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une 8, 2009

他者性 Otherness

莫尔特曼(J. Moltmann)在处理神学的公共性时,“他者性”(otherness)是常常出现的。

‘如果我们尝试将上帝视为“完全的他者”,如果我们认识到,我们在上帝里是“他者”、“异者”,那么,我们便往前迈进了一步。如果我们不再尝试将“他者”和“异者”变得和我们一样,而是接纳他们的特色(并与他们携手改变社会的差异性),那么,我们才能学会尊敬“他者”和“异者”。接纳“他者”就成为社会正义的形式。这做法的前提当然是建立在上帝与我们的关系上:我们晓得,我们是以“他者”的身份被上帝接纳,我们是以“异者”的身份被上帝称义。’(莫尔特曼:《俗世中的上帝》,页19)

这一点,在教会走向公共论域时,常常需要自我提醒与反省的。我们是的敏感于“他者”的身份,聆听“他者”的声音呢?还是,我们习惯于言说,而忘记了聆听;我们习惯于扮演真理的代理者,而忘了真理可能也在“他者”身上?认识“他者”,接纳“他者”,这是彼此尊重的起步。莫氏的这个提醒,让教会不只在参与公共领域的讨论中要注意,也让教会能反思我们的牧养、宣教与关怀。

5 comments:

不肖生 Sceptics said...

"他者性",也是 Postcolonial Criticism 的主要论述.

PS 研究下,是谁先提出这关怀? 是公共神学,政治神学,或他们从后殖民批评那里,借过来?

Perng Shyang said...

我所知道的,在近代神学中,或许巴特(Karl Barth)是第一个提出“他者性”的神学家,但他是提到上帝,那绝对的他者,也就是与我们不一样的那一位。

我想,这个观念可能是从巴特的神学延伸发展的。

无论如何,这是一个重要关怀,而基本上,忽略他者的解经与神学,都不是“基督式”的,或说,不是“十架式”的!(哈,这是哥林多式的言语!)

不肖生 Sceptics said...

巴特的他者,靈感來自加爾文的,上帝的超越性,let God be God..

名堂是借用齊克果的,上帝與人有無限鴻溝的"wholely Other", 因此人要達到上帝那裏,必須透過 leap of faith 。

以上都是正面的。

Postcolonial 的他者,是負面的。指到西方話語霸權,把第三世界看為“他者”。

這兩者的關係,有待查證,,,

Perng Shyang said...

谢谢你的回应。

freefun0616 said...

酒店經紀人,
菲梵酒店經紀,
酒店經紀,
禮服酒店上班,
酒店小姐兼職,
便服酒店經紀,
酒店打工經紀,
制服酒店工作,
專業酒店經紀,
合法酒店經紀,
酒店暑假打工,
酒店寒假打工,
酒店經紀人,
菲梵酒店經紀,
酒店經紀,
禮服酒店上班,
酒店經紀人,
菲梵酒店經紀,
酒店經紀,
禮服酒店上班,
酒店小姐兼職,
便服酒店工作,
酒店打工經紀,
制服酒店經紀,
專業酒店經紀,
合法酒店經紀,
酒店暑假打工,
酒店寒假打工,
酒店經紀人,
菲梵酒店經紀,
酒店經紀,
禮服酒店上班,
酒店小姐兼職,
便服酒店工作,
酒店打工經紀,
制服酒店經紀,
酒店經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