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September 9, 2008

记者:我没听错!

这是从朋友的电邮那边收到的,《星洲日报》记者陈云清表示自己没有听错或错误诠释那只东西的话。其实,昨天晚上,大家都知道那只东西是什么根底了!


8月23日那一晚,就如過去幾晚一樣,同事以及同行們都在趕場,跟著政黨領袖跑了一場又一場的峇東埔國會補選政治座談會。而我,駕週油箱已亮紅燈(必須添油了)的車子,趕赴甘榜比樂,等待副首相拿督斯里納吉到訪該區的巫統競選行動室,以及訪問這個純樸的村鎮與居民。

納吉原定的抵達時間是晚上10時,而在行動室附近的一塊空地上,早有約兩百多名出席者在聆聽政治座談會,當中,主要以馬來婦女為主,其中一些還把家里小孩帶來,方便照顧。因為大人物還沒來,我就站在場外等候,間中也偶爾聽到一些主講人講述關於安華的為人,無論是從宗教角度還是政治角度方面,來評論相關的課題。這些言論,在競選期間,已聽了無數次,就如民聯陣營也在本身的政治座談會上,抨擊國陣一樣。

阿末陪納吉入場
我在場外大概等了45分鐘,納吉終於來了,在巫統升旗山區部主席阿末依斯邁(阿末依斯邁負責領養甘榜比樂)陪同下入場,準備向出席者發表演說。首先受邀請演說的是阿末依斯邁,對他,我不會陌生,因為他是檳島前市議員。

他當晚的談話,除了談及國陣的功績外,也有談及早前鬧得滿城風雨的檳州政府不採納新經濟政策的課題。他說,林冠英一上任首席部長,就宣布廢除新經濟政策(林冠英闡明是不採納,而從未說是廢除此政策),而新經濟政策是保障馬來族群的未來,怎可廢除?他也有評論安華,同時談及坊間所流傳的影子內閣名單。他針對的,主要是寫著公正黨顧問安華是首相,而副首相則是行動黨林吉祥的那一份影子內閣名單。他說,若根據這份內閣名單,萬一安華發生甚麼事情,誰將當上首相?莫非你們(在場者)要林吉祥當首相?對於阿末依斯邁的談話,現場的反應不會過度激烈,或許主要出席者都是婦女以及小孩,所以表現會比較含蓄。

後來,阿末依斯邁就說出“華人只是寄居在這裡”(orang Cina cuma tumpang di sini),所以,不可能做到各族平等。聽到這句話時,我在想:“我會不會是聽錯了?”,就在那時,身旁的一名同行走過來小聲對我說:“有沒搞錯,他講這樣的話,聽了都火(生氣)。”我暗示同行繼續聽他怎麼演說。阿末依斯邁以反問的口吻問:“華人是否能夠平均分配財富給我們呢?如果今天你居住在華人家庭,你相信他們能夠公平對待你們嗎?”

納吉臉部沒表情
阿末依斯邁在發表這些言論的時候,我有“偷瞄”納吉,看看這位首相繼承人對阿末依斯邁的談話,是否有任何反應。納吉臉部沒有甚麼表情,我不確定他當時是否有注意在聽,還是在思考其他事情。

基本上,當晚座談會現場,除了數位非巫裔的記者與攝影記者之外,在場者,近乎都是馬來友族。所以,當阿末依斯邁說華人只是tumpang在這裡以及詢問華人是否也能公平分配財富給馬來友族時,現場的一兩位馬來婦女以及小孩很自然地看著我,他們的眼神並沒惡意,反而是一陣尷尬。

我在大馬出世,生活了33個年頭,也從來未想過要移居海外,可是,為何我卻被形容為只是tumpang在這裡而已呢?阿末依斯邁談話完畢後,天也開始下起細雨來,原本已涼了半截的心,因為雨天而更寒了。

星洲日報•文:陳雲清•2008.09.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