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March 3, 2009

最严重的政宪危机!

霹雳州的发展惊心动魄,叫人忧心!像我这样的普通老百姓,完全不知未来会发生什么事。法律本来应该相对稳定,才能维持社会秩序,然而,今天的大马好像警察国,宪法好像脚底的烂泥一样贱,完全不被尊重!

霹雳州未来会有什么发展呢?《当今大马》列出了7大可能性评论认为第6及7项可能性最低,但是以目前国阵的架势,谁也难保会祭出内安法令,毕竟他们已经在放话说民联议员威胁国家稳定了!):
1. 西华古玛如期举行紧急州议会,并通过原订的两项动议:(一)支持原任大臣尼查;二)如果第一项动议通过,要求州议会委托尼查带着解散州议会的议案觐见霹雳州苏丹阿兹兰莎,要求御准解散州议会。仍不清楚霹雳州苏丹是否会首肯民联的要求,御准解散州议会。殿下已经在2月6日,表达他的意愿,并委任赞比里出任新州务大臣。

2. 霹雳州国阵或赞比里入禀法庭,申请禁令阻止紧急州议会召开。这项申请在今日入禀的可能性很高。不过,按照三权分立的惯例,法庭无权管制立法机构的程序。宪政专家阿都阿兹指出,基于与立法权、执法权平起平坐,法庭一般上将会坚持三权分立的原则。然而基于当前朝野恶斗的局面,无法不排除法庭介入的可能性。若成功入禀申请禁令,这也将直接意味着预订明日召开的紧急州议会,将无法如期举行。无论如何,民联或霹雳州议会议长可以试图撤销这项禁令,并提出上诉,引发另一场漫长的法律混战。必须注意到是,吉隆坡高庭目前正在审讯尼查入禀诉求赞比里受委为州务大臣是不合法的审讯。

3. 赞比里可以采取的另一个司法途径是申请庭令,允许他、6名行政议员以及3名亲国阵的独立州议员出席明日的紧急州议会。若这个局面出现,获得3名独立议员支持的国阵可以挫败这两项动议。不过,议长仍可以再申请庭令推翻,因为他是州议会事务的最后仲裁者。除了禁止赞比里及6名州行政出席州议会之外,议长还可以声称,3名独立议员的地位模糊,因为他已经接获3人的辞职信,并宣布这3个议席悬空。这也将继续引发另一张漫长的司法斗争。

4. 获得霹雳州苏丹委任的国阵州政府,可以命令所有的公务员及州议会职员勿与西华古玛及民联合作。霹雳州议会的大门可以被关上,而州议会的职位可能拒绝执行他们的任务。若出现这个局面,议长有权宣布另择地点举行紧急州议会,并在那里召开议会。而尼查的“新官邸”也可以被宣布为州议会的举行地点。

5. 国阵最佳中止紧急州议会举行的方法,也是可能性最低的做法,就是先行解散州议会,要求举行闪电选举。国阵一开始就反对这项抉择,担心它可能无法在州选举里头胜出。

6. 国阵中央政府可以下令警方援引内安法令逮捕霹雳州民联领袖,阻止紧急州议会的举行,而尼查、霹雳州民联行政议员及西华古玛被逮捕的可能性最高。

7. 国阵中央政府可以宣布霹雳州晋入紧急状态,而把该州的事务交由国家行动理事会管辖。这并非没有先例,国阵中央政府在1977年,就曾在吉兰丹州宣布该州晋入紧急状态。当年丹州的情况与霹州如出一辙,原任的州务大臣也拒绝撤下职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