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uly 17, 2009

转载:联合文告!

16民间团体针对雪州行政议员欧阳捍华的助理赵明福在反贪委员会雪州总部坠楼身亡感到极度震惊,并要求设立成立皇家调查委员会,独立与彻底地调查明福的命案,以及研究反贪委员会的现有指挥与权力架构是否命案其中成因。

为了确保公信力,民间团体也要求皇家调查委员会一半成员应由在野党所提名。

(一)成立皇家调查委员会,独立与彻底地调查明福的命案,以及研究反贪委员会的现有指挥与权力架构是否命案其中成因;为了确保其公信力,皇家调查委员会一半成员应由联邦在野党提名。

(二)反贪委员会全国主任阿末赛益、雪州主任莫三苏丁以及所有涉及调查欧阳捍华与其议会同僚的官员,必须立即停职,直到调查完成为止,以确保没有掩盖真相或妨碍调查的情形出现。

马来西亚政治斗争,今天不止践踏人身尊严与自由,还要剥夺人命,我们对此深感震惊与痛心。虽然许多国人因为政治遭受了种种迫害,包括无审讯扣留与折磨,但是,据我们所知,自1985年默马里事件以来,从来没有人因为政治直接死于政府机关之手。

政治本不应流血,即使死了一人也嫌太多。不幸的,明福现在死于纳吉政府下也是反贪污委员会运作下发生的第一宗政治命案。

我们,相信所有国人一样,呼吁纳吉首相确保明福绝不会白白牺牲,沉冤千古。今年一月,巫统马兰区部委员哈里米。卡马鲁查曼,曾经指责反贪委员会官员,在针对另一个巫统政治人物诺查。查卡里亚的调查中,虐待他并逼迫他赤身裸体。这是纳吉上台第100天的一个错误。如果纳吉在此事上有所作为,明福现在就还是活生生的一个人。

一周前,40个公民社会团体已经把改革反贪委员会,列为纳吉第二个100天的主要绩效指标(KPI) 。纳吉必须推行政治改革,以保障民主与人权。

明福离奇死亡前后的一些发展,需要皇家调查委员会来回答五组亟需解答的问题:

第一、反贪委员会汲汲于调查,欧阳捍华与其他六位民联议员如何花费五十万到六十万的选区拨款,是否厚此薄彼、别有居心?为什么对重大丑闻如125亿的巴生港口自由贸易区,2千4百万的前雪州大臣“基尔皇宫”却兴趣全无?

第二、从星期三下午5点到星期四3点45分凌晨,明福被足足拷盘问了10小时45分钟。这是反贪委员会调查主任苏克里斯自己揭露的事实。以这种足以与古巴关达那摩湾美军折磨俘虏争雄的马拉松式盘问,施加于明福身上,敢问反贪委员会官员到底有何居心?

第三、当局宣称明福在盘问结束后随即被释放,不过被允许在反贪委员会总部的大厅休息。根据苏克里斯的说法,直到早上6时还有官员看到明福。敢问,那一位官员如此勤敬业,凌晨6时就来上班?为什么欧阳捍华说他一直无法联络上赵明福?为什么明福不在休息后驾车回家?

第四、反贪委员会宣称在下午1点半就接到明福身亡的消息,为什么拒绝向欧阳捍华确认此事?为什么反贪委员会要在知情3小时半之后的下午5时才召开记者招待会?

第五、为什么明福的家人被拒认尸于前,被限制在1小时半内传召本身的病理学家于后?为什么反贪委员会做出如此不近人情的决定?背后有何隐情?

马来西亚公众迫切需要这些问题得到解答。我们最低程度必须确保他在身后得到公道,务求真相大白,没有包庇。

首相署部长纳兹里不但没有慰问明福家人、担保会把真相查个水落石出,反而臆测明福自己跳楼。他至少应该就这番冷酷的说法毫无保留地道歉。