选择坐牢。这是我的选择,也没有人能够让我做出其它选择。虽然我必须付出代价,一个非常巨大的代价。但这个代价是斗争的代价,因此而不菲。

我不会投降,但抗拒至终。我捍卫正道,反对错误。回教的说法就是Amar makruf, nahi munkar。我们必须捍卫真理,拒绝错误。那不止是回教的做法,也是所有宗教的做法。即使是无神论者,也深信如此。因此,你不必需要有宗教信仰,才能接受amar makruf, nahi munkar的原则。

千年以来,无数的人因为站在正义的一方而从容就义。我所作出的选择,与这些许多如今不被人知的人所作出的选择一样。所以,我所作的,也不是说之前的人没有做过。

我的抗争将会持续下去。但我会在甘文丁的扣留中心继续抗争下去。在我走后,就要看你们这些自由的人的了。我的抗争,将会以新的形式出现。我将不能书写,或出来演讲。我的声响已被消音。但我还能够以静寂之语说出,这就是我新式的抗争。

在扣留时,我将不会开口说一言半句,我会持续沉默。我不会签署任何在扣留中心他们会逼你签署的文件。我的署名将不会出现在任何纸张。

这样做的话就是表示说,我的家人或律师都不能见到我。是的,那就是因为我“不合作”而需要付出的代价。我知道会这样,我也有心理准备了。

我会拒绝所有医药疗程,或进入任何医院。我也会拒绝接受甘文丁当局提供的饮品食物。我会拒绝离开我的牢房,然后去见任何的牢狱当局。简短来说,我只守在我的八方尺大的牢房中,隔绝牢房外的世界。

这表示说我将会生存最多约七到八天,然后死去。我已准备好这么做。他们计划关我到老死。但我却从自己的身体中释放我的灵魂,而得到自由。他们能够关着我的身体,要怎么做都行。但他们关不住我的灵魂。我会把我的灵魂和身体分开,打击他们监禁起我的快意。

这时我已做出的决定,没有人能够改变我的心志。若他们明天送我到甘文丁,也许这是你们能够读到的,我最后的一篇文章。继续斗争下去吧。我不能参与你们了。距离完成工作的日子还久的很呢。这个国家需要巨大的政治,经济和社会改革。在接下来的两年将会更加艰巨。纳吉在2009年四月一日成为首相之后,应该会有一场闪电大选。

我会在我们称为马来西亚的大地上放下我的生命。为了斗争,我会牺牲我自己。在这种时刻,除了我的生命,这是我谨能够付出的。那些这些年来支持我的人,我衷心感谢你们。我会很沉重地离去。但我心沉重,因为我只有一份生命可以付出。

死亡不是终点,而是个开端。这是新的旅程的开端,我们无人能躲避,也终有一天会来到。这并不值得去伤心,而是要欢庆。

请继续你们的斗争,好让马来西亚在我们的下一代时,能够成为一个更好的地方。这个国家是属于他们的,我们为了他们而斗争。对于我们一些人来说,我们的时候差不多已经到了。我们已经没有多少年剩了。很多人已经比我们先走了。许多在1998年开始的朋友,如今都不在了。但他们是抱着有一天,马来西亚将会是梦想中的国家的希望而离开这个世界的。而那个也一定要成为我们的梦想。

我祈望布城联邦法院会维持沙亚南高庭的原判,不让我在内安法令下扣留。但我们也要有心理准备面对不同的结局。若联邦法院判了我不想要的判决,那就再见了,马来西亚人,我的同志们。我们总有一天将会再见,虽然不是在这个世界,而是另一个世界。

2 comments:

sanjiun said...

法官决定将案件延后至下个星期一(23/2/09,早上9点30分,布城联邦法院 Istana Kehakiman, Persint 3)继续审讯,并宣布判决。

请大家到场支持!!!

世上已经很少像RPK 这样的人了。。。如今竟然有一个这样的人,为了大马人的未来,竟然有舍身取义,壮烈牺牲的念头。我们就更加应该站出来支持他。没有RPK,真的不知道要等到何年何月,才会有另外一个肯舍身取义的人了!

freefun0616 said...

酒店經紀人,
菲梵酒店經紀,
酒店經紀,
禮服酒店上班,
酒店小姐兼職,
便服酒店經紀,
酒店打工經紀,
制服酒店工作,
專業酒店經紀,
合法酒店經紀,
酒店暑假打工,
酒店寒假打工,
酒店經紀人,
菲梵酒店經紀,
酒店經紀,
禮服酒店上班,
酒店經紀人,
菲梵酒店經紀,
酒店經紀,
禮服酒店上班,
酒店小姐兼職,
便服酒店工作,
酒店打工經紀,
制服酒店經紀,
專業酒店經紀,
合法酒店經紀,
酒店暑假打工,
酒店寒假打工,
酒店經紀人,
菲梵酒店經紀,
酒店經紀,
禮服酒店上班,
酒店小姐兼職,
便服酒店工作,
酒店打工經紀,
制服酒店經紀,
酒店經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