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March 19, 2009

把红树林种在沙漠 - 回应部落格“Reader“之大话语

以下这短文是余德林博士回应在这里的一则留言,得到他的许可,转载于此。

--------------------------------------------------------------------------------
曾经,我将三十份左右不同国籍的学生的期末作业摊在书桌上...。我能够分辨出口语和书写的差别。中国和台湾的学生写的是文学语言(看得出有文化养成、积淀的语言),新加坡的学生写的是不分青红皂白 - 语言、言语不分、昧于“学语致用”的华语。马来西亚的学生呢?一种语言, 要在它断根之后,在语言教育断、续与不全的时候,你才能发现它存在的时候多么珍贵。如果你还相信语言是文化的载体的话。人的愚昧就曝露在没有自己就是断、续过程之中的产物,就像一对贫贱夫妻在那里仍旧拿自己穷开心。

我曾经以《可》4.1-20 节为基础,以〈把红树林种在沙漠:关于“听 - 道”的生态观点〉为题, 讲述语言如何影响了人学习的吸收力,论及马国的老百姓们使用的语言与本地社会生态的紧密关系,以及大学生聆听的水平和特定生态的直接关系。

是的,如果要理解大马人的语言能力,甚至表述的能量,不能不优先考虑读者的能量,也不能放松读者运用语言者的处境。这个处境的具体性,还要包括教育部长Dato Seri 希山牧丁特别指出的:本地大学生每年阅读量平均为一本书。请留意,他并没有说每人只读一本书,而是经调查后本地的大学生平均一年只读一本书。部长指的还不包括私立大学。文化工业不得昌盛,道理在在。我们没有书街。我们习惯了没有书街的生活;我们的住处书架不多 - 瞧,连本地的家具业也受到了波及。这就是我们的具体生态。

配合读者的语言,应该是演讲者的责任,演讲要能够雅俗共赏,在表达上要能做到信、雅、达。谁的讲话不应该是这样的呢?但我恐怕这是public speaking,而不见得这就是教育者的概念。语言能量的建构是很寂寞的,朋友。

在我写这篇回应时,我任教的学院里学生们说的是wet market English 和Kopitiam 华语/普通话 - 我同情他们,因为他们是本地出产的。我们当老师的只是在验收、在清货。请你细心读一读下面这段话,就是 〈把红树林种在沙漠〉的“引言”部分:
   
孟子谓戴不胜曰:'子欲子之王善与?我明告子。有楚大夫于此, 欲其子之齐语也, 则使齐人傅诸?使楚人傅诸?'
曰:'使齐人傅之。'
   曰:'一齐人傅之,众楚人咻之,虽曰鞑而求其齐也, 不可得矣;引而至庄狱之间数年, 虽曰鞑而求其楚, 亦不可得矣。子谓薛居州也,善上也,使之居于王所。在于王所者,长幼尊卑皆薛居州也,王谁与为不善?一在王所者,长幼尊卑皆非薛居州也,独如宋王何?' (《-孟子:滕文公章句下》,第六节)

生态。尤其是语言生态。对于任何语言的言论,我的回应总是这样的。请多留意本国语言教育上的大“祛轨”(detracking)及其结果!如果你是红树林,你应该先深刻理解被栽种在沙漠的滋味才是,而不是为浅白而沾沾自喜。如果你就是这个教育货仓输出的货柜,你应该觉得不幸, 而不是开心。

对于语言的落差(到竟然能够志满意得的吃软饭),我们这些生活在马来西亚的人民只需要多一份自反的学习(reflexive learning),就能轻易明白自己的不幸, 而不是庆祝肤浅。读不懂《孟子》吗? 没关系,孟子昭示你目前的境界,要读懂自己。孟子的文字太老吗?没关系,还坊间有很多《孟子》白话本,但不可不读。这是文化,你的教养。

问题在于,我们读、还是不读?我们应该及早进入诠释(interpretation)、还是甘于解说 (explication) 而寻自己开心?


今天,在中国的大学生能够读大块头的东西 (例如:杜斯托耶夫斯基的作品),如此,他们说出来的话就不是在吐痰。这一点值得马来西亚的大学生们、传道人们和传道授业解惑的人们所留意。

生活在马国的马来西亚华人基督徒们,更要留意“教养”,尤其是神学、语言与文化的教养,而目前教会的重大问题在基督徒在教会里学会了“开始辍学”。


〈红树林种在沙漠〉的故事准备告诉人们,尤其是提醒我自己,人不是"听不到",而是实在很用功的在听在学习。但“听到”是不够的,人还需要reasoned argument,还需要thinking about thinking以及thinking about "the unthought", 努力去意识"促进生长/死亡"的生态:文化、经济、司法、政治, 甚至宗教,进而对这些事务有强烈的意识感和培育自己成为对八卦(语言)极度的厌恶感。



余德林

4 comments:

不肖生 Sceptics said...

余大師終於參與發言, 我後輩恭候已久!

小生個人,一直以來,每次聽到余大師的言論,都萬分雀躍, 因為他說話,大膽, 坦白, 與一般的行貨,大大不同...哈!

余的力陳弊病, 值得我後輩深思....

不肖生 Sceptics said...

小生,在大馬,受過六年華小的中文教育,到今天, 以中文書寫時候, 的確感到力不從心.

心中好羨慕大陸,港台眾學子的中文造詣.

不肖生 Sceptics said...

不過,小生必須坦白说; 我對余大师,在这篇回应的某些论点,还不是充分的了解,,哈哈!

是我的中文水平和了解能力,不到班缘故。 PS 應該沒有這個問題...

freefun0616 said...

酒店經紀人,
菲梵酒店經紀,
酒店經紀,
禮服酒店上班,
酒店小姐兼職,
便服酒店經紀,
酒店打工經紀,
制服酒店工作,
專業酒店經紀,
合法酒店經紀,
酒店暑假打工,
酒店寒假打工,
酒店經紀人,
菲梵酒店經紀,
酒店經紀,
禮服酒店上班,
酒店經紀人,
菲梵酒店經紀,
酒店經紀,
禮服酒店上班,
酒店小姐兼職,
便服酒店工作,
酒店打工經紀,
制服酒店經紀,
專業酒店經紀,
合法酒店經紀,
酒店暑假打工,
酒店寒假打工,
酒店經紀人,
菲梵酒店經紀,
酒店經紀,
禮服酒店上班,
酒店小姐兼職,
便服酒店工作,
酒店打工經紀,
制服酒店經紀,
酒店經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