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August 18, 2010

转载:《二十世纪神学选读》中对士莱马赫的误解

此乃陈家富教授针对杨庆球教授之新作的第二篇评论文章。这次的焦点人物是士莱马赫(Schleiermacher)。

任何對士萊馬赫 (Schleiermacher) 思想作出批判的人都應該緊記巴特 (Karl Barth) 這位曾經對士萊馬赫神學作過最嚴厲攻擊的神學家的以下的忠告:

「近代神學史上的首要地位歸於並將永遠歸於士萊馬赫,無人能與他競爭 …. 我們面對的是一位英雄,是神學中難以得到的那種英雄。任何人如果沒注意到 …這位人物發出的和仍在放射的光芒,都可以可敬地越過他而採納其他的,也許是更好的方式。但是請別對士萊馬赫作哪怕是十分輕微的指責,任何人在此如果不曾愛過,而且如果不會一再地愛的話,那也不會恨。」(K.Barth, Die protestantische Theologie im 19 Jahrhundert, 1952, pp. 380-381)
楊教授受業於 Colin Gunton,研究 Thomas Torrance,一身承繼改革宗和巴特神學的豐富遺產,但在處理士萊馬赫時卻似乎把巴特上述的話忘記了。巴特之所以能作這樣的評價,相信是在於他明白要掌握士萊馬赫是須要極大的勇氣和豐碩的知識背景,任何片面和簡陋的判斷都只會顯得批評者的無知和學淺,正如田立克 (Tillich) 所言:

「你最好是忘記 (那些片面的說明) ,因為這樣做是沒有意義的,你不能為他辯護,你也不能攻擊他。如果你攻擊他,那你就完全錯了。如果你打算為他辯護,那你又沒有能力這樣做。你必須從一個觀念的來源去瞭解這個觀念,你必須知道否定的涵義,瞭解一個人捲進去的鬥爭,瞭解他所反對的論敵,瞭解他所接受的前提條件,如果你不瞭解這些東西,那麼當你研究像士萊馬赫這樣重要的人物時,則任何事物都變成歪曲的了。」(Tillich,A History of Christian Thought, 中譯本,pp.497-498)
既然楊教授在書中對士萊馬赫作出了攻擊,我就嘗試為他作出澄清,明顯我無法為他辯護。為這樣一位連德國學者也承認研究士萊馬赫是艱巨的神學家而辯護,是吃力不討好的。我期盼能做的是他的某些想法不至因為粗知過急的研究而變得被歪曲。(全文

3 comments:

odysseus said...

陈家富怎么公开批评杨的书,在华人界,少见。也有坏处……下次,谁还敢写书?

一般上,我们会私底下批评,,,不这么公开。这里头可能有一些不为人知的原因……

Perng Shyang Teng said...

为什么不呢?

如果是立场不同,这是学术交流。如果是学术失误,这类型的书可具有高度误导性!试想想,这样的书基本上都会成为教科书,后果严重。

期待杨氏的回应。

Fiona said...

http://kinyiplouie.blogspot.com/2010/09/blog-post.html

希望加進另一方面的聲音,讓大家客觀一點.
我的感想是...那些寫書評的人,真的需要了解作者的寫書目的.否則便是白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